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不详的预感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390字
  • 2020-11-25 15:58:34

“百战心法总纲!”

韩东第一次接触真气,是以全身心沉浸其中难以自拔,等睁开眼睛的时候心里已经有无数问题想问个明白,但还来不及发问,沈炼已经将一册手抄般的薄册子递给了他。

“沈少爷如此厚赠让韩东心里不安!”韩东犹豫接过册子,一向冷酷而淡漠的眼神第一次有了些异样。

“客套话无需多说,这功法跟你资质契合,属缘分使然,再说你是我的保镖,越是厉害我安全自然也是越有保障。”

沈炼说的坦然轻巧,但韩东除了初次接触内功的激动惊奇之外,更多的却是感觉到一股沉甸甸的压力,命是人家给的,而今对方又毫不犹豫将如此精妙的内功心法传于自己,即便是有所目的,这份恩情却让韩东将心态彻彻底底调整过来,以后但凡这年轻人有任何安排,尽全力就是。

……

事实上沈炼没有看错人,百战心法共四大境界,分别为真武境,由心境,去妄境,生灵境。只是短短一个月时间,韩东竟然已经达至真武境巅峰,尤其是他惊人的战斗天分,俨然将自身所悟杀人之术跟百战心法中的一些杀招巧妙融合,达到了一种惊艳绝杀之感。沈炼跟之过招,前半个月勉强分庭抗礼,但后半月的时候差距缓缓拉大,直至这个月月底的时候沈炼在韩东手中已经走不过三招。

这种挫败感并未打击到沈炼,反而让沈炼隐隐兴奋,且他发现每一次跟韩东过招后修行九阳决速度至少都会增加两到三倍,特别是最近几日竟隐隐有突破之感。

“少爷,再接我一招!”

这些天相处韩东跟沈炼逐渐熟悉,而且沈炼本身性格温和,待人真诚,且韩东知道自己攻击有助于沈炼修行之后便经常出其不意偷袭沈炼,且每次出手都是杀招,当然韩东每次都留有余力,以便沈炼反应不过来的时候他能及时收招。

沈炼凝神站立,对韩东骇人杀气恍若不见,九阳决被此等气势压迫此时如同疯了一般在体内冲撞不休,等九阳真气几乎破体而出之时,沈炼暴喝一声,九阳真气忽然呈几何倍增长,离阳穴豁然开阔。

猛然睁开双眼,沈炼沉声闷喝,九阳真气疯狂涌入肩胛肘弯等经络之处,拳头淡然光芒几乎如同实质,正跟韩东铁拳撞在一处。

啵!

似玻璃破碎,两人体内能量如同潮水般汇集到一处,密林之内树叶唰唰而落。

韩东退开三步兴奋道:“少爷,突破了!”

沈炼没有回答,脸色一时间复杂到了极致。

“想不到九阳决竟然还有另外一种修炼形式,以力破力,以力养力,前世的我修行一路顺风顺水,竟是从未发现这种修行方式。”

韩东知道沈炼可能陷入了某一种明悟之境,一时间也不敢打扰他,只是站在旁边静静等待。这些天两人经常会寻僻静处彼此切磋武术,虽为主仆,实则为朋友,为此韩东也是了解了沈炼一些习性,见他又陷入沉思不由暗暗感慨,沈炼年龄上算是小兄弟,但生活习性跟对事认真程度却足以做他师傅,这些天如果不是沈炼在旁一直提点他修行要素,他不可能进步这么快。

这种安静的氛围持续了大约几分钟,直到沈炼手机响起的时候沈炼才算是回过神来,是李斯打来的。

李斯这人在医学方面也算得上奇才,且极为努力,沈炼这一个月以来一些普通病患全部交由他在治疗,除非有一些特殊病患李斯才会不得已联系他。

“师傅,李院长找您,说是让你快回来参加一个会议,很重要很重要!”

声音很急切,显然是有极为重要的事情。

沈炼挂断电话道:“走,送我去医院!”

韩东点头,两人一同走了出去,树林旁边就是公路,一辆崭新的广本正停在路边,是沈炼这个月发了工资之后直接提的车子。

……

两人回到医院,刚下车沈炼就感觉到了些不对劲。

此时的医院门口密密麻麻停满了车辆,其中几辆车牌特殊的奔驰六百让沈炼心里微微一紧,心里如同被压了一块石头。

这几辆车子全部都是沈家高层的车子,其中一辆正是沈安的,还有一辆是幕青捷的。

刚到医院门口,一脸严肃复杂的李长天就走了进来,拍了拍沈炼肩头道:“唉,进去看看吧!”

李小雅跟李斯两人这时也匆忙赶了过来,李小雅眼泛泪光,看着沈炼一时间欲言又止,李斯也是闷闷不乐,低头不语。

“怎么了,李院长?”

周围一切诡异的让人遍体生寒,沈炼本能抓住了李长天问道。

“沈家人都在二楼的特护病房!”李长天张了张嘴,终究是只说了这些。

沈炼心里咯噔一下,旋即大步朝二楼跑了过去,韩东也是察觉到沈炼情绪不对,慌忙跟上。

刚到二楼走廊,沈炼就看到了平时难得一见的沈家人。

爷爷沈安,大伯沈青云夫妇,三叔沈青海夫妇,四叔沈青龙,幕青捷,沈从龙,沈巧儿,沈锐……等等等,但凡是沈家有些身份的嫡系子弟全部都在场,惟独沈青山不在。

此时的沈安老泪纵横,几乎站立不稳,慕青捷也是神情呆滞,整个走道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惨淡。

见到沈炼进来,沈安双眼圆睁,忽然大步走上前,一巴掌朝沈炼脸上打了过去吼道:“沈家怎么会有你这种不肖子孙,你父亲临终前只想见你一面,你去哪儿了!”

沈炼脑袋嗡的一声,他从进到医院就感觉到了什么,此时经沈安确认大脑一时间有些空白。

沈炼的这具前身反应无疑是迟钝的,迟钝到根本就领会不到什么是感情亲情朋友,但沈炼不然,他格外重视这些东西,是以跟沈青山相处虽短,但却能隐隐体会到他良苦用心。更重要的是沈炼感情很大程度受到这具身体的影响,不管怎么说,沈青山毕竟是他父亲。

韩东隐隐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单手抓住沈安即将落到沈炼脸上的巴掌,将沈炼往后拽了一步。

沈安这才注意到韩东,他冷森道:“你是什么东西!”

韩东不言不语,眼前老人像是公子的长辈,此情此景他什么话都不适合说。

沈炼这时抬起头来,不由分说的往病房走了过去。

沈从龙伸手拦住他道:“沈炼,爷爷不说话你没资格进去!”

沈炼抬头,沈从龙本能遍体生寒。

“你……你要干什么!!”

不知道为何,沈从龙压根提不起任何反抗心思。

“堂兄,我忍你太久,你再说一句话,我保证杀了你!”

沈炼情绪前所未有的失控,丢垃圾一般将沈从龙丢在一旁,沈青云想要上前,但被沈安制止。

“他是青山唯一的儿子,让他进去吧!”

进入特护病房,沈炼心空空荡荡的就像是被掏空了一样,其实病床上的男人跟他并没太大干系,但此时这种说不出来的抑郁却几乎将沈炼撕裂。

走到沈青山跟前,沈炼跪倒在床前面无表情扣了三个响头,旋即默然不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