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意外的收获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3538字
  • 2020-11-25 15:58:37

沈青山的葬礼是在三天后举行的,这一天整个江东市但凡有些身份的人全部都到了,沈炼全程都在旁一言不发,所幸的是在这种场合下也没有人会傻到找他麻烦。

葬礼整整举行了一天,第二天的时候沈家派人过来请沈炼跟幕青捷两人去沈家商议沈青云财产的事情。

往日强势的慕青捷完全没有了主心骨,若是旁人还好,但面对义父的本家,慕青捷实在不想因此闹翻,但若是将属于沈炼跟她的东西全数让出,她不能接受,因为这是义父的意愿。

“走吧,这件事迟早要解决,一起去吧!”

再次来到沈家大厅,沈炼稍稍恍惚,除了大厅里的人少了许多之外,似乎并没有任何变化。

沈安依旧古板的坐在最上首,大伯沈青云跟几个叔伯陪在旁边,当然,明处就几个沈家重要人物,但暗处沈炼却察觉到了些端倪,门外此起彼伏的呼吸声让沈炼知道暗中安插了很多人。

呵,难道是准备摔杯为号,文的不成就要动武,沈炼嘲讽想着。

“咳,小炼,你应该知道我今天叫你跟青捷过来是什么事情吧?”

沈安见两人进来后出奇笑了笑,少有的亲切。

“爷爷,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直接开诚布公就好了!”沈炼知道这笑容是有深意的,是以直接道。

沈安眼睛闪了闪,他人老成精,虽然人人都说自己这个孙子百事不成,是个彻彻底底的好色纨绔子弟,但沈安这几次见到沈炼却不这么想,仅仅他态度跟说话方式上的转变就让他有种看不透的感觉。

“既然你都这么说,爷爷也就直言了,青山遗嘱上说他的私人财产准备分五成给青捷,但我认为不妥。青山是沈家下一任内定的家主,依照族规,他的一切都是沈家给的,也都属于沈家,而所谓的私人财产其实并不私人,这是基于沈家财力上衍生而来的。我这么说你能听懂吗?”

沈安根本就没在意遗嘱上的继承人慕青捷,而是直接跟沈炼说话,他看得出来沈炼才真正具备这份财产的支配能力,只要能先说通沈炼,慕青捷一个小丫头不值一提。

“爷爷,我理解您说的话,但您是否想过一个问题,这是您儿子的最后意愿!”

沈炼并没理会沈安偷换概念,谈判么,最为重要的是记着自己的底线,只要把持住,就是立于不败之地。

听沈炼提到沈青山,沈安脸色迅速黯然了下来,哪怕他一心为了沈家,却也不是铁石心肠,白发人送黑发人,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沈青云怕沈安心软,及时看着沈炼阴阳怪气道:“没错,遗嘱的确是青山的意愿,但这跟你有关系吗?他可是要将财产留给一个外人,而不是你!”

沈炼挑眉道:“那跟大伯您又有关系吗?别说青捷不是外人,就算我爸真的将财产留给外人又能怎样?沈家虽家大业大,大的过律法吗?”

“你!”沈青云怒视沈炼,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沈炼竟然敢如此顶撞他。

沈安这时止住了沈青云继续说话,看着沈炼道:“没有缓和的余地吗?”

沈炼不语。

“如果这件事上你可以做的让我满意,我会重新将你召回沈家!并且会让你成为家族骨干。”沈安皱眉补充。

“爹,这种败类怎么能再召回家族!这对家族声誉影响太大,我不同意!”沈青云急切道。

“你不用多说!”沈安摆手,只是看着沈炼等他表态,这条件对于现在的沈炼来说无异雪中送炭,青山一死,外界想要报复沈炼的人不知几何,如果他重回沈家,无异于多了一层强有力的保护,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沈炼依旧不语,只是轻轻摇头。

这次不光沈青云,沈炼几个叔伯,包括沈安都皱起了眉头,实在没想到沈炼竟然如此油盐不进。

“沈炼,这里是沈家,还轮不到你放肆,这件事你同意的话什么都好说,不同意的话沈家会将你的名字从族谱上彻底抹去,而且我保证你今天出不了这个门!”沈青云表情冷酷,看向沈炼的眼神如看一只蚂蚁,当然他也确实有资格说这种话,相对整个沈家而言,沈炼实在微不足道,就算是死在沈家恐怕也不会掀起太大波浪。

慕青捷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她实在想不到沈家做事竟然如此绝情霸道,也绝想不到会是这种局面。

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沈炼,不如就同意老爷子的建议吧!”

她也不甘心,但却是没有任何办法,彻底翻脸的话要走法律途径,这样肯定不是义父所乐于见到的局面,而且沈家在她心里始终如同大山一样难以撼动,就算是官司赢了恐怕也是后患无穷,她或是沈炼,确实没任何资格跟整个沈家斗。

沈炼不动声色,狐狸尾巴总算是露出来了,他出奇笑了出来,看傻子一般看向沈青云道:“大伯,我现在终于理解为什么爷爷会定我爸为沈家下一任家主,如果沈家交给您,以您的思维方式,不出三年恐怕沈家就会沦为二等家族!”

“混账东西!”沈青云拍案而起,同时间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几十个沈家保镖护院涌进了大厅。

这些人清一色着装,表情冷酷凶狠,若是一般人见到这种架势恐怕会双腿打颤,但沈炼却只是看了慕青捷一眼道:“怕吗?”

慕青捷苦笑道:“不怕,而且很讨厌这种被人胁迫的感觉。”

沈炼轻笑,不着痕迹对她眨了眨眼睛转而看着沈安道:“爷爷,如果你认为可以强行逼我就范的话不妨可以试试!”

声音轻巧,但其中有种难以言喻的坚持。

一时间大厅之内剑拔弩张的气氛安静到了极点。

这时一个仆人忽然一路小跑了进来,附耳到沈安身旁说了一句,沈安表情微变,旋即道:“让他进来!”

仆人声音虽小,但厅内所用人却是听到了,凌海川来了,很明显,肯定是跟这件事有关系,因为沈青山的遗嘱上提到过凌海川。

“世叔,什么事情值得如此大动干戈?”

约一分钟时间,凌海川人就到了门口,看到一众保镖他笑着说了一句,然后漫步而入。

他着装很是正式,西裤衬衣,脚下皮鞋,虽脸上挂着笑容,但皮鞋跟地板撞击而发出的响动却给人一种异乎寻常的压力,随着他进来,众保镖不由自主让开了一条道路。

沈炼双眼微亮,凌海川之前给他的印象完全就是一个和蔼的长辈,心胸辽广,言辞亲切温和,如今的凌海川表情依旧是没有任何变化,但浑身气质却内敛如同刀锋,说话间让人不容忽视。

沈安是凌海川长辈,但面对他的时候沈安依旧不敢怠慢分毫,如果说江东市有一个任何人都不愿意去招惹的人,那这人就非凌海川莫属,虽然凌家势力看上去单一而无甚盘根错节的关系,平时低调沉稳,待人真诚,跟其它家族相比似乎矮了一头不止。但明眼人都知道这只是表象而已,他的名声实在是太好了,好到完全找不到任何污点,其个人魅力已经远远超越了很多一线明星,可以说不光在国内,甚至世界上凌海川的影响力近几年都达到了巅峰。

“海川,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情吗?”

沈安亲自从座椅上走了下去,示意凌海川坐下,沈青云心里隐约感觉到了不妙,这件事若是凌海川插手,那就不仅仅是不好办的事情了,他或许无能力让沈家妥协,但绝对可以轻而易举的依照沈青山遗嘱办事。

“世叔,青山去世,海川本就想来看看世叔,正巧家中仆人告知小炼跟青捷被邀请到了沈家,我很喜欢小炼这孩子,所以赶巧就过来了!”凌海川依旧客气温和,但沈安闻言却是表情不大自然。

赶巧?有这么巧吗?

“小炼,你爸爸葬礼也算过去了,等我跟世叔聊会,之后陪你去办财产转移手续!”凌海市似乎完全不知道沈家正跟沈炼交涉这件事情,而是极自然随意的忽略。

沈炼暗暗感激凌海川出面,闻言缓缓点头。

沈青云却是越听越不对味,道:“海川,这是沈家的家事,你最好还是别管吧!”

凌海川诧异道:“沈兄,我办的就是沈炼跟青捷的家事啊,青山既然信任我,那我便责无旁贷会帮他们二人,至于属于沈家的那份,我自然是没道理去管的。”

沈青云一时间没办法接茬,胸中气闷不已。

沈安很了解凌海川,见他如此知道这件事已经难为,但若让他就此放弃那笔巨款却一时间抹不开面子,而且也不甘心,但这时的凌海川却是对沈青山遗产的事情提也不提,而是开始询问他最近的身体状况,以及一些客套的场面话,让沈安翻脸也不是,不翻脸也不是,只能心不在焉应付着凌海川。

沈炼第一次见到有人能跟沈安在交流之时站到上风,而且言语间让别人丝毫没有任何火气,温和之中隐藏刀锋。

心神初定,沈炼知道事情比自己想象的会更加容易解决。

“世叔,时间不早了,一会还要帮小炼去办事,下次再来看望世叔!”终于,在沈家众人皆是满脸不耐之时凌海川自若看了看腕表,起身站了起来,招呼沈炼就要离开。

沈安一时间想不到任何阻拦理由,眉头紧皱而无话可说。

沈青云知道凌海川这一走的话至多一天就能将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圆满办好,到时候可真的是回天乏力,眼睁睁看着大批钱财流进别人口袋。

脑袋一热,他起身大声道:“凌海川,你别欺人太甚!!”

凌海川表情淡了下来,扫了眼周边保镖到:“沈兄,是要将我也留在这儿吗?”

沈青云胸膛起伏,但却根本想不到将凌海川留下的理由,凌海川明显揣着明白装糊涂,但他偏偏没有任何办法,不要说他,就算是四大家族联手又有什么权利资格留下凌海川这个人。

“都别丢人现眼了,滚吧!”沈安叹了口气驱散保镖。

“爹……难道!”

沈安并没理会沈青云,而是看着凌海川最后道:“海川,今天你带沈炼出了这个门的话沈凌两家以后的关系恐怕难以维持,而且沈炼以后也再也不配姓沈!”

凌海川顿了顿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沈安一眼道:“世叔,希望你今天的决定只是气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