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狼图腾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021字
  • 2020-11-25 15:58:40

沈炼跟幕青捷两人等了大约十几分钟,等韩东回复麻烦解决的时候才走出酒店,正看到韩东跟两个陌生男人交谈。

“沈少爷,我们哥俩瞎了狗眼,竟然会对你动手,沈少爷原谅!”

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两个陌生男人就郑重其事的跟沈炼道歉,慕青捷被中山狼格外丑陋狰狞的脸色吓了一跳,本能退后了一步。

沈炼心有疑惑,看着韩东。

韩东简单解释了一下,由于幕青捷在旁,他并没有说太多,反倒是中山狼因为知道沈炼救了韩东的缘故,此时看沈炼顺眼无比,许诺道:“沈少爷救了东哥就等于救了我们哥俩,以后沈少爷但凡有任何吩咐,我们哥俩一定无所不从!”

透过韩东介绍,沈炼知道两人跟韩东出自同一个组织,而且关系不浅,并没在意中山狼的许诺,而是大度摆手示意没事后领着幕青捷先一步上了车子,不打扰三人叙旧。

至于幕后到底是谁要杀他,沈炼不急于一时,这件事韩东肯定会给他一个满意答复。

“沈炼,韩东到底是什么人?”

上车之后,慕青捷忧心忡忡问了一句,跟韩东一起的两人一看便知道不是善类,幕青捷却是因此有些担心沈炼交了什么危险人物做朋友。

耸了耸肩,沈炼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慕青捷以为沈炼在应付自己,叹了口气,将头颅转向了窗外。

沈炼不习惯解释什么,而且他也并没有对慕青捷说谎,他交人一向遵循自然而然,韩东没提过自己身份,沈炼也是从来没问过,他只知道韩东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便足够了。

……

“东哥,你真的决定留在这里?”

交谈半响,中山狼满脸的不可思议,曾经在佣兵界叱咤风云只手遮天的狼王韩东竟然会心甘情愿呆在一个年轻人身边做保镖,这说出去恐怕会让人笑掉大牙。

赤狼也是接受不了韩东的选择,他略激动道:“东哥,我尊重你的选择,但组织里那些想你敬你的兄弟们怎么办?你难道忍心丢下他们!”

韩东双眼复杂一闪而逝,整个组织中有能力并且想要除掉他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狼主,狼图腾当之无愧的头号人物。他近些年锋芒毕露,恐怕早就成为了狼主的眼中钉肉中刺。如今选择呆在江东有为了报答沈炼恩情的缘故,还有就是他不想回去继续受狼主忌惮,进而惹得身旁兄弟们跟着遭殃。

“东哥,我不管那年轻人是不是救过你,如果你真的选择留下,那我一定会杀了他逼你回去!”

中山狼性格较为激进,直接就要走向沈炼车子。

韩东眼中精芒一闪,卡住中山狼肩头冷冷道:“兄弟一场,别让我为难!”

中山狼狰狞的脸部肌肉跳了跳,察觉到韩东眼中的坚定,他颓然道:“东哥,咱们一起出生入死经年,没想到我在你心里还不如你刚认识的一个年轻人,即便他救过你的性命!”

“不一样!”

韩东并不解释,但显然不可能跟二人再一同回到狼图腾。

赤狼跟中山狼对视一眼,几乎可以见到彼此眼中失望,也是没力气再劝说,正要暂时离开,韩东忽然道:“杀公子的幕后黑手是谁?”

赤狼顿了顿道:“我不太清楚,对方跟我是电话联络的,我只知道一点,对方手眼通天,能跟狼主对话。”

韩东皱眉,他是知道狼图腾行事准则的,只要有钱,就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事情,换而言之,这次来的是赤狼跟中山狼两人,下次有可能就会换另一批杀手,如果不能及时将对方揪出来,倒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

回到车里,韩东看了一眼慕青捷。

慕青捷心里不太舒服,哼了一声打开车门暂时去了外面,韩东将从二人处得到的信息一五一十全部告诉了沈炼,同时也告诉了沈炼自己的来历。

“狼图腾,是个什么组织?”

“国际上比较知名的一个雇佣兵组织,属于拿钱办事,不择手段,其内成员多是各国王牌特种部队退役军人!”

“韩东,你感觉江东有谁最有可能跟狼图腾组织有所联系?”

沈炼皱眉沉思,这件事太过蹊跷,虽然他得罪过的人不少,但有资格如此兴师动众之人却是寥寥无几。

“最有可能的就是齐家跟秦家!”

齐家,我之前曾奉狼主命令前去刺杀齐玄武,但现在想来恐怕两人早有勾结,存心要我性命。且齐渊曾服役于国内最为顶尖的特种部队,据我调查所知,齐渊在服役的时候结交了很多亡命之徒,跟狼图腾有所牵扯也是顺理成章。至于秦家,恐怕我不说少爷也是知道的,两家关系一向最为密切,秦伯伦当初更是跟齐渊一同服役,所以除了两家外我暂时想不到其它可能性。

“恩,你说的跟我想的差不多,但我虽然跟齐渊秦伯伦有些小恩怨,但还不至于让他们如此对付我吧!”

“这件事疑点太多,少爷放心,我会尽快调查清楚!”

点了点头,沈炼示意无妨,叫慕青捷上车之后便一同往家中赶去。

慕青捷恼怒沈炼对她躲躲藏藏的态度,一路上脸色冷漠,直到睡觉之前也没跟沈炼再说一句话。

沈炼大致知道她为什么生气,有心跟她聊聊,但到了她房门前的时候沈炼仰起的手还是放了下去,苦笑摇头后转身离开。

今天的他说是忙碌了一天也不为过,先是为小男孩的血毒症费尽心力,晚上吃个饭又惹出一个狼图腾,虽然看似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但他也是身心俱疲,深深体会到了势单力孤所带来的难处,事事处于被动,完完全全的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慕青捷从猫眼处看到了沈炼的一举一动,心里怒气稍稍去了些,现在想想她这气来的当真诡异,之前沈炼的死活她都从来不放在心上,最近却是频繁因为沈炼而心烦意乱,这种突兀的心理转变让慕青捷始料未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