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养脉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817字
  • 2020-11-25 15:58:22

手里拿着被叶锦荣刻意包好的半截紫参,沈炼心中莫名松了口气,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虽然看似顺风顺水,但心里压力无时不刻不在,这种压力来源于一种未知的恐惧,不知道为何,沈炼总感觉自己的命运被一双无形的手抓住,想要挣脱,唯有努力拼搏,是以他才会不惜代价换取紫参。

千叶参药性奇特,主在洗髓伐脉,这具身体之前刻意挥霍天生资质,如今已经快山穷水尽,如果没有碰到千叶参这种药材,沈炼想要恢复前世修为几乎是难于登天,而千叶参将登天之路化作台阶,只要一步步向前就有希望。

回到病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九点钟,刘芸也早已经下班了,随手发了个短信说明天把买衣服的钱还给她,沈炼珍而重之的将千叶参拿刀切了一片,然后直接生服。

千叶参这种灵药不宜遇热,直接服用虽然会影响药效,但沈炼已经顾不上。

参片无味,进入口腔瞬间便消融,一道暖流缓缓升起,从喉部径直冲向沈炼体内,所过之处沁人心脾,若有旁人在病房,定然会为千叶参散发出来的奇香而醉。

千叶参药力被沈炼用九阳决引导至阳关穴附近,内视可见紫色药力瞬间分成无数细小气体,沿着沈炼阳关附近经脉盘旋而上,而经脉也在肉眼不可见中发生变化。

沈炼平心静气,享受着千叶参带来的奇妙感觉,敏锐的他已经察觉到自己原本需小心翼翼的经脉在千叶参作用之下已经坚韧了许多。

这情况约持续五分钟左右,感觉逐渐减弱,沈炼知道打铁要趁热的原理,这次直接服用了两片千叶参引导至其它经络,如此循环往复,沈炼也不知道服用了多少片后睁开了眼睛。

千叶参果然名不虚传,如今我才刚服用一半,就已经有足够强行打开堵塞经脉,修至阳关穴第一重,之后阳关穴将会成为沈炼九阳真气第一个气海。

想到这沈炼有些迫不及待,找到之前还剩下的所有药材,沈炼最大剂量的一次性全部服下。

霎时间一股汹涌的热流就冲击而来,沈炼脸色微沉,旋即引导气体全部涌向阳关穴。

药力汹涌如河,一次性进入所有经脉所带来的剧痛让沈炼脸色苍白,浑身汗水霎时间涌出,如果是之前的沈炼一定会担心经脉承受不住,但如今经过千叶参养脉,沈炼知道所有疼痛都只是暂时的,一旦突破第一重九阳聚首,那他就可不必完全依赖药力,而是可以自主修炼。

怕药力流失,沈炼极为果断拿银针将其它经络全数堵住,如此一来本就庞大的药力如同海浪一般一波波朝着沈炼阳关穴冲击而去,每一次冲击都让沈炼脸色白了一分,身体也是不自禁抖动。

嗵,嗵,嗵……

似乎有声音从沈炼身体里响起,当然这只是错觉,但也足以说明此时沈炼在承受何等痛苦,但好处是他堵塞的阳关穴脉络已经在药力的作用下一点点消融。

似乎是十分钟,也似乎是数个小时,沈炼沉浸在这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之中,就在天地间第一缕阳光照射进病房的时候,原本还在跟药力僵持着的阳关穴忽然急速旋转了起来,所剩无多的药力霎时间消失殆尽,被阳关穴吸收之后转化为一丝无形无色的气体按照九阳决特定轨迹围绕阳关穴急速旋转。

嗡!

沈炼脑际瞬间清明,睁开眼睛,一夜疲倦一扫而空,感受着体内细弱发丝的真气,沈炼握紧了拳头。

九阳决第一重总算是成了,运转九阳决,细微真气沿着特定经络随心所欲游走。不要小看这一丝九阳真气,有了它,代表沈炼正式踏入了武道之门,也代表从今往后沈炼可以再不用借助外力自如修炼。

……

刘芸自昨天沈炼发了要还她钱的时候心情就极端不好,但推开病房门的时候却惊讶的张开了小嘴,目瞪口呆。

此时的沈炼可以说狼狈至极,昨天整整一夜,衣服不但全部湿透,且由于九阳决突破,体内许多杂质顺着毛孔被排了出来,不说黑不溜秋,却也让人几乎认不出来。

“沈……沈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沈炼沉浸于兴奋之中,听刘芸这么说的时候禁不住回过神来,闻着身上那股让人皱眉的味道,沈炼慌忙说去洗澡,然后拿起病号服跑到医院员工浴室开始清洗,幸好的是早上并没有多少人,沈炼这副狼狈样没几个人见到。

足足半个小时,沈炼才算是将身上清洗干净,照了照镜子,发现除了皮肤似乎有了些光泽之外倒也没什么变化后才放心回到病房。

刘芸此时正在帮沈炼收拾床铺,见沈炼回来,刘芸自然而然道:“衣服呢,我一会帮你洗一下!”

抬头看了眼沈炼,刘芸脸上莫名一红,今天的沈炼似乎有些变化,说不出来具体是什么,但就是变了,气质上似乎更加阳光了一些,双眼几乎要将人融化。

沈炼没注意到刘芸异样,将脏衣服随手丢在一旁道:“这个估计是洗不掉了!”

刘芸脸色一僵,这可是她昨天刚帮他买的衣服,虽然不知道沈炼是怎么弄成这样的,但刘芸心里总有些失落。

“对了刘芸,这衣服我记得不算便宜,你垫了多少钱啊,我这就给你!”

“买都买了,说这些干什么!”刘芸生怕沈炼再提还钱的事,说完有些慌乱的拿起床单跟沈炼换下的脏衣服走了出去。

沈炼暗自皱眉,他就算再迟钝都醒悟到了些什么,他现在一无所有,而刘芸只是一个护士,平时他的很多事情都不在刘芸服务范畴之内,但这女孩却从无怨言,唯一能解释通的就是她可能对自己有好感,亦或是喜欢自己。

对于刘芸,沈炼的态度其实一直都比较随性,之前虽然有疑惑,但并未多想过什么,如今想通这些,沈炼心里有些乱,他对刘芸的感觉只是值得信赖的朋友,并无太过复杂的情感。

算了,顺其自然吧!兴许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摇头将烦恼甩了出去,沈炼起身往凌海川病房赶去,他九阳决突破,连带着整体医术都精进不少,想去看看凌海川的恢复情况。

进了凌海川病房,发现凌依依并不在,凌海川也早就醒了,正戴着眼镜安静看书。

凌海川今年四十岁整,但看上去却只如三十许人,脸部轮廓柔和,身上有种极为让人舒心的奇异特质,让人感觉在他身边特别舒服,这也是沈炼没事习惯往这里来的原因,每一次聊天沈炼都收获良多。

见到沈炼,凌海川也是有些惊讶道:“小炼,你今天起色不错,比之前看上去好多了!”

也难怪凌海川惊讶,前几天的沈炼虽然起色已经接近常人,但远不如今天来的明显。

沈炼笑着转移话题道:“凌叔叔起色看上去也不错,看来快要出院了!对了,依依去哪了?”

凌依依近几天一直都在,虽然交流不多,但每次来这里都能见到。

“我这没什么事情,所以就先让她回校了!对了沈炼,我记得你刚刚大三吧,如果身体没什么大碍的话赶紧办了出院手续也回学校吧!”

听凌海川提到学校,沈炼摇头道:“凌叔,今时不同往日,江东大学是有名的贵族学校,每年的学费约三十多万,加上乱七八糟的其它费用没五十万肯定下不来,但我现在被赶出沈家,这学费暂时是交不了!”

没准备瞒着凌海川,沈炼实话实说,他卖表虽然有些钱,但几番买中药也已经所剩无多,目前为止也就剩两三万块钱。

“这可不成,学校是每一个年轻人必须经历的阶段,绝不是一本简简单单的毕业证那么简单,这钱凌叔叔帮你出了,你安心去就是,一会我跟赵校长打个电话!青山也真狠得下心,连学费都不帮你出。”凌海川皱眉道。

“凌叔,你错了,学校对我而言恰恰就是一本毕业证那么简单,再说我现在处境尴尬,去学校也没什么意思,您感觉呢!”

凌海川没想到沈炼会这么说,他能感觉到沈炼身上那股隐隐的自信,半响他爽朗笑道:“看来你小子完全不用凌叔瞎操心了!来,陪叔叔下盘棋。”

沈炼轻松一笑,然后拿出了棋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