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悟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3501字
  • 2020-11-25 15:58:38

大约半个时辰的时候叶青眉就拿着m31抗生素来找沈炼,她那边也不太忙碌,倒是有兴致看看沈炼究竟要怎么用这种药。

抗生素颜色为淡红,略微粘稠,如固态一般。

心里一动,沈炼旋即打开了瓶口,果然,一股熟悉的辛辣刺鼻味道飘了出来。

这味道并不好闻,叶青眉禁不住拿手扇了扇。

沈炼则是毫不顾忌,拿侵染过药水的银针先粘了点早就准备好的汁液,然后将之探入抗生素中,果然,银针颜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着,最终归于无色。

从银针变化的时间上可以断定一点,m31至少比蛇形草药效增强了至少二十倍,而且那股熟悉的味道让沈炼知道抗生素的主要成分应该就是蛇形草。

心里暗暗惊异,西医能被众多人迅速接受果然是有过人之处的,一种比较普通的药材经过特殊方式提纯淬炼之后竟然成为了一种特药,这更加深了沈炼了解西医的念想。

叶青眉一直在观察沈炼的一举一动,血毒症一直都是医学上一个天堑,此时看沈炼若有所思的样子她心也跟着提了起来,但怕打扰到沈炼,是以始终没敢轻易说话。

半响,沈炼回过神来道:“青眉姐,有了这种药,我有把握试一下!”

“沈……沈炼,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我从来不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沈炼眼中神采奕奕,以往的他靠神针八法用蛇形草都能医治一般的血毒症,如今发现有比蛇形草药效好如此多的抗生素,他心中其实已经兀定。

“青眉姐,先失陪一会,我去看看病患,等会下班了一起吃饭!”

随意打了个招呼,沈炼拿着抗生素赶往小男孩病房,这小小一瓶抗生素对沈炼来说足可以做三个疗程对小男孩进行治疗。至于钱,沈炼暂时抛在了脑后,没什么比找到一种新的治疗方式更能让他兴奋。

妇人依旧小心翼翼的等在门口,似乎没想到沈炼这么快就回来,妇人忙慌张站起,客客气气叫了声沈大夫,许是怕问多了惹人烦躁,心里虽然有无数问题,但妇人最终没再多说一个字。

沈炼对妇人很有好感,也不忍她继续提心吊胆下去,宽慰道:“我找到了一种治疗你儿子的办法,如果你信任我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进行治疗。”

妇人一愣,好半天没回过神来,半响她忽然噗通跪倒在了沈炼面前,捂着脸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沈……沈医生,你是第一个给我希望的人,我只求你尽心尽力,至于结果,我早就做好了最坏打算!还……还有,孩子不会再遭罪吧!”

沈炼轻声道:“不会有任何痛苦!”

“那就好,那就好。让沈医生见笑了!”妇人擦了擦眼泪,在沈炼搀扶下站了起来。

心中有些沉重,可怜天下父母心,沈炼对这种事情可以说司空见惯,一时间感觉医生这两字忽然变得沉重起来。

开门走进病房,沈炼将门反锁,然后挂上安静标示,郑重的走到小男孩身边,运转九阳决,沈炼精神前所未有的亢奋。

将针囊呈一字排开,沈炼脸色郑重起来,循针之法可探穴明情,亦可治病救人。但此法为神针八法中最为繁复之法,每次用起所消耗的精力都是巨大的,沈炼第一次用循针之法为小男孩诊断并且用时较短,但这一次却是真正的治疗,沈炼必须保证自己的精神时刻都在最佳状态。

真髓遍布全身,其中牵扯到的主脉络穴位不下数百之众,如果让其它针灸师知道沈炼敢用针灸医治这种病恐怕会感觉叹为观止,这需要多块的手速跟多么精准的认穴能力。

天宫穴,处在背部大脊椎之侧,是背部真髓最重之穴,其周边同样聚集了很多辅穴,这些穴位相邻极近,且关联密切,一个照顾不到,所做的一切便都是无用功,这也是沈炼循针之法的起点穴位,为数十个大循环中最主要的一个。

双手五指,一般只能同时掌握八根银针,但沈炼却瞬间就将一个针囊中十六根银针提起,全部蘸过抗生素之后一并刺入小男孩背部天宫穴周围。

这些穴位看似杂乱无章,但细细看去这些银针恍然有种奇异的韵律,如同一个圆环,隐隐成包围之势。

轻提慢捻,紧放骤停,沈炼眼睛微微闭上,静静体会银针在手中那种微乎其微的变化。

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而沈炼也似乎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双手罩住银针,但若是有慢镜头的话就可以看到沈炼的手其实对银针呈完全掌控状态,且到一定时间之后被他用一种快到极致的手法将银针迅速换掉,新的抗生素重新注入,这点从原本干净的桌子上忽然多了许多银针便可看出端倪。

十几个一次性针囊,不消五分钟就已经去了一半,而沈炼额头上不知不觉也多了许多汗渍,虽有九阳决辅助,状态呈几何倍上升,但循针之法至少需九阳决第三重才可轻松施展,对现在的沈炼来说则是有些吃力。

终于,十分钟时间过去,沈炼在感觉自己手部即将保持不住那种韵律之时迅速将小男孩背上银针全部拔出,并没放松下来,他反而将最后几根银针牢牢刺入小男孩周身穴位肌腱之处。

这些位置并不属于穴位,但自有其用处,可以用来暂时压迫小男孩背部经络,防止生物酶接近天宫穴。

做完这一切后沈炼暂时松了口气,拿纸巾擦了擦汗后坐在原地运功养神,等精神好了之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循针之法,如此循环往复,大约至第四次之时沈炼用银针探到小男孩天宫穴范围内血液再也没有生物酶之后才彻底松懈下来。

天宫穴可以说是最为复杂的一个循环中枢,如今也只是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虽然一天之内最多能再施针三次,但剩下的其它大循环却远远不如天宫穴复杂。

直至此时,沈炼嘴角终于微微翘起,这病能救了,而且一周之内绝对可以让小男孩生血之穴位全部恢复正常,这些穴位只要能恢复,生物酶将会彻底生机无存,三日之内必然会消失殆尽。

去洗了把脸,沈炼打开门想去安排护士帮小男孩挂营养液,在他没彻底治好小男孩之前,部分穴位不能解开,唯一的方式只能是护工对他肌肉进行简单护理,营养保证充分,这是最为稳妥也是最为不痛苦的办法,相信等小男孩睡一个长觉醒来之后会完完全康复。

刚打开门,沈炼禁不住惊讶了一下,却是此时门外不光小男孩母亲在,院长李长天,包括叶青眉跟院里的几个权威医生全部都在,此时这些人都安静等在一个普通病房跟前,这种阵势实在罕见。

“小沈,我听青眉说你在治疗一个重度血毒症患者,怎么样?”李长天说话沉稳,气势十足,但隐隐期待的眼神却让沈炼暗自诧异,这事在他看来也只是一个小尝试,第一次在针灸之时用了西药而已。

“李院长,你们?你放心,这件事如果出了问题我自己负责,绝对不会连累医院!”以为这几人是跟叶青眉担忧一样,沈炼反应过来之后随意保证。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有几成把握!”李长天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在他知道这件事之后第一感觉是胡闹,但了解沈炼医术的他旋即升起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沈炼敢医,那就肯定不是无用功,换而言之如果沈炼真能侥幸治好这种病例,那将会是一场医学界的大地震。

他这话一问出声,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尤其是小男孩母亲更是紧张的浑身发颤。

“施针之前是六成把握,现在是九成把握,如果他体内毒素不发生异变,我能治愈他!”

这话若是别人说来难免有些傲然,但了解沈炼的人都知道他对待医学一向如此,从不拐弯抹角,他如此说也就是代表这病有救了,至于血毒症会不会发生异变则如同中彩票一般。

走道里随着沈炼声音落下霎时间落针可闻,小男孩母亲最先反应了过来,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只感觉世界恍然明亮,旋即就要冲进病房。

沈炼随手拦住道:“你可以看他,但十天内绝不能碰他,我正要去安排专门的护工过来!”

“恩恩,知道,我知道!”妇人激动的不知所措,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感激沈炼。

几个跟随李长天一起过来的医师们此时明显持有怀疑态度,其中一名瘦削精神,大约六十余岁的严肃老人哼了一声道:“小伙子,话不要说的这么满,须知医学之道从来都没有绝对!”

沈炼倒是认识这老人,胡静安,自创推拿养生法,是中医部最权威的医生,也是中医部主任,不光在中医部,整个江东知道他的人都不在少数,平日里就算李长天见到他也会客气尊敬。

李长天怕沈炼顶撞胡静安,忙对沈炼打了个眼色,当然就算他不打眼色沈炼也不会如此小心眼的跟一个老人针锋相对,是以只是客气道:“胡老说的有道理,是我说话方式不对!”

胡静安还想再说几句,但伸手不打笑脸人,沈炼对他言语尊敬,他倒是也不好再说。

李长天早就忍耐不住,见状抓住机会道:“小沈,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有事情跟你说!”

不等沈炼答应,李长天就抓住沈炼将他拽到了自己办公室。

“小沈,李叔叔再问你一遍,你确定不是开玩笑?”

李长天一向稳重大气,但此时言语却有些乱了方寸。

“李叔,这种病很难治吗?”从叶青眉跟李长天反应上,沈炼大约感觉道了些什么,但他在医学上曾获得无数赞誉,对此倒是没太大感觉。

“难治?何止是是难治,你要是真能治的好,江东医院的名声以及你个人的名声恐怕会上升数个阶梯,到时候但凡医学方面的人恐怕没有不知道你沈炼这个名字的。”

“这样啊!”沈炼随意点头后看了看时间。

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他答应李小雅几人要去吃饭,虽然有些疲倦,但沈炼不想失约。

“李叔,我一会有个约,不陪李叔聊了,该换衣服走了!”

“臭小子,我还有许多话没问呢!”李长天急道。

“明天说吧李叔!”沈炼摆了摆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