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梦魇 破出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3180字
  • 2022-01-01 19:41:25

“刺下去,不刺下去她必死无疑!”

沈炼额头细汗密布,从来都稳若泰山的手此时有着轻微的抖动,轻巧的银针在他手中此时恍若千钧。

双眼盯着躺在凤榻上的绝色女人,沈炼前所未有的犹豫起来。

大夫的职责让他不能置身事外,他知道自己再犹豫下去这个女人瞬间就会香消玉殒。但女人尊贵的身份还是让他挣扎了起来,天鼎穴是人身死穴中的死穴,从古至今从未有针灸师胆敢刺入此穴,一旦失手,沈炼自己的性命还在其次,沈家数十年的名声也会毁于一旦,而且皇上定然会怒而牵连所有沈家之人。

犹豫半响,沈炼终究抗不过自己心中那份求胜好强之心,他心情前所未有的宁静,手中银针同时间落下……

他赌赢了,华妃那双格外灵澈的眼睛缓缓睁开了来。

沈炼来不及兴奋,便觉华妃娘娘眼神极为不对劲,他惊骇至极,体内已经达到六重天的九阳决疯狂涌入华妃即将枯死的身体,但无济于事,华妃娘娘还是在半刻钟后死去。

想不通,沈炼如何也想不通他明明已经成功将华妃娘娘的【十绝散】的毒性从她天鼎穴中引了出来,为何她还会死去。

来不及寻找答案,沈炼转而就被暴怒的明皇压上了断头台,沈家亦是因此被削除所有爵位沦为庶民,且永远不得行医。

临死之前,沈炼见到了往日对他巴结逢迎之人的鄙夷而幸灾乐祸的目光,见到了往日严苛的父母了无生趣痛不欲生的无助,见到了往日对他大加赞赏亲封他为针王名声,而今冷酷无情的明皇,更见到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沈炼心中憋闷的几乎就要炸开,似乎在问他无错之有,为何要受此厄运!也似乎在问自己他明明已经成功刺入华妃娘娘的天鼎穴并祛除绝毒,为何对方会无端死去,回天乏术。

“夫人,您不是说他今天会醒来吗,怎么回事?”

夫人说沈炼今天就会痊愈醒来,是以秦晓月今天哪儿都没去就专程等在这儿,没想到刚刚还呼吸平缓的沈炼这时忽然大喘吁吁,浑身尽是冷汗。

此时的沈炼脸上狰狞而挣扎,看上去有些骇人。

凃青玉不着痕迹皱了皱眉,随手一根银针刺入沈炼颈部,沈炼这才算是逐渐平稳下来。

“年纪轻轻哪儿有这么大执念?”凃青玉皱眉看了一眼沈炼。

执念并不同于梦境,尤其对现在的沈炼来说。执念不破,他醒来根本无望,这也是中医玄术之上所记载的:以心困己,以心渡己。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罢了,所谓送佛送到西,既然那人把你送到我这,权当多卖她一个人情!”

秦晓月则是对夫人口中的“她”好奇莫名。能让夫人卖她人情,她到底是谁?不说江东,整个z国能让夫人拿出真乌草的“她”有没有一手之数。

……

“华妃娘娘醒了,华妃娘娘醒了!”

眼见屠刀就要落下,太监欣喜欲狂的声音忽而尖锐响了起来。

众人哗然,华妃娘娘明明已经确定死去两天有余,竟是忽然醒了,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明皇下令暂时停止行刑,待亲自确定之后,亲自去刑场将沈炼搀了起来,和颜悦色道:“委屈沈卿,若不是爱妃醒来,本皇险些误杀沈卿!从今日起,你就是我大明第一国医。”

沈炼神情恍惚,只觉周围的一切都虚幻的厉害。

双亲脸上悲伤消失不见,所有的是欣慰欣喜激动骄傲。

那些落井下石的小人则是悔得肠子都青了,进而恐惧忐忑,担心沈炼得势后秋后算账。

原本被沈炼连累到的亲人由原本的愤恨怨念转变迅速,上前围着沈炼嘘寒问暖。

华妃阮卿卿此时也是优雅前来,微微对沈炼鞠躬致谢,绝美的脸上光彩照人,依偎在明皇身侧。

沈炼一一应酬,短暂的安心过后却是心里空落落的。

这时一点灵光闪现,慕青捷凌依依等人忽然迅速占据了沈炼的全部脑海。

沈炼轻声叹息,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不见,明皇,双亲,全部都凭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霓虹闪烁跟凌依依格外清脆的笑声。

“沈炼,我答应做你女朋友,但以后再让我看到你跟别的女人暧昧纠缠,我饶不了你!”凌依依可爱的握起小拳头,亲昵的靠在了沈炼身侧。

这时情景一闪,慕青捷一脸笑意光彩照人的朝他走了过来:“小炼,你总算没让姐姐失望,真正走向了爸爸所希望看到的方向!”

情景再闪,杀害沈青山的黑衣人正阴测测的看着他,诡异的笑声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刺耳:“沈青山跟古兰心那贱人害我被囚禁了近二十年,杀了他又岂能解我心头之恨,我要将他们所在意的唯一给毁掉,我要沈青山在阴曹地府也不能心安!”

喜怒哀乐,恩怨情仇,如电光火石一般闪现,但却丝毫也不能扰乱沈炼此时磐石一样的心境,此时他的眼中有种前所未有的光彩。

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从此刻起,现在的沈炼跟明朝的沈炼再无任何纠葛!我就是沈炼,一个想要回头的纨绔子弟,沈青山的儿子,慕青捷的弟弟,凌依依的恋人。

“夫人,他是不是就要醒了!”秦晓月也略懂医术,瞧着沈炼体征如此明显的变化,当下就惊讶询问凃青玉。

凃青玉并不作答,眼中欣慰却是一闪而逝,虽说这次救沈炼是受人之托,但这些年来凃青玉已经极少有这么认真医治一个人的时候,是以沈炼的醒来让她也是心中轻松,不单单因为别人的托付,因为她毕竟是医生,也是涂天河的独女。

沈炼睁开了眼睛,第一个感觉的是自己身体的变化。

没记错的话之前的他被神秘黑衣人一掌击的经脉寸断,但现在这些断裂的经脉不但全部恢复如初,反而比往常坚韧了十倍不止。

心中一动,汹涌的九阳真气自曲池固心等穴位游走,一团几乎实质一样的真气瞬时凝聚在沈炼手掌周围,那种磅礴的能量让沈炼惊喜莫名。

“凝气成罡!”

也就是说,一觉醒来,沈炼无形中已然进入了九阳决第四重,打通金阳穴进入了凝气成罡之境。

感觉体内充沛而强横无匹的真气,沈炼本能想要宣泄而出,试试这久违的罡气威力。

“沈家小子,我可是你救命恩人,你不思感恩也就罢了,若是敢糟蹋我房间,饶不了你!”却是凃青玉恰到好处的提醒蠢蠢欲动的沈炼。

她声音轻盈婉约,自然随意间又有种难得的优雅,好话坏话到了她嘴里似乎都多了一种特殊的魅力。

沈炼惊醒过来,这才注意到凃青玉跟秦晓月两人。

“喂,要不是夫人你早就一命呜呼了,还不赶紧谢谢夫人!”秦晓月心情莫名好了起来,看着有些发呆的沈炼捂嘴笑道。

沈炼原本心有疑惑,但想到自己身上所发生的变化,总算是反应了过来。想来这两人应该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似乎不止的样子,否则怎么解释自己修为陡然飙升,且刚刚那个让沈炼坚定本心的梦境也似乎有人在隐隐控制,难道是她?

先是道谢,沈炼转而看向秦晓月,这女孩似乎有些熟悉的样子,当然,此时的他却是如何都想不起在哪儿见到过。

秦晓月见他竟然没认出自己,不由的心里不大舒服,道:“道谢就完了么,我家夫人将真乌那么珍贵的药材都给你用了,你准备怎么报答夫人!”

沈炼起初没在意秦晓月说的什么,但听到真乌这两个字的时候不由追问道:“是真乌草?跟百叶参,雪山芝王并列的真乌草!”

“要不你感觉你修为有可能进步的这么快吗?”凃青玉随口证实了沈炼所想。

“夫人贵姓!”沈炼这才正式打量凃青玉,这一看之下却是有些愣神。

沈炼自问自己见过的漂亮女人很多很多,但如凃青玉这种特别的女人却前所未见。

她五官如玉,双眼清澈明亮,看上去宛若双十少女。但她气质优雅天成,且一举一动间那种自然而然的慵懒让沈炼知道这决没有可能是一个年轻女人,至少是要有一定生活阅历跟年龄才能达到的状态。光是如此倒也罢了,偏生她容貌跟气质也完美的融为一体,让沈炼不觉生出一种错觉,眼前的女人似乎比他前世所见到的那些皇宫娘娘们还要来的高贵典雅。

秦晓月见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夫人,也不知为何,心里一股火气升腾,重重咳嗽一声以示自己不满,她好歹也伺候了沈炼十几天,没有功劳也算是有苦劳的。

沈炼尴尬回过神来歉意道:“抱歉,任何男人见到夫人怕都要难免失神。”

凃青玉欣赏沈炼坦诚,而且他在自己面前虽看似弱势,但言谈举止却是不卑不亢,点了点头道:“你有什么事情就问晓月吧,我叫凃青玉,你叫我凃阿姨就成!”

“凃……凃阿姨!”沈炼张口结舌,实在想不到她临走时竟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在他看来凃青玉多说也就二三十岁,这阿姨两字怎么都觉着别扭。

秦晓月见沈炼呆样,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岁月在夫人面前几乎停顿了一般,是以不要说沈炼,任何人恐怕都想不到如今的夫人已经快接近四十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