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一切尽在不言中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186字
  • 2020-11-25 15:58:32

沈炼心中抽动,下意识抓住了凌依依犹自颤抖的小手,原本因议论而郁气丛生的心变得格外宁静。

将凌依依拽到身后,沈炼双眼淡漠扫视周围所有人,不知道为何,被他看到的人多数不由自主的垂下双眼不敢对视,只有齐渊等少数修为在身之人才不至转开目光,就算是沈从龙此时也是不由自主有些心虚。

“各位如此同仇敌忾,我倒是不知怎么得罪了诸位,有谁是否可以说说清楚?”

沈炼声音不大,但在极度安静的酒宴中却是人人可闻,一时间竟是无人接话。

诚然,之前的沈炼的确可以说作恶多端,但此次受到邀请的女人多身份不凡,之前的沈炼至多也就敢言语调戏,是以除了柳清雪之外沈炼从未对她们做过任何出格举动。

沈从龙因为刚才被沈炼异样眼神看得恼羞成怒,见众人安静他不假思索冷笑看着沈炼道:“说的倒是冠冕堂皇,你的那些丑事谁会在这种场合提及,你被逐出沈家就是最好的证明,一个连家族都不肯收留的人还有什么脸出现在公众场合。”

经沈从龙提醒,一些被沈炼气势影响到的人终于反应了过来,一时间哗然一片,不断有人偷眼观看柳清雪。明眼人都知道沈炼是因为意图非礼柳清雪的事情而被柳家赶出,没想到沈从龙竟然会在这种场合隐晦提出。

柳清雪表情清冷,似看不出什么变化,只清冷的看着沈炼道:“沈公子请回吧,这场宴会不适合你!”

声音虽轻,但却让人抗拒不了,而且似乎有给沈炼台阶下的意思,任何人看来,此时沈炼的处境都极端不好,再呆下去只能是自取其辱。

沈炼却没任何领情而意思,而是直视柳清雪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淡声道:“柳小姐说得对,这场宴会真正的主角是柳小姐,的确不适合我,提前祝柳小姐寻得良配,告辞!”

说着,沈炼毫不迟疑抓着凌依依的手转身离去,只留下众人齐齐怪异起来。

虽然这场宴会众人多知道具体是什么意思,但却是只能意会不可言传,如今被沈炼直接挑明,多少有几分别样感觉,柳清雪高高在上,而沈炼一言便将之拉下凡尘。

柳清雪始终不变的表情此时终于因为沈炼的话有了些细微变化,怎么都没想到沈炼会在临走时留下这么一句话,而且此时的她心中隐约烦乱,之前的沈炼面对她时唯唯诺诺百般讨好,但现在的沈炼态度转变的太过明显,柳清雪敏锐察觉到沈炼看她的眼神已经少了炙热而多了理性。

齐渊表情转冷,眼中杀意一闪而逝,他绝不容许任何人对柳清雪不敬,尤其是沈炼这种人。

……

出了酒店,夜色已经浓郁起来,拉着凌依依的手,直到坐上车子两人也未说一句话,这种气氛直到车子开出停车场的时候才有所转变。

“沈炼,我心里难受,你为什么不埋怨我几句。”

刚出停车场,一直强忍着眼泪的凌依依眼泪终于大颗落了下来,声音哽咽。

沈炼隐约理解凌依依,自然抚了抚凌依依秀发柔声道:“我埋怨什么?埋怨凌大小姐用心良苦想让我融入之前的圈子?还是埋怨凌大小姐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下因我而情绪失控!”

“你讨厌死了!我才不是因为你。还有,都警告你了不准再乱摸我头发!”

凌依依带着哭腔拽开了沈炼的手,恼怒的瞪了沈炼一眼。

沈炼并不在意,而是调皮的又揉了揉她秀发,惹得凌依依如同老虎,张牙舞爪的朝他扑了过来。

“别闹,开车呢,出车祸了!”

沈炼心态前所未有的放松,边放慢车速边笑着跟凌依依闹了起来。

凌依依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小时候两人追逐打闹的情形,一时间有些忘乎所以,不知是巧合还是刻意,两人距离越来越近,直至嘴唇无意碰到了一起车厢内才恍然安静。

沈炼眼神呆滞,唇角边那抹柔软清香的触感让他大脑一片空白,凌依依亦然,大眼睛此时睁大到了极致,男人身上那种熟悉好闻的味道让她也是心灵颤动,说起来两人都是真正意义上的跟异性如此接近。

本能的,反应过来的凌依依想要后退躲避,但已然是晚了,这时的沈炼忽然强烈而急促的吻上了她唇角,那种生涩而强烈的热情让凌依依目瞪口呆。

沈炼记忆中接吻的花样繁多,但此时却一点也用不到,只是凭着本能贪婪至极,恨不能将凌依依整个融入自己身体,手脚也是笨拙在她光滑后背之上不安滑动,凌依依身上那种奇妙香味让沈炼瞬间就失去了理智。

凌依依浑身僵硬无措,刚想说话,但张开小嘴的瞬间却是给了徘徊在外的男人机会,他趁虚而入,瞬间就将凌依依的所有话给堵住。凌依依拼命躲闪,但却根本无济于事,最终彻底沦陷。

这一吻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一辆开着远光灯的车在旁呼啸而过之时凌依依才忽然惊醒,抓住沈炼想要钻进礼服的手,凌依依狠狠在沈炼脚上踩了一下。

“臭流氓!”

凌依依脸色绯红,湿润的眼眶有些泪光闪动。

沈炼冷不丁被她高跟鞋踩了一下,瞬间惊醒过来,他不敢去看凌依依眼睛,只是看着窗外心里一片混乱,他毕竟来自礼数森严的古代,那种潜移默化对他影响是看不到的,而且他也是第一次跟人接吻,心里波动可想而知。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对不起。”

半响,沈炼僵硬的说出一句话算是回应凌依依。

凌依依起初对沈炼的唐突有些难以接受,但她其实并不怎么生气,相反,心中隐约欢喜,但此时瞧见沈炼尴尬无措甚至脸红的时候忽然涌出几分怪异。

有这么夸张么?怎么好像受委屈的是他一样,再说这家伙平日跟女人接吻如同喝水一样,如今装这么纯情干嘛。

想到这她心里好气又有些好笑看着沈炼道:“装,继续装!”

“装什么?”沈炼错愕,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凌依依却不再纠缠这个问题,此时她心里慌乱不已,一刻也不想再多呆下去,直接道:“天不早了,送我回去吧!”

“哦!”

沈炼答应一声,重新启动了车子,但另一只手却牢牢的将凌依依小手握在了手中。

凌依依起初挣扎,但旋即也就装作不知道,两只手不着痕迹握在一起,一切尽在不言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