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特殊医生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1991字
  • 2020-11-25 15:58:29

沈炼留在医院的事情确认下来之后第二天沈炼就从病房搬到了诊室之中。

刘芸自从那天沈炼刻意淡化关系后已经几天没来上班,沈炼大约了解怎么回事,但他并没打电话关心询问,两个人既然不合适,那过多的问候纠缠是对另一方的残忍。

诊室是在医院二楼最里面的一间,跟叶青眉的诊室并没离多远,来到地方沈炼看到了门口上立着的一张牌子,上面写着【特别护理室】。

牌子是新的,沈炼看到之后略微感觉怪异,特别护理?听上去不像是医生,倒像是护工一样。

不过沈炼也不在意这个,推开门,阳光顿时就从后方的窗户照射了进来,简单打量诊室环境,沈炼不由暗自点头。

这间诊室有二十多个平方,房间整洁干净,整体色调亮堂无比,靠近窗户的位置放置了有电脑书架等,窗户上还有两盆盆景,随着风吹来一阵幽香霎时间就充斥了整间病房。

“怎么样,对这间诊室还满意不?说实话,这诊室是我一直想申请的,但还来不及换就被你捷足先登了!”叶青眉笑着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些帮沈炼领来的医生服等必须品。

“还行吧,就是不知道李院长在我门口挂个特别护理的牌子是什么意思?”沈炼帮叶青眉倒了杯茶郁闷道。

叶青眉哑然失笑,解释道:“是这么回事,李院长虽然是本院院长,但对于擅自增加科室也是无能为力的,所以你这间诊室算是属于私营盈利性质,严格来说不属于江东医院!”

翻了个白眼,沈炼道:“那也就是说李院长安排的病号太过稀奇古怪的话我有权利不接对不对?”

“这你自己说的,跟我没关系!”叶青眉放下东西笑着走了。

沈炼不以为意,走到试衣间将行头换上之后他正式坐在了桌前的沙发之上,整整一天,没什么特殊病号,是以沈炼也就呆在办公室看了一整天书,偶尔叶青眉进来跟他聊一聊医术上的事情也是匆匆而走。

这工作可能对于一般人来说较为无聊,但却是最合沈炼胃口,他天生喜好读书,特别是关于医学方面的尤为感兴趣,一旦看进去一定是废寝忘食的。

第一天,第二天都没有什么事情,沈炼乐得清闲,直到第三天的时候事情忽然多了起来,先是医院的护工领过来一名光着膀子大喊大叫几个人都按不住的精神病患,需要沈炼帮忙控制住对方情绪,再就是几名身患绝症的患者被带到了沈炼病房。

精神病患还好说,沈炼几针轻巧就控制住了对方情绪使其冷静下来,但那几个绝症患者则是让沈炼心有触动。

他们来沈炼这儿的目的自然不是让沈炼医治好他们,而是因为这几人没几天生命了,所以医院让沈炼想办法让这些人在最后的日子里尽量活得轻松些,这也是家属的要求。

但家属们看到沈炼这么年轻的事情不由开始质疑了起来,虽然已经签署了医疗知情协议,但如果不是李长天过来确保沈炼绝对是一名出色的医生,沈炼下一步工作都不好施展。

这些病若只是前期的话沈炼有把握可以控制住,但当恶性细胞几乎遍布全身的时候沈炼也是无能为力,或许神针八法到达前无古人的第八重境界有这种可能,但这毕竟只是可能而已,目前沈炼能做的只能是让这些病人在死前少些痛苦。

神针八法一共八个境界,除针灸之外还涉及到了不少武学至理,沈炼前世修炼的第六境界【见针开门】之境就已经不单单属于针灸技法了。

见针开门,顾名思义就是内息跟针灸完全统一,以气御针,以针控气,加之所修九阳决本身蕴含至阳之气,两者结合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九阳决刚刚达至第一重,虽然难免辛苦,但沈炼却已经有条件进入神针八法中的第六境界,就凭这个,沈炼虽救不了这些病人,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封闭住他们各大穴位,此举难以抑制病情加重,但却能在这些人临死前让他们如获新生。

众人原本对沈炼还是质疑的,但眼睁睁看着在沈炼的针灸下即将离世的亲人精神状态好了许多,那种死气沉沉让人揪心的模样荡然无存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对沈炼道谢不停,甚至于有人塞红包给他。

沈炼并没任何高兴的意思,反而不知道自己做的究竟是对是错。

明明已经是必死的结局,自己却又给了他们生的假象,等他们最终离世的那一天是否会怨恨自己。

到晚上该下班的时候李长天来了,沈炼由于帮几个将死之人施针,心情不是太好,疲惫换下医师服看着李长天道:“李院长,以后这种病号就不要给我了!”

李长天道:“理解,但你完全不必要多想,这些病患家属在我面前求我能免去患者痛苦,甚至于要求安乐死,身为一名医生,我能做的就是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所以才冒险决定让你试试,事实上你做的比我想的要好的多!”

沈炼揉了揉眼角,心里异样的沉闷因李长天的话散去不少,他回过神来道:“李院长来有事情吗?”

“没事,只是想告诉你,今天工作的反响极好,不但让许多反对你的医生闭嘴,而且病患跟家属都特意在我面前对你赞不绝口!”

沈炼打断了李长天继续溢美自己,道:“李院长,其实我在想,如果我在医院的口碑越来越好,未来是不是会分身乏术?”

“这样难道不好吗?”李长天显然想不到沈炼会这么问。

沈炼没有回答,只是吐了口气,前世的他除了行医之外少有私人时间,导致丢弃了太多东西,这辈子他绝对不愿意再被医术困死,而今留在医院只是权宜之计,他不希望有过多牵绊的东西,如病患的依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