第49章 抽丝剥茧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470字
  • 2020-11-25 15:58:48

沈炼从见到秦晓月的时候就有种极为熟悉的感觉,只是一时间想不到,只能暂时作罢,开始询问他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

秦晓月除了隐瞒沈炼有人送他过来的事情,其它倒是实话实说。

暂时将事情理顺,沈炼开始猜测神秘人的身份,听他口气好像是跟沈青山古兰心二人有很深的仇怨。

沈青山自然不会接触过那种人,现在唯一可能知道真相的人应当是母亲古兰心,只是她已经消失了好些年,却是该去哪儿才能找到她,找到她之后真相应该就会大白了吧?

一时间也琢磨不透,且神秘黑衣人此时也是不知去向,沈炼暂时只能作罢。

想到自己昏迷了这么久,手机也不知去向,凌依依跟幕青捷等人可能要急坏了!

“秦小姐,沈炼该走了!”

从跟秦晓月的对话中沈炼知道自己在君豪酒店的这许多天一直都是无人知晓。

“是急着去见你的小情人凌依依吧!”秦晓月嘟囔了一声。

沈炼跟凌依依的事情在江东不算秘密,但凡有些身份的世家子弟皆是知道此事。

也不解释,沈炼又对秦晓月道了声谢,然后跟早就等在门口的韩东一同出了君豪酒店,留下秦晓月在原地暗自埋怨沈炼白眼狼。

半响,秦晓月回过神来,却是不知道为何会对沈炼有这么大反应。自己是喂了他好些天的药,但沈炼已经说改日登门道谢,她还在期待着什么?普通关系不就应当如此吗,若是太过亲热感激涕零才是不正常。

……

出了君豪酒店,沈炼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一时间整个人都有种豁然开朗之感,正是应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段话。

而且这种福气是沈炼之前根本想象不到的,他想不到自己会因此褪掉明朝身份的枷锁,全身心做一个全新的沈炼,此时他的心情任何词汇都难以形容。

韩东则跟沈炼完全不同,此时的他还未完全从之前的挫败中走出来,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去攻击沈炼,而他没有任何能力保护,他这个保镖似乎格外的窝囊。

“东哥,那天我昏迷之后你有没有看到什么?”

凃青玉虽然说沈炼是她偶然所救,但沈炼心里其实并不大信。偶然?就算是偶然,她会将真乌这等名贵至极的药材给一个陌生人用?

“我当时只看到黑衣人走向了少爷,接着我就莫名其妙的晕了过去!”韩东表情有些复杂的回忆那天所发生的事情。

沈炼闻言心中更加疑惑。

韩东说莫名其妙晕倒,那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脚,目的就是不让韩东发现到底是谁救了自己。而凃青玉直接承认是她救了沈炼,逻辑上说不过去。

暂时想不通,沈炼拦了辆的士,跟韩东两人往家中赶去。

……

沈炼失踪已经是第十五天,也是凌海川所说的最后一天,如果今天再没有沈炼的消息,慕青捷一定报警,哪怕满城风雨也再所不惜。

沈青山活着之时慕青捷着魔一样的工作,只为不让沈青山失望。

沈青山死后,督促沈炼向上就成为了慕青捷的唯一目标,若是沈炼再出现任何事情,慕青捷不敢去想一个心被掏空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整整半个月,慕青捷陷入了一种焦虑麻木的境地,短短时间她看上去整整廋了一圈。

凌依依也是随着沈炼失踪时间越来越长心中也是越来越不安,是以这几天她直接搬到了沈炼家中,只为能第一时间知道沈炼的消息,也为了陪陪慕青捷。

之前凌依依对慕青捷的印象停留在干练强势之上,而且她对沈炼的态度也是漠不关心。但经历此事之后凌依依见到了慕青捷软弱的一面,也知道这女人关心沈炼一点也不比自己少,甚至于更多。

“慕姐姐,这是最后一天,今天再没有沈炼的消息,爸爸决定发动所有关系进行寻找,到时候他只要人还在江东,就一定能找得到!”

凌依依勉强笑着,但原本明亮的眼睛此时也是有些通红,她的确是在安慰慕青捷,可又何尝不是安慰自己。

正在这时慕青捷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

凌依依眼看幕青捷接起了电话,原本也没多想,但听到电话一端熟悉的声音后她心脏忽然剧烈跳动起来。

沈炼,电话是沈炼打来的。

慕青捷此时也语无伦次起来:“小炼,你在哪,快告诉我!”

“回家的路上,一会再跟你解释,先挂了。还要跟依依打声招呼,这么久没联系她可能也着急了!”

电话里沈炼的声音略显疲倦,看来这半个月肯定发生了什么重要事情。

“你不用打了,依依现在跟我在一起,你赶紧回来!”慕青捷声音隐隐颤抖,忽然感觉时间过的格外慢,她现在只想敲门声立刻就响起来。

……

沈炼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快晚上九点多钟。

推开门,凌依依跟幕青捷正襟危坐在沙发上冷冷注视着刚走进来的沈炼跟韩东。

沈炼想到过许多种见到幕青捷跟凌依依之时的情形,但惟独没有想到这一幕。

韩东倒是自觉,进门之后闷头走向了自己房间,沈炼打眼色他也装看不到。

沈炼知道自己失踪这些日子这两个女人肯定少不了担惊受怕,虽然这种事情不是他所能控制,但沈炼面对这两个女人的时候依旧心虚的厉害。

“二位,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老看着我干嘛!”沈炼故作轻松,想要缓和一下气氛。

凌依依讽刺道:“我怎么没瞧见某人的脸在哪儿,一消失就是半个月,要不要我跟慕姐姐也上演一下这种戏码,看你是什么心情!”

“你担心我!”沈炼意味深长看着凌依依。

“当然,要不我为什么大晚上的在这儿等你!”凌依依却没有丝毫不好意思,坦率说着。

沈炼愕然,他想要转移话题,没想到凌依依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

“小炼,你不准备跟我和依依说些什么吗?”慕青捷这时冷冷开口。

沈炼见话题终于扯到了重点,避无可避之余只能苦笑看着两女认真道:“姐,依依,相信我好吗?如果有任何可能我绝对不会让你们担惊受怕,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根本不在我控制范围之内。”

凌依依从沈炼一进门的时候就敏锐察觉到沈炼的状态有些不对劲,脸色苍白,说话声音略显无力沙哑,有种大病初愈的感觉。此时听沈炼这么说,她心里一紧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有人找你麻烦!”

慕青捷则是被沈炼的一个“姐”字叫的身体微微颤抖,沈炼叫出这个字的时候自然随意,就好像早就习惯了这般叫法,但事实却是沈炼从未叫过她一声姐姐,而今这个字带给慕青捷的欣慰欣喜比之任何事情都要来的强烈。

“这件事如果有机会我会跟你们解释清楚,但现在不是时候!”

给了凌依依一个安心眼神,沈炼没有再多说什么,径直进了自己卧室,留下凌依依跟犹自发呆的慕青捷。

半响,凌依依好笑道:“慕姐姐,咱们俩算是被沈炼给拿的死死的,一个解释没有,就这么堂而皇之的睡觉去了!”

“他状态不大好,让他先休息一下,明天再跟他算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