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凃家女人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3007字
  • 2020-11-25 15:58:47

“这小子生命力倒也真是顽强,若是旁人受到如此重创恐怕早就死亡。他却不同,且破损的经脉竟然在自行恢复,应当是服用过什么灵药!”

君豪酒店,凃青玉看着昏迷不醒的沈炼轻言赞叹着。

“夫人,他什么时候能醒,您说到底是什么人把他丢在咱们酒店门口的,对方好像知道夫人您的身份!”秦晓月心中好奇,一连串问了出来。

沈炼是在两个小时前被放在君豪酒店门前的,且夫人不等保安通报就知道了消息,让安保人员直接将沈炼带了上来进行医治。

凃青玉眼波流转,在桌上写了方子递给一脸求知欲强烈的秦晓月道:“去帮他煎药过来,一会喂他吃下!这是药方。”

跺了跺脚,秦晓月不满道:“夫人,怎么喂嘛,他现在死人一般!”

接过药方,还要再说的秦晓月忽然有些不敢置信的重新看了看药方,其中一种名叫【真乌】的药材让秦晓月膛目结舌。

“真……真乌,夫人……夫人您没写错吧!这可是老爷子留下来的圣品真乌草。”

“去吧,没这东西他还真醒不来!”

秦晓月迟疑着还要再说,但见夫人已经将视线转向沈炼,秦晓月犹犹豫豫走了出去,还在替老爷涂天河肉疼,也想不通自家夫人为什么要把真乌草给沈炼这个只有数面之缘的人用。

……

韩东伤势也自严重,但由于是被他自身力道反震而伤,加之自身素质强悍,是以几天之后韩东身体就已经没什么大碍,但心里阴影却是怎么都难以消除,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是黑衣人飘向沈炼的场景。

“公子待我恩重如山,想不到我连他安全都难照顾周全,我韩东到底还有什么用处?”

昔日纵横国际的图腾狼王,至今终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挫败绝望感觉,心里已经决定若少爷因此出事,他也是没脸再独自苟活。

不顾阻拦来到凃青玉医治沈炼之所,正看到凃青玉如同兰花一般的手掌控制着数根银针在沈炼身体上穿梭不定,她气质优雅天成,明明在帮人治病,却偏生给人一种从容到极致的美感。

感觉到有人进来,凃青玉眼角余光微转,弹指间数根银针朝韩东飞来。

韩东不动声色,似乎即将刺进眼睛的银针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咄咄!

数声轻响,银针扎在了韩东身后的木门之上,尾端悠在颤动不休。

“出去吧,你家少爷再有三天必然醒来!还有,不要跟任何人说起沈炼在我这的事情。”看也未看韩东一眼,凃青玉轻声道。

韩东几乎是下意识的走了出去,待走出门外才失落而笑,自从做了沈炼保镖韩东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毫无疑问,房内那个完美到极致的女人恐怕也是个中高手。

秦晓月这时端着煎好的中药走了过来,路过韩东时好奇看了他一眼,只感觉这男人虽然看似虚弱,但精气神却俨然如同山岳般坚实厚重。

她知道韩东跟沈炼是什么关系,心里怪异想着:“沈炼那家伙看似人品也就那样,没想到身边的人都如此出色,之前有凌依依,慕青捷,如今却多了这么一个忠心耿耿的保镖。”

想着,却是也没跟韩东打招呼,端着散发着异样奇香的中药推门而入。

凃青玉这时已经收针,眼中疲倦闪过,不由起身坐在旁边精致的藤椅之上闭目养神,沈炼的伤势她说来任何人都感觉轻巧,但只要是懂些医理的人就明白这究竟是如何的难办,经脉皴裂,虽然可自行修复,但因此散落在体内的真气却很是棘手,需以针灸导气之法将进入沈炼体内的异种真气一一导出。这种手段说出去简直就是骇人听闻,要知道真气乃身体之韵,无形无质,想要用导气之法将之从穴位中导出体内其难度可想而知,一个疏忽便可能导致真气涣散,进而侵蚀五脏六腑,堵塞其生命之桥。

秦晓月脚步自然放轻了些,也不敢去打搅凃青玉,小心翼翼的坐在床头。

此时沈炼本能几乎丧失,便是连嘴吧都不会张开,秦晓月只能不厌其烦,一次又一次的反复点在沈炼下巴跟颈部两个穴位,进而让沈炼本能张嘴,也就是这样,她才能一勺勺将药水灌进去,有时候仅仅喂一次药便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初始,秦晓月对这种事情是极为反感的,但渐渐的也就适应下来,有时女子本性发作,喂药时的温柔连她自己都意识不到。

严格说起来秦晓月跟沈炼还有些恩怨的,上次沈炼去过的软香阁巧合就碰到过秦晓月弹琵琶唱古曲,但当时的沈炼不告而别,让秦晓月脸上极为挂不住,当然这件事沈炼早已经忘了,秦晓月却还记着这个初始风度翩翩让人有些惊艳,后不告而别毫无风度的男人。

喂着喂着秦晓月双眼渐渐失神了起来,此时的沈炼呼吸平稳,似睡着了一般,完全依靠她的帮助才能将中药喝下,让秦晓月极为有成就感。而且这家伙长相俊俏好看,平日里秦晓月倒不好意思太直接,这时却可以看得肆无忌惮,想着软香阁之时沈炼所提供的那些古意盎然的词曲,秦晓月不觉呆了。

“晓月,他长得还算不错,而且也不是空有其表,跟你倒是良配,要不要我等他醒来之后将你这些天的功劳苦劳着重提一下!”

“啊!”秦晓月起初没有反应过来,等意识到这话是夫人说的时候小脸上霎时红晕密布。

“夫人,您怎么跟我开这种玩笑,我才看不上这种纨绔子弟!”秦晓月心里纷乱,一时间不敢看向凃青玉意味深长的眼睛。

凃青玉莞尔一笑,倒也不再逗她,而是道:“我是怕你发呆过久,等中药凉了就会失去应有的效果,快些吧!”

“我……我是想到了一些事情,晓月这就喂药!”秦晓月语无伦次解释,也不敢看向凃青玉,只是明显手忙脚乱的加快了喂药速度。

……

沈炼忽然失踪的事情并没掀起太大波浪,只有几个跟他关系极好之人才心急如焚。

电话打不通,一些沈炼经常去的地方也是找不到人,幕青捷的心已经沉了下去,本能想到了凌海川。

“凌……凌叔,会不会是有人报复小炼,他明明已经在尽力去弥补他之前做过的那些错事,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机会!”幕青捷心彻底跌进了低谷。

凌依依在旁轻言安慰,却也是心中苦涩,只怕听到任何不好的消息,也不敢去往太坏的结果上去想。

凌海川道:“你也不用太过着急,这种事情并不是第一次,之前的沈炼不也是一消失就好一阵吗?稍安勿躁。再等几天,实在不行的话只能借助警方力量!”

“为什么现在不报警?”凌依依不理解的看着凌海川。

“小炼仇家很多,如果现在失踪的事情传开,对他不利。”

知道凌海川说的有道理,但慕青捷却依旧不能释怀,一整天浑浑噩噩。

沈炼是沈青山的独子,而且近期性情之上刚刚有给人希望的转变,若真是就此出事,那老天爷也未免太不开眼。之前的慕青捷的确是恨极了沈炼,但恨并不代表她愿意沈炼出任何事情,近十几年的朝夕相处又岂是一个恨字可以带过。

所谓寝难眠食无味,用来形容此时慕青捷此时的心情最恰当不过,所能所想做的无非是一个人开着车子大海捞针一般到处寻找,只希望人群之中可以看到那个往日倍感厌恶的纨绔子弟。

凌依依心情也并不比幕青捷好到哪儿去,独坐窗前,凌依依呆呆出神,往日明媚阳光的五官此时素净皎洁。

“沈炼,你到底去哪了,大不了我答应做你女朋友还不成么?”

似自言自语,脑中闪过的片段尽是这些日子跟沈炼相处的一点一滴。

嘴角微微翘起,但眼中却有波光闪烁,她拼命安慰自己,找沈炼突然消失的种种理由,但却发现这些理由都太过苍白,没有一个可以充分到说服凌依依,都是自己骗自己而已。

凌海川悄然走了进来,瞧着她萧瑟背影,想到往日朝气十足的女儿这几日像是丢了魂魄一般的表现他暗自叹了口气。

凌依依似有所觉般回头,这时的凌海川已经恢复了往日那种宽和笑容。

“爸,你怎么偷偷来我房间,也不打声招呼,吓死人了!”

掩饰般不敢直视凌海川,生恐他看出自己哭过,凌依依扭过头尽量让自己语气听来正常些。

凌海川无言,大手轻放在凌依依肩头抚了抚柔声道:“依依,沈炼一定不会有事情,相信爸爸看人的眼光,这只是一场意外。至多一个星期,他一定会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你面前,爸爸保证!”

“真的吗?”凌依依希冀的看着凌海川。

“当然是真的,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凌海川笑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