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出院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656字
  • 2020-11-25 15:58:11

沈炼要出院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医院,他纨绔龌龊名声在外,本就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而那次抢救更是让他有了几分神秘色彩,是以沈炼还没走,医院的大夫护士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就开始八卦。

“你说沈炼沈公子之前的所作所为都是真的吗?我这几天倒也无意看到过他几次,挺和善的人啊?”一个护士双眼星光闪动说着。

“这个没亲眼见过,但无风不起浪,应该是真的!”

“那也有可能是人家故意诬陷他啊!”

沈炼家里有钱,人长得也是出色,如果不是因为那些恶名,会是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就算是恶名在外,依旧会有许多女人抱有幻想,什么浪子回头,飞上枝头……

这些乱七八糟的议论沈炼当然听不到,他此时正在病房换衣服,这些衣服都是小护士出去帮他新买的,还别说,真挺合身。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没注意到小护士有些闷闷不乐的情绪,沈炼问她。说来虽然相处了这么几天,但沈炼竟然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

“刘芸!”小护士没好气回答。

“刘同流,芸同云,寓意洒脱自如,好名字!”沈炼随口打趣。

翻了个白眼,小护士道:“一会你自己走吗?你家人怎么不来接你!”

“他们嫌我丢人,早就无视我了!我名义上是沈家公子,其实只要是不做一些对沈家影响很大的事情,他们根本懒得管我!”

“那是你作恶太多了,你现在改邪归正的话,你家人会原谅你的!”刘芸宽慰道。

“原谅?”沈炼听到这两个字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了一些零散记忆,记忆显示自己这前身的亲生父亲沈青山对他都好似没有任何感情,更别说其它的沈家人。

当然这些跟现在的沈炼没什么太大关系,看了看时间,沈炼对小护士摆了摆手道:“我得走了!”

小护士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沉甸甸的,这几天相处的情形都一一浮了上来。照顾人本身是她工作,她也从没起过别的心思,但沈炼这人不同,他一开始就太特别,而且几天相处的时候他所作所为都极为随和,跟别人口中的他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知道他一出这个门两人可能这辈子都再没交集,想到这小护士鼓起勇气冲着他背影大声道:“你身体如果有什么不舒服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我帮你去问大夫!”

沈炼没回头,但轻松随意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你这是咒我吗?”

“不是,不是!”小护士赶紧解释,但沈炼这时候已经是消失不见。

……

出了房间的沈炼换了种表情,面对小护士时候的轻松随和再也看不到,取而代之的是之前沈炼的一些行为特征。

就快要回到沈家,沈炼不想让任何人看出他有什么变化。

刚出医院,远远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窗开着,幕青捷冷艳清傲的侧脸清晰可见,这自然是沈炼通知她来接自己的,事实上现在整个沈家沈炼唯一可以找的人也就只有她,当然还有那些狐朋狗友,但自从因为自己因调戏柳家小姐住进医院之后,这些朋友也就没了踪影。

见到沈炼,幕青捷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今天的她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直筒裤,上身是一件同色女款衬衫。她肌肤雪白,这身装扮在她身上有种独特的英气,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个天之骄女。沈炼前身的记忆中,气质容貌可以稳胜这女人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他从小到大只见过几面的母亲。

“少爷,上车吧!”打开车门,幕青捷毕恭毕敬,但眼中不屑却怎么也掩饰不住,沈炼在她眼中显然已经跟透明差不多。

也不介意这个,沈炼随意坐在了后座上。

幕青捷眼中诧异闪过,以往沈炼只要有机会,对她必然是死缠烂打,拼命讨好,她是司机,沈炼一定是坐在副驾驶席,这样方便他动手动脚,难道今转性了?不过也好,这样一来倒也省的自己麻烦了。

车子启动,缓缓驶离医院。莫名的,沈炼有些感触,抬头看去,三楼办公室,叶青眉正站在窗前。

双目交汇,沈炼对她挑眉,然后笑着摆手。

从后视镜中看到沈炼还有心情调戏别的女人,她不由冷笑,心想家中已经三堂会审等着他,柳家人也被请来旁观,到时候看他还笑不笑的出来。出于职责,幕青捷虽厌恶沈炼,但总不至于太出格,但若是他吃苦头,幕青捷心情会很好。

车窗合上,车厢气氛沉闷,两人一个开车,一个看着窗外眼睛眨也不眨,就快到沈家,两人竟然一句话都还未说。

当然,幕青捷跟沈炼也没话说,而沈炼则是想说不知道从何说起,他前身性格跟自己相差太大,以往跟幕青捷说话,三句正经话没有,立刻嘴巴就不干不净起来,什么摸一下咪咪,就一下!什么跟了他以后吃香的喝辣的,自己也改邪归正,等等等等等……

有心也这么说上几句,可话到了嘴边沈炼却是怎么都说不出来。

车子开了大约二十几分钟,转向了一条宽阔的私人公路,这条路叫沈公路,正是以沈家掌舵人,也就是沈炼的爷爷沈安的名字命名的。

说到这个便宜爷爷,倒是沈炼前身最怕之人,那些零散的记忆中他见了沈安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浑身直哆嗦,倒是自己老子沈青山,沈炼却是一点不怕。

沈公路走到一半的时候整个沈家基本也就可以看的清楚,整个占地面积约五千平方,共分为三栋主要建筑,建筑跟现代化没太多干系,但远远看去就给人一种厚重扎实的感觉,底蕴十足,比之他前世所居住的地方还要来的气派。

走的近了,幕青捷隔着车窗出示了证件,电子门缓缓打开,幕青捷熟练的将车子停进了地下一层车库,然后跟沈炼两人往沈家主楼赶去。

“肚子有些痛,厕所在哪?”不知道为何,原本心中坦然的沈炼忽然有些犯怵,只瞧这种建筑样式就可以看出来沈家应当是较真之人,他记得上次说什么家法来着,别进去之后二话不说先给自己揍个半死,太憋屈了!

“少爷,换些新花样好么?既然都回沈家了,躲又有什么用,倒不如坦然面对,说不得老爷子不会太怎么着你!”

虽然被幕青捷看透,但沈炼却没有一丝尴尬,而是自若道:“是啊,都回沈家了!”

他这话像是回答幕青捷,但其实是在告诉自己,既然已经回到了这个熟悉陌生的地儿,那也就没必要再躲了,暂时他必须要以沈家子弟的身份活下去。

幕青捷心中疑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眼前的少爷虽然看上去熟悉,但跟之前简直就是两个人,无论是说话或者是举止,都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瞧着幕青捷异样目光,沈炼心里微微警惕,这女人太聪明了,自己还是不要掉以轻心的好,不管怎么说,万一让人发现点什么就麻烦了!

一念及此,沈炼忽然诡异一笑,在幕青捷转身的一瞬间他手掌忽然闪电一般出现在了幕青捷格外圆润挺翘的臀部之上,啪的一声!入手柔软而弹性十足,手感好的极其特殊。

幕青捷原本正常的脸色白了一下,牙齿紧紧咬住下唇回头怒视沈炼。

该死的,沈炼也就在车上老实了一会而已,她竟然对他放松了警惕。

沈炼无视她目光,笑眯眯道:“几天没见,摸起来更舒服了!”

“少爷,等会有你更舒服的时候!”幕青捷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咬牙切齿说。说完走到了沈炼身后,心中决定,只要沈炼敢再动手动脚,她不介意先给沈炼一些苦头,毕竟她几年的保镖培训不是白给,对付沈炼这种人倒是轻而易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