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死因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188字
  • 2020-11-25 15:58:36

“爸是怎么死的?”坐在幕青捷车内,沈炼双眼无神机械问了一句。

幕青捷惨笑道:“义父前天还去公司开会,但那天回的较晚,回家之后就将自己关在书房不知道在干什么,然后饭也不吃,我几次想要进去他都暴躁的将我吼了出来,今天中午的时候我感觉事情不对劲就强行撞开了房门,没想到……”

幕青捷说到这儿已经哽咽的不行,泪水如同断线一般落下,虽名为义女,但幕青捷却从来都当沈青山是亲生父亲,乍然失去亲人,实在恍然如梦,难以自持。

沈炼闻言眼睛略有些通红,拳头也是握在了一起,他在注意到沈青山尸体的时候就发现他胸口膻中穴有极其微小的凹痕,虽跟毛孔极为相似,但沈炼却已经心生疑惑,如今再听幕青捷这么说,他已经肯定了沈青山死因,沈青山是死于心脉被断。

心脉,在中医上被称为生命之桥,但正因如此,身体自然形成的保护可以说完美,而沈青山膻中穴那点凹痕很明显不是意外,而是被人生生震断心脉。且行凶者考虑极为周全,他一次性并未断绝沈青山所有心脉,而是只留一线诱发沈青山失心疯,进而在时隔一天之后沈青山忽然暴毙,给人一种淬死的假象。

沈炼拳头缓缓握了起来,沈青山是没有任何内功修为的,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才会落得如此下场,这仇一定要报。

“他最近一个月有没有什么异常!”

慕青捷擦了擦眼泪道:“有,半个月前他曾把我叫到房里去,说话有些不知所谓,并且谈过你的事情,那时候他就已经有些不对劲了,都怪我,当时怎么就没多想想!”

“带我去沈家,我想去书房看看!”

两人来到沈家,径直赶到了沈青山书房。

推开门,往日异常整洁的书房此时却显得凌乱不堪,书桌之上布满了纸张照片。

这些照片沈炼从未见到过,基本都是他儿时的照片,有单独的,有跟沈青山一起的,有跟慕青捷一起的,还有一张让沈炼拿在手中失神不已。

是一张全家福,真正意义上的全家福,照片之上除了沈炼沈青山父子之外还多了一个清澈温和的女人。

这女人并不算漂亮,但微笑着的时候,让人几乎忽略了身后的蓝天白云,沈炼手上顿了一下,知道这个女人就是他几乎快没了印象的母亲。

沈炼吐了口气,书房诡异的情况让沈炼感觉沈青山对死亡这件事恐怕早有预感,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让沈青山这种身份的人如此无能为力。

放下照片,一个信封忽然映入了视线,信封上四个大字显得格外刺眼:青捷亲启。

幕青捷本能伸手将信封拿起打开,她沉浸在悲伤之中,却是还没注意到这个信封。

打开信封,沈青山熟悉的字体就让幕青捷心中酸楚,勉强读下去,却是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哽咽哭出声来。

沈炼也是看到了信中的内容,叹息一声,为沈青山的用心良苦而感慨。

沈青山这些年除了帮沈家打点家业之外,自己名义下的财产也是一笔不菲数字,至少数十亿美元肯定是不止的,而沈青山这封信所交代的就是这些身后财产的归宿,其中一半都留给了慕青捷,另外一半则交由沈安处理。至于沈炼,沈青山信中另有交代,说欣慰沈炼近几个月的变化,却不敢将这大笔钱财留给他分毫,恐害了沈炼,并嘱咐慕青捷将沈炼当成一家人看待,之后就是一些相关证件放置的地点跟需要联系的律师。

“沈……沈炼,我尊重义父的遗嘱,但这些钱我一分都不会要,等义父后事处理好之后我会联系律师全部过户给你。但有一个条件,三年之内你必须凭借个人能力赚够一个亿,否则这笔钱我会捐给凌叔叔旗下的慈善组织!”

沈炼摇头道:“这些事暂时不说,麻烦来了!”

“麻烦?”慕青捷不解,但旋即门口的脚步声就让她心里沉了下去,很显然,沈家人也应该想到沈青山遗嘱的事情,但义父尸骨未寒,如此急切未免太过薄情。

……

门外沈安,沈青云跟几个沈家族人一同走了进来。

见到幕青捷手中书信,沈安直接道:“给我!”

慕青捷犹豫了一下还是递了过去。

沈安看着看着脸色渐渐沉了下去,沈青云则直接看着幕青捷冷笑道:“小丫头,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这遗产给你你敢要吗?”

这笔钱哪怕对现在的沈家来说都是一笔天文数字,如此交给慕青捷一个外人沈青云无法接受,沈青山一死,沈家未来家主位置确定是他的,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些钱属于沈家,也属于他。

慕青捷性情并不软弱,特别是在沈青山死后,她本意也不贪图这些钱财,但却是为义父感到心凉。

义父本意应当是将全部财产留给自己跟沈炼的,但他估计也是怕沈家为难自己,是以才将一半财产交由沈安分配,但如今显然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看沈安丝毫不阻拦沈青云说话慕青捷就知道他们意思大致一样。

“青捷,你在沈家长大,我也不想为难你,这份遗嘱只当从来没有过,我会给你一笔足够你用一辈子的钱,你离开沈家吧!”沈安沉吟道。

“爷爷,我是外人,您的安排我不敢说什么,但沈炼是义父的唯一儿子,我这钱就算是不要也应当留给他才对吧,留给沈家你们感觉妥当吗?”

“他?”

沈青云看着沈炼挑了挑眉头,一个扶不起的阿斗,突然有这么一笔巨款恐怕不消一年就能挥霍一空,留给他简直就是笑话。

沈炼无动于衷,任凭沈青云沈安嘴上随意决定沈青山遗嘱的归属,等两人安静下来的时候他才淡声道:“死者为大,他立的遗嘱我无条件遵从,也不允许有人不尊重他的意愿,这件事你们跟青捷说没用,去找凌叔叔商量吧,他掌握着所有相关证件,律师是谁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他言辞干净利索,就好似几十亿美元在他心里只是一连串毫无意义的数字而已,说完再也懒得在沈家呆下去,而是拽着幕青捷的手不由分说的转身离开。

慕青捷本能想要挣脱,但却没有任何动作,而是跟着沈炼一同走出了沈家,对她而言哪怕再讨厌沈炼,但此时此刻却可以无条件信任他,而且这个男人也变得可以让人信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