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制药厂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5116字
  • 2020-11-25 15:58:37

“青捷,事情我已经帮你办妥,这些合同你好好收着!”

从沈家出来之后凌海川径直带慕青捷跟沈炼二人来到相关部门办理转移手续,有他出面,任何事情仿佛都是水到渠成,时间快到让人无从反应。两个小时,幕青捷名下凭空多了五十多亿美元的资产。

“谢谢凌叔!”沈炼郑重道谢,幕青捷却显然并不如别人想象般高兴,反而感觉这些合同无不是重如泰山。

凌海川笑道:“以后别再欺负依依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

沈炼微微尴尬,他跟凌依依关系虽然没有确定,但明眼人都心知肚明,凌海川显然也是看出来了,而且看上去并没任何反对的意思。

“凌叔也是奇人,旁人现在碰到你躲也不及,他竟然对你如初,甚至不反对你跟他唯一的女儿交往!”慕青捷看凌海川离去感慨说了一句。

沈炼也是有些失神,从见到凌海川第一面起,沈炼就心中升起了一种毫无来由的信任,这份信任有他这具身体残留的记忆,更多的却是沈炼自己的感觉。

这种事情没有意义去多想,这事完他心情也略微松懈,玩笑看着幕青捷道:“青捷,我记得你说要把这笔财产转移给我的,要不咱们再进去一趟!”

“没有必要,一会我会找律师拟一份合同拿到公证处,这本来就应该是你的,但我还是那句话,这钱不能直接给你,而是需要你自己凭本事去拿,我说过三年内你如果赚够一亿,这些钱全都是你的,反之,这钱会自动存进凌叔叔的慈善组织!”

慕青捷却没任何开玩笑的意思,认真的俏脸上有种冷淡从容到极致的魅力,所谓挥金如土大约也比不上幕青捷此时的魄力。这笔钱其实不单单是五十亿美元,而是沈青山旗下一大部分产业涉及到的股份金额,其中有几家正处于上升期的企业沈青山有绝对的控股权,可以这么说,未来十年,这五十亿美元会衍生出多少利润难以估量。

“富婆,跟你开个玩笑,渍渍,以后谁要是能娶了你,岂不是一步登天!”沈炼说的轻巧,但言下之意却是对这笔遗产丝毫不感兴趣,如果硬说兴趣的话沈炼倒是有心想买走慕青捷名下一家制药厂的股权,这家制药厂在江东目前是知名企业,沈炼倒是有信心玩一玩,他心中药方多不胜数,随便拿出一副稍稍改进价值便难以估量,但沈炼却不会现在张口,因为他现在说买股权简直就是笑话。

本以为这件事情已经暂时落幕,但没想到下午的时候慕青捷竟然真的拿了合同过来,说等沈炼签过字之后就会拿去公证处,换而言之,沈炼一个名字写在上面,慕青捷就将一无所有。

“青捷,你确定不是开玩笑!”沈炼皱眉看着合同,上面正如幕青捷下午所说,事无巨细全部拟了出来。

“我没有开玩笑,这些年在沈家我得到的已经够多,最重要的是义父给了我一个并不孤独的童年,所以这笔钱就算你不要,我也是不会要的!”慕青捷态度异乎寻常的坚决。

沈炼吐了口气道:“那就捐给凌叔叔吧!”说着,沈炼再也不理会幕青捷,起身要赶往医院。

自从沈青山出了意外,沈炼已经半个多月没去医院,如今所剩下的也就是追查凶手,这件事却不是短时间可以完成的,是以该尽的义务还是要尽,慕青捷如果不忽然回来,沈炼现在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

幕青捷见他说走就走,精致的眉头不由拧了起来,但旋即笑着摇了摇头。

……

“李大夫,沈医生什么时候来上班啊,我们这都等了半个多月了!”

“是啊,我也是天天都来,江东医院至少也要给个准信啊,让人干等着算怎么回事?”

李斯李小雅这一阵子因为沈炼不在而忙的焦头烂额,虽然百般解释,但这些人似乎就认准了沈炼,说他的治疗特别见效,有的甚至于拖着病情也要等着。

“各位,各位,我师父最近家里出了事情,他说今天会来就一定会来,大家再多等会!”李小雅只能暂时稳住大家情绪,李斯则是直接给李长天打了电话。

“大伯,要不你来一趟把这些病人劝走吧,老堵在这里不怎么好看啊,再说师傅虽然说今天会来,但我估计是来不了了,毕竟这都已经下午了!”

李长天考虑下道:“这样好了,你告诉患者让他们先去别的诊室看病,费用减半,先稳住他们情绪,沈炼那边我再帮忙联系一下!”

挂断电话,李长天苦笑摇头,沈炼的诊室反响出乎预料的好,之前沈炼天天在的时候倒也不明显,可最近患者明显一下多了起来,特别是有些人经亲人介绍不远千里赶来,李长天也是有些不好安排,总不能让人就这样回去吧。

沈炼来到医院的时候发现至少有好几十人等在门口,他以为出了什么意外,忙扒开众人往诊室里面赶去,但到了里面的时候才发现虚惊一场。

“师傅,你终于回来了,我都想死你了!”李小雅见到沈炼有些发愣,旋即如同一只飞燕一样朝沈炼扑来抱个满怀。

沈炼没想到李小雅这么激动,感觉到女孩胸前那抹异样的柔软,沈炼咳了一声不着痕迹推开了李小雅。

李小雅却没注意这些细节,一双精灵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沈炼,半个多月没见师傅好像廋了许多,眉宇间也是多了几分阴柔。

“师傅,我跟李斯决定晚上给你接风洗尘,青眉姐也会来,你不准再找理由推脱!”

“好了小雅,病人都等着呢,既然师傅来了就先忙完再说!”李斯瞪了李小雅一眼,然后尊敬看了沈炼一眼,这些天李斯独挑大梁,虽然只能看一些简单病例,但经验却在慢慢积累。且越是深入越能了解沈炼在医学方面的造诣究竟有多了不得,以大观小,师傅明显已经将人身体了解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境界,也只有这样他才可一眼断病,治疗奇效,李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种境界,十年,二十年,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李斯已经正式认定这个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师傅。

“这几天辛苦你了!”沈炼对李斯点头,然后进试衣间换衣服。

一众等待的病人起初没有注意到刚进来的俊俏年轻人,但有人认出沈炼之后不由群情躁动起来。

“怎么这么年轻啊,医术有你说的这么好吗?”

“年轻?我腰部那圈“过山龙”眼看就要缠绕一圈,军区总医院的专家说只能暂时抑制,想要治好还得好好观察,后来我经人介绍来沈医生这试试,起初我跟你想法一样,可人沈医生只是让我掀开衣服看了一眼,然后帮我针灸了半个时辰。就半个时辰,太他娘神了,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过山龙”就消失了,后来我去大医院检查,人家说除根了!我这次来不为看病,就想好好谢谢沈医生。”

“真的假的,针灸能有这么大作用?”

“沈医生的针灸跟普通针灸不同,被针灸的时候浑身暖洋洋的,比按摩都舒服,就算不为看病也是种享受啊!”戴着大金链子的中年壮汉渍渍赞道。

这些病人中一名年约二十来岁的少女有些扎眼,上身修颈T恤,下身淡蓝色牛仔七分裤,本就苗条的身段此时更加惹人,特别是牛仔裤下包裹着的格外挺翘的臀部,让一些男性病人不由偷偷观瞧,或许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带着一款巨大的蛤蟆镜,只能让人看到她光洁的额头跟雪白细腻的下巴,小小的瓜子脸几乎被遮挡了大半,正是跟沈炼在软香阁有过一面之缘的琵琶女秦晓月。

听着众人的议论声,秦晓月眼睛发亮,不由跃跃欲试,她从小就跟着夫人,琴棋书画都只是无聊消遣,最为擅长的恰恰就是中医,她心高气傲,虽然对沈炼有好感,但却也想要看看他医术到底高明到什么程度,竟然让夫人都对其赞誉有加,大感兴趣。

……

众人议论声入耳,李小雅与有荣焉,一时间做事更加认真,小脸上严肃敬业的表情让了解她的李斯禁不住摇头。

沈炼换好医生服出来的时候病人已经自发排好了队伍,几十人从门口排到了外面走廊。

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三点多钟,沈炼不再耽搁时间,认认真真的开始帮人看病。

中医一向局限性都很大,但这一点在沈炼这儿却被完完全全打破,神针八法讲究以大观小,纵览无余,但凡疾病几乎都是一些身体细节出了毛病,沈炼对细节了若指掌,何谈局限。

“哪儿不舒服?”

“最近老是头疼,上次去看了大夫也拍了片子,都是没什么问题,说是熬夜导致,但我晚上九点之前都会睡觉,根本没熬过夜啊!”

沈炼打量了一眼患者,脸色苍白,双眼无神,眉宇之间颜色较为明显,整个人精神极其差劲。

他略微思索道:“熬夜还可以这么理解,你睡觉的时间足够,但质量很差,应当是某些原因导致脑部【金阳穴】不畅所致!小问题,我开个单子,你拿药吃几天调整一下就好,忌辛辣,忌冷热。”

“谢谢沈医生!”

沈炼话不多,但全部都说在了点子上面,没有人比病人更了解自己身体,虽然他并不知道金阳穴是什么?但被沈炼一说,他原本还有些忌讳的心理却豁然开朗。

他看病极快,极少动用别人传的神乎其神的针灸,甚至有时候会推荐西药给病人服用,看似长队,但不消一个小时就已经医治了三分之二的病人。

秦晓月看得惊奇,心想这么短的时间就将病人打发,竟然没人感觉到不满,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众口难调,并不是每一个病人都完全信任沈炼,他到底跟病人说了什么?

当然,沈炼也不是神仙,之所以速度快则是因为众人多是一些他眼中的小病,例如眼前这个头发几乎快要掉光的小男孩,沈炼却是想快也快不起来。

用中医的学名叫做【真髓败损】,而最为人所熟知的称呼是【血毒症】。

这小男孩只有六七岁,显然还不知道自己得的什么病,站在沈炼跟前显得有些怯意,跟他一起来的中年妇女衣着朴素,举止行为小心翼翼,应当是小男孩母亲。

“大,大夫,我家娃儿的病你能看吗?”

女人声音很低,虽然在问,但眼中却没有任何光彩,很显然,来沈炼这里她也只是不愿意放弃孩子,但对沈炼明显也是抱的希望不大。

“能试试看!”沈炼声音也很轻,但却让女人原本死寂的眼睛骤然亮的骇人。

“真……真的吗?”女人抓住了沈炼的手,用力的有些颤抖。

沈炼见惯生死离别,但面对一个母亲的时候还是心里沉闷异常,真髓败损在西医上是有希望救治成功的,而沈炼之前也有过成功的案例,还是在他医术跟九阳决都处在巅峰之时,那时候的治愈率也就只有极少的百分之二十。而且很明显,小男孩现在已经病入膏肓,任何人都已经无力回天,沈炼之所以说愿意试试,是因为他不忍说不能救,碰到这类病例,即便是只有百分之零点一的治愈率,沈炼也是愿意去尝试,哪怕不成功被人说成骗子,败坏医德,他也还是要试。

“对了大夫,孩子几次手术已经把家里那些老底都掏的干干净净,这次不知道要多少钱,您先说个大致数,我去想办法!”妇人想到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有些局促,她其实这次带的钱基本已经花的差不多,再借都已经不知跟谁去借,孩子的病就是个无底洞。

“钱的事先不说,你跟孩子先去里面等一下,我把眼前事情处理好。”

沈炼吩咐李小雅将两人带到就近病房之后大致看了一眼剩下的病人,见基本没什么严重病例就安排李斯先应付着,旋即就往小男孩病房赶去。

“沈医生,您这么做事不对啊,我们都排了这么久的队,您说走就走,还有一点医德吗?”这时有人终于不满的喊了起来,这一喊不由激起了众怒。

“是啊,医术好就了不得啊,说走就走,当我们病人是什么?”

李小雅慌忙解释道:“你们也看到了,刚刚小男孩多可怜啊,大家都理解下!”

“他可怜不可怜管我们什么事情,我今天专门请了一天假就是来找沈医生的,这算怎么回事!”

这些声音沈炼自然是听到了,但他却没有理会的意思,径直就离开了诊室,李小雅人际交流方面有长处,这些事情她应该能应付,至于这些人满不满意他不在乎,问心无愧就好,不需要所有人都理解。

“我要投诉他,对,投诉他!什么人啊,一点素质都没有。”

见人群闹腾的愈发严重,李小雅不由无语凝噎,自己这师傅什么都好,就是做事太随心所欲,说两句客套话大家理解后不就没事了,偏偏把沈炼烂摊子都丢给自己。至于投诉,李小雅则更是无奈,伯父正愁怎么留住师傅,投诉或许对别的医生有用,但对于沈炼,只要不是基于医术上的事情,再多投诉管什么用。

秦晓月却被这哄起的频繁皱眉,悄然往沈炼消失的地方赶去,她自然看出来了小男孩的病几乎没有治愈的可能,倒是想看看沈炼凭什么说这种大话,若是治不好的话岂不是让家属空欢喜一场,这也太过残忍。

轻手轻脚来到病房门口,李小雅就看到妇人在走道里轻轻哽咽,李小雅心里也不是滋味,想进去看看,又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大姐,孩子这么重的病情为什么不去一些大医院再试试?”李小雅道。

“哪能没去过,但这些都是需要钱的,一些医生倒也是好人,劝我放弃治疗,说就算治疗也是基本没什么用,孩子受罪不说,还净花冤枉钱,话是这么说,可孩子比我自己的命都重要,他还这么小……呜呜。”

“可……你找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医生……”秦晓月欲言又止,小男孩的病轻之严重不要说她,就算是夫人恐怕都无能为力,除非老爷子出现或许会有一线生机,至于沈炼,秦晓月根本不相信他有能力尝试治疗这种病。

“我什么都知道,可是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不能放弃,再说介绍我来这里的人说沈大夫是神医,说不定他真能治好小宗浩呢!”妇人说到这里眼中布满了希冀,似乎极为渴望秦晓月给她答案。

“或许吧,他的确是个不错的医生!”秦晓月安慰了妇人一句,然后透过门上的玻璃试探往里看去,只是里面被一层布帘遮挡住了,什么都看不到。

见呆在这里已经不大合适,秦晓月只能暂时选择离开,想着回去跟夫人说说这件事,过几天再来看小男孩恢复情况,到时候就知道沈炼有几斤几两。秦晓月本身对沈炼是有好感的,但先入为主,沈炼的行医方式在她看来总有那么一丝丝武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