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黑衣人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4405字
  • 2020-11-25 15:58:46

“渊哥,不论什么代价,我只要沈炼的命!”

齐渊接到秦伯伦电话的时候正陪柳清雪在看一场画展,秦伯伦的话虽然在手机里音量极小,但柳清雪还是听到了。

“清雪,我去接个电话!”

“恩,清雪也该回了,齐公子,有缘再聚!”柳清雪绝丽的脸色没有因为听到秦伯伦的话而有任何变化。

齐渊皱眉,但柳清雪的话根本不容置疑,是以齐渊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柳清雪绝美的背影渐渐远去,心里只将秦伯伦给骂了个遍。自从上次宴会之后,齐渊是第一次将柳清雪给约出来,而且这还是柳家的意思,没想到好好的一次跟佳人亲近的机会被秦伯伦一个电话给搅黄了。

呼了口气,齐渊忍住暴躁听秦伯伦讲今天事情的所有经过,待听到沈炼一招便将秦伯伦击败之时,齐渊终于重视了起来。

他跟沈炼有过一次交手,那一次虽然感觉沈炼身手不错,但远远未到被他重视的程度,如今秦伯伦的描述却让齐渊心中凝重,一招击败秦伯伦,就算是齐渊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他竟然成长的如此之快?”齐渊显得有些不能置信,但旋即齐渊就想明白了其中关窍。

秦伯伦应当是轻敌缘故才会被人一招击溃,且沈炼所用的腿法跟【湘西弹腿】极为相似,若沈炼真的懂这种腿法,出其不意击败秦伯伦倒是可以理解了,众所周知,湘西弹腿一向有诡异玄奇之名。

似乎只有这一种解释比较合理,但任凭齐渊如何也不会想到沈炼所使用的腿法的确是【湘西弹腿】,但却是完完整整的腿法,而不是至今流传下来残缺不堪的哪路二流腿法。

……

车子内,柳乾坤怜爱看着一脸复杂的柳清雪道:“小姐,咱们回吧?”

“恩!”

柳清雪在外人面前似乎丝毫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似乎永远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但此时车厢内的她却略显惆怅,清灵双眼毫无焦距。

家族让她跟齐渊一同出来的意思她自然明了,但柳清雪一心向武,明玉心诀又是寡情断欲之法,她又如何可以接受家族安排,这种冲突让柳清雪也是前所未有迷惘了起来。

脑海中忽而闪过那个一直看都不看一眼的纨绔子弟,柳清雪愈加烦躁,似乎每一次看到沈炼,自己明玉心诀都会产生一种意想不到的变化,这种变化虽然是良性的,但柳清雪却心中隐隐忌惮。

师傅慧灵师太曾言:明玉心诀功法奇绝,唯心而已,但有所动,必为灾厄之兆。然天道昭昭,与人一线生机,若能除之定己心神,则明玉心诀大成有望!

“师傅,您告诉徒儿该怎么办?是为了一己私利杀人害命,亦或是从此放弃修行入世嫁人?”柳清雪看着窗外一闪即逝的种种风景,只余苦笑。

……

沈炼跟凌依依玩了整整一天,到晚上的时候才将凌依依送回凌家。

临别之际,凌依依嘱咐他道:“沈炼,秦伯伦这人心胸狭隘,你这些天千万小心,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从凌家调几个保镖过去暂时保护你几天!”

沈炼也不在意,笑着道:“你既然这么关心我,为什么不肯做我女朋友!”

“我没说不肯啊,但你诚意不够,你当初折磨了我那么多年,我怎么也得找回个零头才能解气!”

黑暗中看不到凌依依清晰表情,但沈炼知道这女孩一定笑的异常好看,只因她的笑容是沈炼从未遇见过的清澈爽朗。

“你现在感觉找回零头了没?”沈炼眼见她转身要走,不甘心追问。

“差不多了!”凌依依声音银铃一样清脆,带着沈炼的眼神,进入了凌家别墅。

沈炼站在原地暗自回味着凌依依的话,差不多了,那岂不是意味着自己跟凌依依的关系也是差不多了。

沈炼失态笑了起来,前世今生,第一次正式追求一个值得追求想要追求的女孩,这种感觉让沈炼的智商严重下降,以往那个针灸大师的锐利理智荡然无存。

“少爷,走吧,天已经不早,慕小姐一个人在家里不安全!”

韩东这时提醒了沈炼一句。

点头整理了下情绪,沈炼坐上了韩东开着的车子。

韩东依旧不喜多言,一路之上沉默开车,面沉如水,警惕性一如往常。

沈炼则是在想着一整天发生的事情。

今天跟秦伯伦算是彻底撕破了脸,以秦伯伦睚眦必报的性格定然会心存报复,而且暗处还有一个因沈青山遗产而交恶的沈家,沈炼不信沈青云父子会轻易善罢甘休。

他自己自然不惧任何事情,但幕青捷无形中已经受到了牵连。

现在只有韩东一人,让他单独保护幕青捷他肯定是不愿,分身乏术,目前自己似乎只有跟她在一起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吐了口气,暗自头疼之余沈炼心里忽然升起了一股强烈至极的不安感。

抬头看向韩东,他似乎也有所感觉。

此时已经到了晋阳路附近,这一带稍有些偏僻,而且新闻上几番报道在这路段所发生的一些刑事案件,是以一到了晚上,这附近几乎很少有人出门。

沈炼看向窗外,路灯下大路辽阔宽广,似乎没有任何不妥当。

噗!

就在这时,汽车轮胎忽然一声爆响,紧接着汽车失控的撞向一旁路灯。

韩东一直警惕,车速放的并不太快,是以即便是车胎忽然爆掉,少顷他也是掌控住了方向,紧急将车子停了下来有惊无险。

“少爷,我下车看看!”韩东表情前所未有的绷紧,当沈炼保镖以来也遇到过一些惊险事情,但从未有这一次让韩东心中没底。

他跟沈炼同时感觉到了危险,这种感觉前所未有,就好像两人被一张无形的网困在中央,给人一种无法挣脱的绝望。

走下车去,韩东却没发现刚才爆胎之处有任何可疑东西。

“小心!”

车里的沈炼沉声提醒似一无所觉的韩东,视线所及沈炼分明发现有一拳头大小的黝黑异物朝韩东激射而去,速度快到难以想象,且诡异的没有一丝风声响起。

话音刚落,韩东骤然回头,情急间仰面而倒,有些狼狈在地上翻滚而开。

轰隆。

黝黑异物轻而易举砸进了柏油路面,如一颗炮弹,将方圆一米内的柏油路整个掀了起来。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黝黑铁球刚刚着地,忽然从泥土中飞了出来,这一次目标是沈炼做着的本田车中的沈炼,显然是准备直接要沈炼的命。

整件事情突然的让人遍体生寒,从韩东下车到铁球袭来整个都发生在一瞬之间,快到沈炼只来得及提醒韩东小心,根本来不及从车上跳下,也就是这时沈炼才看到铁球后有一根细若发丝,不仔细看绝对看不清楚的金属线。

哗啦。

车窗如同纸张,在铁球骇人的声势下被轻而易举的撕裂,沈炼侧头,铁球在距离他颈部不足一厘之处穿过,周身密布的毛刺将沈炼颈部瞬间划伤,血液飞溅而出。

“少爷!”

韩东嘶吼,抽出腰间匕首,身形连闪,一步数丈朝东南角阴影处疾驰而去,直觉告诉他哪儿有人,也就是操控铁球的主人。

“嘿嘿嘿,竟然能发现我藏身之所,也算是个人才,可惜今天就要陪沈炼一同葬身此处!”

突兀的,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了起来,如同金属摩擦。

与此同时,韩东全身百战真气如同沸腾,一声沉喝,汹涌而出,声势骇人砸在了声音响起之处。

轰隆,拳头将坚硬墙面生生砸裂,但韩东眼角余光却惊骇发现一个黑影从他身边迅速越过,如同鬼魅一般飘向了沈炼,似慢实快,瞬间而至。

几乎毫不犹豫,韩东掏出久未使用过的手枪,接连朝神秘黑衣人射击,妄图为沈炼赢得逃跑时间。

但一切似乎都没用了,黑衣人背后像是长了眼睛,每一次子弹临体之际他都能提前躲避。

“神武之境的强者!”韩东终于意识到来者究竟强大到什么地步。

这个世界武道上的境界之分韩东通过沈炼是知道的,共八个境界,分为:凝气通神,气随意走,气若游丝,凝罡,神武,先天,宗师,大宗师。

其中神武之境最为明显的标志便是身法上的变化,此类武者对真气控制以妙到毫巅,游走全身本能而至,更有甚者凭借出色的轻功心法甚至可反常凌空而渡数十米,目前为止,韩东还没办法想象碰到这类武者他该如何才能保护沈炼。

此时的沈炼则是宛若傻了一般一动不动站在车前,双眼漠然注视他重生以来所见到唯一生不起任何反抗心思的黑衣人。

前世的他处于神武境巅峰,自然知道此类武者究竟有多么可怕,若他到了凝罡之境或可有希望逃脱,但现在他才堪堪修为到了气随心走。

“小子,你不怕!”黑衣人本意是直接索取沈炼性命,但到了近前忽然改变了主意。

他浑身笼罩在黑暗之中,只余一双冰冷黑暗的眼睛裸露在外,充满死气的看着沈炼,戏谑而残忍。

“是你杀了我爸!”沈炼深吸了口气冷冷问道。

沈青山死于心脉被断,除了神武境高手不可能会有人将真气控制的如此玄妙,这种高手本身少之又少,而今又来杀他,不难联想这二者究竟有什么关系。

“哈哈哈哈,杀他已经是便宜他了,他折磨了我整整二十年,若不是怕闹的太大,我必然将他撕碎喂狗!”黑衣人听沈炼忽然提到沈青山,声音瞬间有些癫狂,眼中也是恨意凛然。

“为什么,他明明不懂武功!”沈炼拳头缓缓握起,咯吱作响。

“为什么?这要等你到阎王殿去问你老子,死吧!”

黑衣人举掌,强横掌风瞬时扑面而来,掌未到,势先至,沈炼整个被笼罩其中。

这种如待宰羔羊一般的感觉让沈炼心中沉闷欲裂,他努力睁大眼睛,同时间出掌迎击,但这种动作在黑衣人看来是如此的自不量力。

“少爷!”

韩东大吼,半空中一拳打向黑衣人后心,妄图迫的黑衣人暂时先顾及不上沈炼。

但他显然低估了神武境强者的实力,这足可以将墙壁打穿的一拳打在黑衣人身上却如同碰到钢板,一股怪力自黑衣人身上反出,韩东被震得倒飞出去,半空中一口鲜血已然吐了出来。

同时间,沈炼的手掌跟黑衣人碰到了一处。

黑衣人的真气强横冰寒,刚一接触,沈炼就清晰感觉自己体内相关经脉全部在黑衣人这一掌之下寸寸断裂,整个人也是如同没有丝毫重量一般被黑衣人击飞出去,撞在了车上,旋即萎靡倒地,但眼中却始终平静,甚至隐有快意。

他并不知道黑衣人什么身份,只知道他今天活的希望几乎为零,所以沈炼用自己性命去赌一件事情,赌他银针可以刺破黑衣人手掌曲阳穴。是以才会傻到去跟黑衣人对掌,事实上他赌对了,只见黑衣人此时眼中难以置信的眼神便能知晓。

所有人都认为人的死穴多集中在胸部跟头部,但沈炼自针灸突破到七境之时便有了一种新的思维,所谓死穴并非单一的一击致命,还可以有另外一种理解,那便是由点破面,以一穴而引发其它穴位的连锁反应,进而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之前的沈炼办不到,但神针八法达到七境的沈炼办得到,他相信只要对方大意被自己刺中,不死至少也要脱层皮,除非他是先天高手。

黑衣人此时手臂已经痉挛起来,几乎感觉不到任何存在感,而且更加让他感觉诡异的是这种感觉在以极快的速度蔓延,从手掌手腕至整条手臂现在这种感觉已经即将到达肩膀。

再顾不上任何事情,黑衣人盘膝而坐,调动体内汹涌如海的真气妄图阻止这种感觉。

韩东几番爬起都是无力跌倒,心中第一次升起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他经常想要用生命去保护沈炼周全,但眼前的一切却根本没任何办法阻止。

“少……少爷!”

此时的沈炼平静的像是完全睡着了一样,但胸口完全不见起伏,一张俊脸之上苍白晦涩,往日格外明亮的眼睛此时缓缓黯淡下去。

路灯的光越来越亮,沈炼的眼皮却越来越沉。

幕青捷跟凌依依叶青眉等等往日熟悉的人影在沈炼脑海中一一闪过,沈炼想要说话,但那种窒息感让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想要伸手,但这些人距离他却是越来越远。

这种感觉沈炼在明朝之时被杀头的瞬间有过一次,这是第二次。

“我要死了!”这是沈炼陷入昏死前最后想到的事情。

黑衣人毕竟武功高绝,虽然大意下被沈炼银针刺穿手掌,但调息半响却已经暂时稳定住了那种麻木的蔓延感,他知道这只是暂时的,是以起身后径直走向了沈炼。

两人修为天壤之别,如今他竟然被沈炼给弄到如此狼狈,此子不除,以后定然是大患,是以尽管确定沈炼八成已经死亡,却还是想要上前去补上一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