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借钱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5144字
  • 2020-11-25 15:58:41

“刺杀失败?渊哥,这就是你帮我介绍的狼图腾,百分之九十九的成功率未免讽刺,连沈炼那个纨绔子弟都奈何不得。”

齐家院落内,秦伯伦脸色难堪,言辞稍显讽刺的看着齐渊。

齐渊皱眉,他虽然知道沈炼身手还算可以,但那点身手在狼图腾的杀手面前根本不够看,只是偏偏他活了下来,而且那两名狼图腾组织的精英杀手表示将退还全部定金,不再继续执行刺杀任务。

“伯伦,稍安勿躁,一只蝼蚁虽然侥幸没被踩死,但再补上一脚也就是了!”

“恩,那就尽快吧,最近沈炼跟依依走的实在太近,而且凌海川不知道是不是瞎了眼睛,竟然会默许两人的事情!他沈炼也配跟我争女人!”秦伯伦满脸烦躁,他起初对沈炼还没什么杀心,但就在前两天他派人去凌家提亲的时候凌海川不动声色回绝了他。也是因此,秦伯伦才会忍不住心中燃烧的妒火,想要迫切除去沈炼,当然这其中也因为沈青山的死跟沈家的态度让所有人都知道沈炼再也没有了靠山。

“你放心,凌依依只能是你的!凌家未来也只能是你的。”

……

“师傅,昨天的事情真是太惭愧了,我醉酒之后没耍酒疯或者说胡话之类的吧!”

“师傅,你就跟我说一句话嘛,我知道昨晚惹得大家都不痛快,但我第一次喝酒,也没想到酒劲会有这么大,我错了!”

一早,刚上班,李小雅就迅速缠上了沈炼,眼巴巴的说还要再请沈炼一顿好好弥补昨天的过失。

沈炼却始终没跟她说话,只是忙着自己应该忙的事情,实在被吵的有些不耐,沈炼打了个手势示意李小雅停下道:“你是不是还想说你忘了昨天说过什么话了,赶紧背书去!”

表情垮了下来,李小雅不情不愿的拿起异穴录怨念的背诵起来,她自然是了解沈炼的,也知道沈炼不可能会因为那点事情生气,她所做的一切只是试探沈炼是不是忘了昨天的赌约,但没想到他竟然记得那么清楚,让李小雅再也没了任何侥幸,只能老老实实的背着一看便困的异穴录。

沈炼今天并没坐诊的打算,简单跟李斯打了声招呼,沈炼就进了小男孩病房,沈炼对于医学之上的态度无疑是严谨而认真的,是以整个上午除了帮李斯解决几个比较麻烦的病例,他整个人一直都呆在小男孩病房,除此,任何人来找沈炼都是借故推脱了过去,这其中包括李长天跟胡静安两个人。

李长天找他自然是询问病情进展情况,但胡静安找他却让沈炼心中有些惊讶,这老头昨天对他态度不算怎么友善,今天找自己是有什么事情?

想着,沈炼还是决定吃过午饭后去中医部看看,无它,胡静安虽然不怎么善于人际关系,但医术跟医德在医院也是数得着的,对这种人,沈炼始终都存着几分好感。

……

中医部,在江东医院也算是一个招牌,虽然患者远远不如西医那边拥堵繁多,但却也是络绎不绝,尤其是刚进来时那股熟悉的中草药味道,让沈炼心中顿生好感,哪怕是对西医好奇,但沈炼骨子里却还属于中医。

胡静安的门诊在走道最里面的一间,虽然还没到上班时间,但此时门前已经排起了长龙,胡静安房门紧闭,显然还没准备开始看病。

沈炼走了过去,众人见他穿着医生服本能就让开了一条道路。

敲了敲门,胡静安严肃的声音响了起来:“请进!”

“胡老,我听说上午您去找过我,有什么事情吗?”

胡静安本来以为是病人,见是沈炼,他招了招手道:“恩,是去过一趟,倒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一下你的那个病患病情恢复的怎么样,另外还想知道你的治疗理念,如果你方便的话咱们可以讨论下!”

沈炼没想到胡静安会忽然问这个,稍稍一愣,他感觉有些怪异起来,胡静安对于他的针灸术一向不怎么感冒,如今为何会忽然感兴趣了起来。

倒也没多想,沈炼一五一十的跟胡静安详细解释,胡静安能自创穴位推拿养生法,对人体自然也是极为了解的,沈炼的一些治疗理念他倒是能够理解,惟独疑惑的是沈炼的循针法究竟如何操作?

沈炼倒也不隐瞒什么,而是随意演示了一遍,原本不经意的胡静安随着沈炼演示循针术不由的戴上眼镜站立起来,他根本就没看清楚沈炼的任何动作,但他房间内的人体穴位图上却已经被精准插满了不下十根银针。

“你怎么做到的?”胡静安慌忙追问。

沈炼当然不可能说是因为九阳决的辅助,只能说从小苦练的成果,听的胡静安赞叹有加。

又简单聊了一会,沈炼本来打算请教一下胡静安的推拿养生法,只是越聊下去沈炼心里越是疑惑起来,据他所知,胡静安虽然医术高明,但对针灸一向一知半解,但刚才胡静安随意问的几个关于针灸上的问题无不是高深莫测,非一般人可以回答,也绝非一般人可以随意问出。

“胡老,是不是有人请您试探沈炼?”

终于,沈炼在胡静安又问出一个问题的时候直言说道。

果然,胡静安听沈炼这么说的时候老脸上不自然一闪而过,再也难以继续跟沈炼聊下去,摆手道:“小沈,谢谢你回答了我这么多问题,我这上班时间到了,你先回,改天咱们再聊!”

离开胡静安诊室,虽然知道胡静安背后可能有人对自己医术感兴趣,但他并未多想,而是抽空想要跟凌依依打个电话。

前世今生,凌依依是第一个给沈炼那种奇妙悸动的女孩,且每一次跟这女孩一起的时候感觉都极为奇妙,无论心情多么糟糕,见到她的一瞬间就会转而放松,如今两人虽然没有确定恋爱关系,但那层窗户纸也只是缺一个合适的契机由沈炼亲自挑明。

刚拿起手机,李小雅的电话忽然打了过来,沈炼皱眉接起,李小雅的话让他禁不住有些愣住。

“师傅,有个美女在咱们诊室要求见你,说是你女朋友?”

李小雅声音怪异,显然她口中的美女不可能是凌依依,沈炼也是疑惑起来,可以说他重生以来唯一心里认同的女朋友人选只有凌依依一人而已,如今听李小雅的口气来者显然不是凌依依。

“我哪儿来的女朋友?”

匆匆往病房赶,还没到病房门前很多病人就认出了沈炼,客套之余却是纷纷说起了病情,显然都是想让沈炼亲自帮自己看病。

沈炼一路客套着来到诊室之内,就见诊室中除了病人跟李斯李小雅之外,一个熟悉而妩媚的女人正悠闲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喝茶,丝毫也不在意来自病人跟李小雅李斯异样的眼神。

这女人约莫二十六七岁,背心热裤,身材修长惹火,尤其是背心内隐约可见的一道隐晦的沟壑让不少男人情不自禁偷偷观瞧。

她五官秀丽,短发柔直乌黑,微微遮住了半边俏脸,别有一番异样的诱惑力。

此时虽然病房里人很多,但她却犹如不见,眼神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桀骜,似完全不屑任何事情,整间诊室似乎只有她一人而已。

“师傅,这女人谁啊,非说是你女朋友!”沈炼一进来,李小雅就将他拽到一旁边打量着女人边怪异询问,在她想来,应该是沈炼之前的一些风流帐。

沈炼并没回答李小雅,而是将目光转到了女人身上,眼中复杂难明。

于倩,也就是第一次见面想要杀了沈炼跟他同归于尽的女人,沈炼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会来江东医院,并且说是自己女朋友。

心里隐约猜测对方可能是来闹事的,虽如此想,但沈炼终究对这个因为自己而性情大变的女人心存愧疚,是以他只是走到近前轻声道:“可以换个地方聊吗?”

“为什么要换个地方,我感觉这儿挺好的!”

于倩对沈炼的话嗤之以鼻。

沈炼不语,面对所有人都略显怪异的目光心中反而格外平静,其实也没什么好忌讳的,既然他错在先,那么对方用任何手段报复都是可以理解。

“呶,她不相信我是你女朋友,你告诉她我是不是!”于倩指着李小雅挑衅笑了笑道。

“切!我师父风流债多了,要每一个人都如你一样厚脸皮找到这儿来寻存在感,那可真是壮观!”李小雅对于倩没什么好感,况且对方那妖娆惹火的身体让李小雅看得格外不爽,是以用极为不屑的态度来告诉于倩自己不关心这种事情,言下之意就是说于倩一厢情愿死皮赖脸的缠着沈炼。

“那只是你的看法,你师傅才不会如你一样认为我是来找存在感的,我们明明是真心相爱的,对不对?亲爱的。”于倩略带嘲讽,转而看了沈炼一眼。

李小雅明显不如于倩能说会道,而且在不确定这女人跟师傅关系的时候她有些话也不好出口,是以有些气闷的转身离去。

“你如果碰到什么事情的话我可以帮你。如果你是专程来找我麻烦,让我身败名裂的话我也无话可说,但这里是诊室,影响到病人不太好,出去聊吧!”

沈炼轻声说着,给足了于倩台阶,说着也不管于倩跟不跟来,率先走了出去。

于倩看着他背影脸上那种不羁稍稍收敛,转而眼中复杂难明,她早就知道沈炼在这里工作,想来闹事的话也早该来了,不可能等到今天。实在是她的确有事情要求沈炼,而又实在不愿意对自己妥协,所以才会有如此忽然举动。但沈炼的反应出乎她预料之外,非但不怕她揭老底,反而平静的让她难以招架,如果不是这件事对她重要无比,于倩转身就会离开,但现在,她简单犹豫,却还是跟随沈炼走了出去。

两人来到楼梯间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于倩恢复了以往那种心如死灰的冷漠,直言道:“我需要五十万,你把钱给我,咱们之间的恩怨就算是全部揭过,从此再没有任何干系!”

以往的于倩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天真的如同下贱女人一样向凌辱过他的男人要求用钱解决,是以说完这句话之后于倩整个人显得更为冷漠恍惚,苍白的脸上苦涩一闪而逝。

“五十万?”沈炼苦笑,他这几个月工资虽然可观,但由于买了辆车子,再加上其它开销也是所剩无几,如今卡里余额最多也就剩下三五万,以他性格又是不习惯借钱,是以这平时对他而言不值一提的五十万竟然让沈炼一时间沉默了起来。

“你不想给!”于倩声音低沉中蕴藏恨意,却是没想到沈炼竟然会听到五十万后不发一言。

摇了摇头,沈炼吐了口气,他从来都没跟任何人借钱的习惯,而且这么一大笔钱却也不知道该找谁去借,半响,他终究打定主意道:“这钱我现在暂时拿不出来,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可以留下你的银行卡号,我保证三个月之内会将这钱全部给你打进去,目前我只能先给你十万!”

“沈炼,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在糊弄三岁小孩,十万,十万能干什么,能救活一个人的命吗?”于倩也看出来现在的沈炼可能真拿不出这么多,一时间绝望起来,情绪逐渐崩溃。

隐约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于倩在沈炼之前的记忆力印象还是很深的,当初沈炼侮辱过她之后曾许诺一百万让于倩做他的情人,但当时于倩毫不犹豫给了当时的他一巴掌,然后踉跄跑出,现在的她难道会为五十万来刻意找他?

“这钱你准备干什么用?如果真是救命钱的话,我去帮你借!”沈炼不着痕迹,像是安慰于倩一般在她头部中府穴轻按了一下,让于倩暂时情绪缓和。

“我欠家里人太多太多,这种时候若我还无能为力,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于倩双眼呆滞。

“是你家人出事了?”沈炼心中隐约猜到了些什么,果然,于倩接下来的话证实了沈炼的猜测。

“我弟弟肝脏出了问题,大夫说一个月内必须找到合适的肝脏进行移植,这一个月家人四处托关系在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将死之人的健康肝源,但对方家属却要求我们拿出两百万才决定将肝脏移植给我弟弟,我家里平时有点钱,但一下子拿出两百万却几乎是不可能的,好不容易凑够了这笔钱,但巨额的医药费却再也负担不起。如今时间只剩下半个月,再凑不到钱我弟弟就没命了,他是我爸妈的命,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出事的是我!”

也不知道为何,此时的于倩却对眼前这个最恨的男人说出了憋在心里许久的话,被沈炼侮辱之后,于倩的生活不但被毁,周围人指指点点的流言蜚语让她家人也是对她不冷不热冷嘲热讽,但于倩心里丝毫不怪他们如此,她只怪自己为什么没勇气去死,只怪沈炼这个害她一生之人。

沈炼并没再继续问下去,犹豫了一下,沈炼拿出了手机准备借钱,他虽然极为排斥借任何人的钱,但事到如今却是没有了任何办法。

迅速浏览手机上存着的号码,沈炼最终将视线停留在慕青捷这个名字上,之前的沈炼经常找她要钱,如今自己再厚着脸皮拿一次又如何,至于慕青捷会不会给他,沈炼却是没心情去想。

打电话之前沈炼从于倩口袋烟盒子拿出一支烟点燃,记忆中原来的沈炼是会抽烟的,虽然他对这东西不感兴趣,但此时却想要抽上几口。

烟雾缭绕,沈炼嗓子略微有些不适应的咳嗽两声,然后拨了电话过去。

“什么事?”慕青捷略有些不耐的声音从电话一端响了起来,昨晚的两人还在冷战,这种口气原本再正常不过,但对此时的沈炼而言却让他难以张口提钱。

于倩自然也看到了沈炼的别扭局促,心里原本恨意却是无端散去许多,他似乎反感找别人借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借,但偏生硬着头皮打了电话过去。

“青捷,我……我要五十万块,急用,你如果有的话就打我卡上,如果没有的话我再去找别人!”

简单犹豫,一口气将意思全部表达明确,然后静静等待幕青捷答复。

慕青捷并没立刻回答给或是不给,而是问道:“你找过别人吗?”

“没有。”

停顿了一下,慕青捷道:“把卡号发我,一会我给你转过去!”

“卡号,你卡号多少?”沈炼拿开电话低声询问于倩。

于倩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沈炼这么容易就借到了钱,她是知道沈炼已经被逐出了沈家的,想着,她慌忙把卡号报给了沈炼。

沈炼正要念出来,慕青捷却冷冷道:“别念了,一会发我短信,我忙着,没工夫去记!”

说着电话直接被挂断了。

沈炼表情变幻不定,这感觉还真是不怎么样,怔了下,沈炼拿出手机编辑短信,信息发过去之后沈炼才道:“她一般在答应给钱之后会在半个小时之内把钱打到账上,到时候你给我发个消息,如果没收到的话我再帮你跟别人借!”

“恩,两清!”于倩复杂看着沈炼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