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阳谋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7167字
  • 2022-01-02 13:10:56

“沈少,这是准备干嘛去?拳场刚开,这几天很火爆,沈少难道不想去看看!”

见沈炼出了软香阁径直往酒店外赶,周京慌忙上前拦住,脸色隐隐不自然,他想到那人手段,再想到若是就这么放沈炼走了,那可就惨了。

恰在这时,钱天豪手机轻微震了一下,不着痕迹拿出看了看,他慌忙道:“沈少,出来这么久兄弟肚子也饿了,再说咱们兄弟很久没一起吃饭,不如去一楼中餐厅聚聚!”

沈炼此时兴致寥寥,虽注意到钱天豪小动作却也无心顾忌,想到中餐厅可能有酒,他来了兴趣道:“那就不醉不归!”

“好,沈少豪气,哥仨今天就不醉不归!”钱天豪连声答应,心里却是想着就算你醉了恐怕也回不去了。

沈炼不做它想,跟着两人来到中餐厅一个大厅角落处坐下,周京一连叫了十几个菜。

三人刚坐下没多久,忽然外面两名少女结伴走了过来,随着两人到来,整个中餐厅恍若一瞬间亮了起来,原本还稍稍有说话声,此时落针可闻。

这两名少女都是十八九岁,左边少女气质阳光明媚,就如一堕落凡尘之中的精灵,看她巧笑倩兮,几乎会让任何人产生亲近之感,她穿着随意,仅仅是白色T恤七分裤,却给人一种莫可名状的美感,似乎什么衣服穿在她身上都会别有一番风味,正是凌依依。

右边少女则是穿着绿色长裙,有着一张精致到有些过分的小脸,浑身布满了书卷气息,微风吹来,略凌乱的刘海非但不损丽质天生,反而别有一股韵味,是齐家小姐齐知画。这等女孩平素见到一个都已经足以造成轰动,如今两人亲密结伴而来吸引的所有人目光都看了过去。

凌依依齐知画在同一所学校,这里虽然是娱乐场所,但一楼餐厅却很是正统,中西餐皆有,两人算是这里的常客。

齐知画性格内敛,进来后跟凌依依两人径直往中餐厅角落处走去。

凌依依并没看到沈炼,而沈炼这种场合也不便上前搭话,更何况现在沈炼只想一心买醉而已,并不愿意去关心任何事情。

周京舔了舔嘴唇,半响回过神道:“凌依依,齐知画!这等女人要是我周京能一亲芳泽,折寿十年也认了!”

钱天豪虽然同样看的眼馋,但却没忘了正事,特别是见到齐知画,他心中不免紧张了起来,虽然计划完美到滴水不漏,但面对这等女孩他还是有些确少行动的勇气。

“不管了,这件事要是完不成不但家族会受到波及,那人肯定也不能饶了我!”钱天豪打定主意,装作去厕所的样子,却偷偷来到中餐厅对着里面一个服务生点了点头。

服务生回应了个ok收势后钱天豪便急匆匆赶了回去。

不一会那个钱天豪打过招呼的服务生径直端着两杯果汁往沈炼桌子上走了过来,并将果汁放到了沈炼跟前。

沈炼表面不明所以,眼睛却微微一闪,旋即无动于衷。钱天豪顿时火大道:“我他娘点的是酒,你端两杯果汁来干什么!”

声音有些大,导致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凌依依跟齐知画也是本能看来,见到沈炼,凌依依有些惊讶,她怎么都没想到沈炼在这种关头还敢来君豪酒店,难道他不知道现在江东几乎所有的世家子弟都想教训他吗?

服务生被钱天豪训斥,慌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端错了桌子!”

说着慌忙点头道歉,然后走向凌依依跟齐知画两人。

见是一场小风波,众人都没太在意,不过倒是有熟人注意到了沈炼,一时间窃窃私语起来。

“这家伙据传不是改邪归正了吗?怎的还是跟钱天豪周京这俩小子在一起,看来狗始终改不了吃屎啊,不过没了沈家庇护,沈炼要再不收敛可够他受的!”

“这种人渣就不该活着,照我说枪毙一百遍都不够,只可惜人家有个好爹!”另外一人则是对沈炼那些风流事迹颇为嫉妒恨。

议论声声入耳,却不能让沈炼变一变脸色,酒这时候也上来了,沈炼打开一瓶高度白酒倒了一杯,一口就灌了进去,今天本意是做戏给刘芸看让她死心,却没想到在君豪酒店被软香阁勾起了许多回忆。

咳了一声,沈炼不习惯这种烈酒,脸上被呛得通红。

周京见事情办妥,脸上已经不复之前对沈炼那种客气,找了个借口跟钱天豪一同先行离开了。

沈炼依旧无动于衷,似乎没注意到两人各种怪异行为。

再说钱天豪周京两人,出去之后急忙喜笑颜开就打了个电话过去:“事都办妥了,你答应我们俩的事情可别忘了,而且要是牵连到我们,你可答应帮我们解决的!”

电话另一端一个略带傲气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说话自然算话!”

这声音若是沈炼在这里就可听出正是沈从云的,而钱天豪跟周京两人也正是被他指使邀沈炼来君豪酒店。

君豪酒店不远处的一个小包厢内,沈从云挂断电话后脸上阴冷一闪而过冷冷道:“沈炼,看你这次还不死!我倒是要看看还有谁能帮你。”

……

凌依依注意到沈炼在一个人喝闷酒,本能就想过去随便打声招呼,毕竟在医院里两人相处还算融洽。

齐知画这时表情有些不对劲,浑身莫名燥热难耐,空调的作用几乎有同于无,她松开了颈部一颗扣子不安的扭了扭身体,浑身酥麻敏感的有些怪异。

“依依,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咱们走吧!”

话音刚落,见凌依依脸色也有些不对劲,她惊讶道:“依依,你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这会怎么这么热!哎呀,你脸怎么这么红!”

“你的也是啊!”

这时,远处桌上也不知道谁忽然喊了一声:“沈炼,你这王八蛋,竟然敢给凌小姐还有齐小姐下药!”

这声音转瞬即逝,甚至不知道是谁喊的,但却一石激起千重浪。

众人其实一直都偷眼看着两女,看两女此时脸色红润的异乎寻常,再听到这忽然而起的声音,不由情绪涌动了起来。

齐知画跟凌依依这时也反应过来两人怕是真被人下药了。

“沈炼没这么丧心病狂吧,在这里就敢同时对凌小姐还有齐小姐下药!”

“之前传闻他曾对柳小姐下药我还不信他有这胆子,但现在看来完完全全就是真的!”

“是啊,刚刚我看到服务生将果汁端错了桌子,八成就是那功夫下的药,打死这不要脸的王八蛋!”

沈炼此时已经灌了三杯白酒,脑袋都有些昏沉,但周围人忽然乍起的声音还是让他抿了抿嘴角笑的莫名。

沈炼不傻,相反极为聪明,知道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道理,钱天豪跟周京两人本性刻薄欺软怕硬,来找他的时候沈炼就已经想到会有麻烦,但他并不介意,一个人总归不可能一辈子活在阴影中,沈炼想要走出来就只有面对原来沈炼的一切,是以这麻烦说他是故意惹上身的也未尝不可。

没有解释,沈炼只是走到凌依依面前关心道:“没事吧!”说着去抓她脉搏,想帮她把脉。

虽然知道两人不敢给凌依依还有齐知画下太重的药,但沈炼还是不大放心。

凌依依本能缩手,冷冷道:“到底是不是你,我刚刚也注意到帮我们送果汁的服务生在你面前停顿了一会!”

齐知画认出沈炼后原本安静的气质也是骤然一冷,她没见过沈炼,但也知道这个名声在外的风流纨绔。

“傻啊,我大白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哪门子药,有人故意整我!”沈炼随口解释,不由分说抓住了凌依依手腕把脉,发现只是普通春毒后他舒了口气道:“没事,回去用凉水敷在额头半个时辰就没事了!”

“你才傻,刚刚跟你一起的那两人呢?”凌依依听沈炼这么说也感觉事情不对劲,正如沈炼所说,除非他真的傻了才会在这种场合下药,她了解的沈炼虽然平时纨绔妄为,但跟傻没什么关系。

齐知画对沈炼没什么好感,是以压根不信沈炼所解释的,反而拉着凌依依道:“依依,你别给他骗了,这种人怎么能信,不定耍什么花样,一切等我哥来了再说,他肯定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

沈炼眉头一动,意识到这个阳谋中最主要的人物就是齐渊,设计陷害他人的目的恐怕就是想借齐渊的手教训自己,那人伎俩虽然粗浅卑劣,但沈炼不得不承认对方对于人性把握的很精准,知道自己在大家心里的印象,也知道齐渊百无禁忌的行事风格。

几乎众所周知,齐渊这人有两个致命的逆鳞,一是他所一直追求的柳清雪,二则就是眼前的齐知画。

如今沈炼两样占全,不管这药是不是他下的,等齐渊下来肯定没可能给他解释的机会。

想通这关节,沈炼转身四顾,但齐家的四五个保镖以为沈炼要跑,呈扇形将沈炼围在了原地,恰在这时地下拳场出口处一个身高约在一米九的年轻人出现在了视线尽头,面无表情朝这边走了过来。

这男人身材高大,肩宽手长,身体看上去虽不甚壮硕,然笔直如同标枪。

他长相算不上英俊,但表情坚毅沉静,浑身有种说不出的冷肃之感,让人忘而生压,此时刚一出现,全场闹腾的声音顿时就落针可闻,只剩下他脚步落地发出的沉闷声音。

武术说落地如锤,气势如虹,用来形容此时的齐渊再合适不过。只是一观,沈炼心里就确信无疑这是个高手,至少是跟柳乾坤同级别的高手,且看他走路姿势,基本功也极为扎实。

心里微微一沉,他虽说有准备迎接任何事情,但齐渊的身手却被他忽略了,或者说被这具身体残留的印象忽略了,齐渊在沈炼心里一直的印象就是个军区出来的格斗高手,擅长搏击之术,他九阳决一重应该可轻而易举应付,但如今一见,沈炼知道他被记忆坑了,对方现在的内功修为至少比他高了三个层次。

人群沉寂半响,旋即各个双眼兴奋的看着这边。

齐渊,那可是齐渊,一向个性张扬而又不顾后果的齐渊,之前就有人猜测他会因为柳清雪的事情找沈炼麻烦,现在沈炼竟然还不知趣的将主意打到他亲妹妹头上,他该如何对付沈炼。

“快走!”凌依依不着痕迹踢了沈炼一脚。

沈炼回过神,有些感激看凌依依一眼,重生以来极少有人关心他死活,是以他对这种感觉格外重视。但他会走吗?既然选择来到这里就不存在退却的可能,再说九阳决功法至刚至阳,对心性要求也是一往无前,逆流而上,一旦退却将会大大影响他以后的修为。

“哥!”

齐知画见到齐渊赶来,忙走上前去叫了一声,旋即将事情的大致经过跟齐渊讲了一遍。

齐渊来之前已经对事情有所了解,如今见齐知画浑身不适,裸露在外的肌肤通红一片,他目光更加阴冷,让人看之禁不住浑身打颤。

“齐公子,我想这应该是个误会,沈炼根本没理由在这种场合下对我还有知画下药,你不感觉事情有些蹊跷吗?这样行不行,我这就去派人找跟沈炼同来的那两人过来把这件事核实一下。”

若是以往的凌依依根本不会理沈炼的事情,但这些日子的相处让凌依依对沈炼印象改观很多,而且沈炼救了她爸爸,这是不争的事实,是以凌依依在齐渊出现的一瞬间已经决定管这件事。

众人见凌依依出面庇护沈炼,不由不可思议起来。

凌依依是什么人,虽然说容貌上名声不如柳清雪来的大,但她独特的气质跟那种遗传自凌海川身上的大度宽容让她在圈子内的人缘好极,阳光到想让人亲近的感觉不知道引的多少豪族公子如同飞蛾扑火,但她竟然会替沈炼说情,而且是在沈炼刚刚对她下药之后。

齐渊无动于衷,事实上以他眼力已经看出齐知画跟凌依依两人身上药性不重,药是不是沈炼下的也不重要,这只是个引子而已,一个他光明正大教训沈炼的引子。

眼睛跳过凌依依,齐渊看了沈炼一眼道:“沈炼,若是个男人就从女人身后站出来!”

他眼神连轻视都算不上,就好似沈炼在他眼中就如同一只蝼蚁,生杀之间全在他随意处置。

沈炼脸色平静,但微微动了一下的手指显示他心中并不如表面上一样,前世沈炼医德武功皆为人所敬,重生而来后境遇就完全相反,而今齐渊这种视若无物的眼神轻而易举就激起了他心中傲气。

轻轻抓住了凌依依的手,沈炼缓慢而坚定的将凌依依从自己身前拽开。

凌依依不由急切道:“你是不是傻了,他在激你!你别逞能,有我在这,他不敢肆无忌惮!”

沈炼温和一笑,自然的想去摸凌依依发丝,这是藏在身体内的本能,小时候沈炼就极为喜欢这女孩格外柔软的头发,经常不顾凌依依反对就将她头发抓的乱七八糟。

手在半空中终究停了下来,只说了几个字:“再相信我一次!”

这话似有深意,也似有魔力,凌依依瞧着沈炼格外清澈的眼睛忽然无条件就信任了沈炼,而且沈炼那半途停止的熟悉动作也让凌依依封存在脑海深处的记忆隐隐挣扎,呼之欲出。

呼了口气,凌依依选择站在了沈炼身旁,但这并不代表她不管这件事情,而是看着齐渊自若道:“齐公子,你跟沈炼不管是体质或是经历都相差太多,你要是直接教训他不要说别人会有闲话,我都有些看不起齐公子!”

齐渊冷笑,进而淡声道:“一招,只要沈炼能接我一招,我今天就放过他!”

凌依依激将法却是用错了地方,对付沈炼这种废物,一招都嫌多。

见沈炼没反对的意思,她也终于无话可说,退到了一旁。

齐渊往前走了两步,阴影霎时间就将沈炼笼罩,居高临下看着沈炼,眼中残忍一闪而过。

沈炼心中压力在这一刻忽然急速增加,很诡异的感觉,对方明明还没动手,但沈炼分明已经被对方用气势锁住了所有退路,给他一种难以匹敌之感。

忽然,阳关穴一热,沈炼浑身轻松了片刻,旋即心里吃惊。

齐渊也不知道修行的是什么功法,竟然能靠气势影响到自己,若自己九阳决尚未突破,如今恐怕已经被齐渊慑去神魂,未战先败。

当然,这一切只是发生在一瞬之间,旋即齐渊眉头挑了挑,跨出一步,铁锤一样的拳头迅捷凶猛打向沈炼颈部。

齐渊所修功法为【杀生道】,此术重在修势,往往不知不觉间夺人心智,使人失去战斗之心,刚刚之所以对沈炼使出,只是想不动一招就让沈炼原型毕露,却没想到沈炼竟然破了他刻意营造的气势,不过没关系,拳拳到肉才是齐渊最为理想的教训方式。

这一拳快,准,狠兼具,虽没动用内力,但沈炼却一点也不敢怠慢。

齐渊真气修为应当到了气随意动之境,随意攻击间其实已经有少量真气不知不觉融入招式之内。

沈炼平心静气,这一刻至阳穴如同煮沸了一般,九阳真气前所未有的活跃,这齐渊原本迅捷到极点的拳头忽然就慢了起来,沈炼双眼兴奋,迎拳而上,却是想试试自己九阳决第一重能不能抵挡住齐渊随意攻击。

噗!

拳头碰在一起发出的声音让众人禁不住心里一缩,虽然在沈炼跟齐渊眼中攻击速度都只是正常,但在别人眼中却看到两人都是全力出拳,然后狠狠碰在了一起,乍合即分。

齐渊脸色微变,有那么一瞬间他骨头几乎要断掉,且一股诡异的真气顺着他手间经脉摧枯拉朽一般涌入,这真气极为炙热,如果不是齐渊体内杀生真气自行护体,经脉几乎要被灼伤。

沈炼此时不比齐渊好到哪儿去,虽然齐渊没有刻意动用真气,但他力道上实在太大,导致沈炼即便有九阳真气护体也是被震得手臂酸涩,半响不能抬起,不着痕迹的隐隐颤抖着。

“沈炼,倒是小看你了,想不到你竟然能硬接我一拳!”

齐渊如让人堕入深渊的声音这时响了起来,他一双眼睛隐有杀意,体内杀生真气奔腾汹涌,如同离弦之箭。

沈炼心里发沉,如果说之前的齐渊气势上足以让人心中恐惧进而不敢反抗,那现在动用杀生真气的齐渊简直就如一尊魔神,被他随意一观,整个人就像是堕入了地狱,原本急速运转的九阳真气此时也开始迟缓起来,如同陷入泥沼。

“齐渊,你说过对付沈炼只需要一招,难道不顾身份想要自食其言!”

凌依依这时感觉到了不对劲,她几乎不假思索的就挡在了沈炼面前,但只是旋即,凌依依就被齐渊身上那股无形的死气影响,恐惧自心底缓缓升起,仿佛对面的齐渊随时都可能杀掉任何人。

本能的,凌依依转身想要躲开,但意识到沈炼就在身后的时候她还是仰着小脸,用尽勇气看着齐渊,丝毫不退。

沈炼自然知道齐渊此时身上的那股气势如何强盛,以他心性尚且赶到心悸,更何况凌依依只是个凡人,但经凌依依一提醒,众人也想到刚才齐渊好像是说对付沈炼只要一招,如今傻子都看出来一招已经过了。

齐渊终究是傲气之人,见凌依依挡在沈炼身前的时候已经知道事不可为,眼睛微寒看着沈炼道:“这次我就当给凌小姐一个面子,暂时放过你,但下次千万别让我看到你,否则你就不见得有这次那么幸运了!”

哼了一声,齐渊最后冷冷扫视沈炼一眼,拉着齐知画大步离去。

也就是他转身的一瞬间,二楼一间套房的窗户后传来一声轻赞:“这齐家少爷倒也是个人物,拿得起放得下,知道再纠缠下去就算是伤了沈炼也是丢了风度跟名声!”

说话的是一个约二十五六岁的女人,一身黑色坠地长裙,站立在略显黯淡的房间内几乎如同一个精灵女王。

她容貌似乎是上天的恩赐,让人无论是从正面或是侧面都挑不出任何缺陷。

她身段儿在长裙的遮掩下乍然一看并不如何惊人,但细细看去会发现有种很奇异的魔力,这种魔力会吸引着你挪不开目光,进而一步步琢磨着这女人似黄金比例一般匀称的身体。

她背后还站立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人,女人同样很漂亮,但在她跟前似乎变得有些普通了一般,事实上任何人站到她跟前恐怕都会黯然失色。

如果沈炼在这的话应当可以认出来那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正是软香阁弹琵琶的女人。

“夫人,他就是沈炼?那个江东市最大的废物纨绔?”

秦晓月对齐渊不怎么感兴趣,反而对沈炼印象很深,之前沈炼从软香阁不打招呼出去的时候秦晓月心里有些怒火,但她无力如何也将那人跟声名狼藉的沈炼连起来,是以此时才会如此惊讶。

“是的,不过废物倒不见得,能挡住齐渊三成力道的一招怎么能叫废物!”

秦晓月想想也是,好奇问道:“那之前怎么没听说他会功夫的事情!而且还做了那么多天怒人怨的事情。”

女人并不回答,只是看着楼下沈炼凌依依两人。

此时的沈炼正准备离开酒店,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沈炼忽然莫名转过头来,似乎发现了什么。

女人并无被发觉该有的惊慌,随意合上了窗帘后水一样平淡的眼睛微微波动:“想不到他感觉如此敏锐,竟然能够发现自己的注视!”

沈炼心里并不轻松,从齐渊走后沈炼就产生了一种很强的被窥视感,这种窥视感跟普通人的不同,隐隐如同实质一般如芒在背,让沈炼下意识就知道窥视自己的人定然是一个高手。

“君豪酒店看来并不简单,难道那个暗处观察自己的人就是君豪酒店一向最为神秘的幕后老板。”

……

跟凌依依两人出了酒店,沈炼也不询问凌依依意思,直接就上了凌依依的那辆敞篷跑车。

凌依依精神不好,因为受到齐渊杀气影响,心态此时还未调整过来,出奇苍白的脸上让沈炼看得心里微微揪起,不管这女孩因为什么原因选择挡在他的身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让沈炼的心第一次悸动起来。

“沈炼,我想睡觉,你送我回凌家吧!”懒懒说了一句,凌依依靠在车上闭目养神。

“恩,你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用想!”沈炼轻声回复,他其实一针就可让凌依依昏睡过去,但沈炼不想这么做,只想顺其自然。

凌依依很快就睡着了,轻微的呼吸声有节奏的响起。

沈炼并没有开车回凌家,反而找到了一个极安静的场所,凌依依刚刚睡着,沈炼怕自己任何动静都会打扰到她。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凌依依一直睡着,而沈炼就坐在车里一直等着,丝毫不觉厌倦,似乎偶尔看一看女孩熟睡的侧脸跟嗅一嗅女孩身上熟悉的香味已经是够了!也就是这一刻,沈炼重生而来之后始终躁动的心第一次安静如许,波澜不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