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心有灵犀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489字
  • 2020-11-25 15:58:31

并未再跟凌依依一起,沈炼借口上厕所的机会找了个最角落处坐下,所幸现在所有人参加这此宴会都或多或少带有目的,都是忙着自己事情,是以一时间并未有人注意到沈炼。

独坐饮酒出神,沈炼心中略有自嘲,周围人潮汹涌,看似热闹纷纭,但却跟他没任何关系。

“师傅,你也来了!”

这时,两个预想不到的人结伴走到了沈炼身后,却是李小雅李斯两人。

说话的正是李小雅,她是女孩子,虽然感慨柳清雪姿态高绝,却是没有任何何亲近的意思,四处顾盼间正巧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经堂哥李斯确认之后两人随即就赶了过来。

李小雅今日一身淡红色礼服,她容貌本身娇俏可爱,此时自有一番风采,李斯略显拘谨,但穿着得体,加之长相斯文,却也是翩翩公子。

沈炼回过头来,并未惊讶两人会出现在这种场合,李长天作为江东最大医院的院长,平日里自然也称得上交友广阔,而李小雅李斯两人跟他关系肯定不凡,所以被邀请也在情理之中。

“傻啊,师傅自然是凌小姐邀请来的。”李斯虽然对生人习惯沉默寡言,但对李小雅却极为随意。

李小雅嘟囔道:“你才傻,我这不是看到师傅心里激动么!”

“你们俩还是赶紧离开这儿,要不被人发现我来到了这里少不了又有麻烦!”沈炼随意看了一眼两人道。

李斯稍楞,江东医院的沈炼让两人几乎忘了眼前的男人还有另外一重身份,沈家少爷,一个人人不耻的色狼。

“对不起啊师父,我忘了这茬,我们这就走!”

李小雅还没反应过来,但却已经被反应过来的李斯给硬生生拽走,一路嘟囔不停,听了李斯解释其中关键之后她虽然懂了,但却满脸不忿道:“师父人很好啊,为什么大家都这么看待他,好可怜的,一个人坐在一旁喝闷酒!”

李斯眼神也有些复杂,他之前对沈炼的印象跟所有人一样,但相处过后他发现沈炼为人并没那么不堪,平日虽然看似不拘小节,但为人真诚重诺,个人魅力极强,若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女患者有病没病往诊室里面跑,且细节上李斯还发现沈炼这人虽看似心肠极硬,但有时候碰到一些没钱患者,他在开药上基本都是开最低廉药价,且效果也极其明显。

“这种人难道会是传闻中的那样,手段无耻下流,习惯以势压人!”

两人的到来在沈炼看来只是一个小插曲,等两人走后沈炼身旁就又恢复了平静,本以为宴会结束前自己不会被人认出来,但身后这时候响起的轻微脚步声却让沈炼暗自苦笑。

以他感觉之敏锐不要说是脚步声,就算是凌依依看他一眼他都能够察觉,此时不是凌依依还能是谁来了。

却说凌依依本身以为沈炼真的去了厕所,但久久没见他回来不由开始寻找沈炼,最终在角落处发现了他,念头稍稍转换,凌依依直接就摆脱了几个豪门少爷的热情客套朝沈炼走了过去。

“沈大少,怎么躲到这儿来了?”到了跟前,凌依依打趣看着沈炼笑了笑。

她自然知道沈炼为什么躲在这儿,但在她想来根本是没有必要的,这儿是柳家举办的宴会,没人会傻到在这里找沈炼麻烦,再说沈炼终究是沈家少爷,早晚都要正式接触这种场合。

沈炼明显感觉随着凌依依的到来至少有十多道目光看向了他,不着痕迹摆了摆手让凌依依赶紧离开,他则是头也未回。

“你在怕什么?”凌依依非但没走,反而在沈炼跟前坐了下来,托着俏脸,目不转睛的看着始终不曾看自己一眼的沈炼。

沈炼回头,看着凌依依异常明亮的眼睛,说不清道不明,但让他难以招架。

半响,沈炼垂下视线怅然若失道:“我不怕我自己被人如何看待,但我怕你会被人被如何看待,赶紧走吧!”

似乎没想到沈炼会这么回答,凌依依呆了一下,旋即对沈炼眨了眨眼道:“晚了,有人认出你了!”

瞪了她一眼,沈炼果然发觉已经有几个人看着自己开始指指点点。

“嘻嘻,没事哈,我罩着你,谁爱怎么看就怎么看,光看也不能怎么着你对不对?”凌依依并没任何顾忌,反而更加随意坐在沈炼身边,细腻修长的小手很是大气拍了拍沈炼肩头。

“我看你就是存心的,不过你都不在意这些事,我一个大男人还能计较什么!”沈炼倒是因为凌依依的态度放松下来,可以说这么多人当中他唯一在意的就是凌依依,是以没有理由再躲躲闪闪。

……

这种场合下除了柳清雪之外,凌依依无疑也是备受瞩目的,这之中包括秦伯伦苏岳云等身份显赫的世家子弟,而随着凌依依走近沈炼,这些人自然而然也就将沈炼认了出来。

“沈炼,他什么时候来的?这种场合他竟然敢来!”

“渍渍,勇气可嘉啊,在意图非礼柳小姐之后竟然还敢来柳家举办的宴会,等着看戏吧!”

“这小子据说是转性了,而且不知道从哪结识了李院长,在江东当了一名大夫,据说他师傅是凃天河,狗屁吧!我看就是靠关系进去躲仇家来着,谁不知道整个江东想废了他的人多如牛毛!”

“嘘,小点声,沈青山就这么一个独子,虽然说被赶出了沈家,但鬼都知道沈青山不可能不管他!”

一经被人发现,关于沈炼的话题就如有人往平静的湖面投了一颗石子,涟漪不绝。

沈从龙眼神玩味,上次教训沈炼不成完全是一场意外,他跟沈炼说一起长大也不为过,沈炼什么德行他最为清楚,哪怕再怎么改变依旧是上不了台面的一堆烂泥,之前的所有变故通通都是运气而已。

沈巧儿倒是双眼微亮,如果不是沈从龙拽住了她,直接就要上前跟沈炼打招呼,沈炼这人可说一无是处,但对女孩却格外上心,尤其是对几个堂妹,平日几乎千依百顺,是以沈巧儿倒真拿沈炼当做哥哥。

秦伯伦瞧见凌依依跟沈炼交流时那种亲密之时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拳头缓缓握起。齐渊在旁轻声道:“伯伦,教训沈炼的机会极多,今天清雪在这,我不希望你冲动!”

秦伯伦终究不凡,闻言虽心中不甘,但还是松开了拳头。

柳清雪也注意到了沈炼,她心性不同常人,但见到沈炼的一瞬还是微微蹙眉,这人两个月前尚皮肤苍白体质羸弱,没想到如今竟然变化这么大,不但那种让人见之不舒服的感觉没了,反而有种极其特殊的气质流转。如果只是这些柳清雪倒不至于过多关注沈炼,让她惊讶的是她因【明玉心诀】而固若磐石的心境此时竟像是被一道无形的丝线牵扯,如同湖面忽而起了涟漪。

怎么回事?上一次因为他的缘故机缘巧合突破到了“心如止水”之境,心境修为已经趋近完满,为何如今还会有失控征兆?

柳清雪心思百转,逐渐烦乱,却是如何也想不到她所习【明玉心诀】原为至柔如水之法,而沈炼所习【九阳决】则为至刚明阳之法,武道极致则殊途同归,刚柔并济,且【明玉心诀】最重心性,是以她碰到修习【九阳决】的沈炼没有感应才是真正的怪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