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女人心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557字
  • 2020-11-25 15:58:21

跟凌依依逛街回来后,沈炼接连几天心里都压着什么一般,他虽然也不是盲目良善之人,但于倩那种毫无生气的眼睛跟失控的举动让他心生触动,而这只是沈炼记忆中较为普通的一次行为,其它诸如于倩一样被他用各种手段糟蹋的女人简直不胜枚举,只是大多人选择忍气吞声,少有于倩这种不畏强权敢于站出来的人。

“这身体之前也算是恶事做尽,之所以在意图非礼柳清雪的时候突然死亡,恐怕是老天爷都看不过眼了!”

门外脚步声响了起来,沈炼这些天已经熟悉刘芸走路的声音,是以知道是刘芸来了。

推开门,果然刘芸走了进来,除了按照要求帮沈炼买了许多现代医学方面的著作之外,她手里还另外提了两个精美挂袋。

沈炼这些天已经是痊愈了,刘芸虽然不理解沈炼为什么还选择住在医院,但她心里其实是乐见其成的,越是相处刘芸心里就越是感觉已经习惯了沈炼存在,这个男人并不如外界流传的如此不堪,反而心性豁达大度,言谈风趣自若,给人一种极为异常的安全感,偶尔一些刻意的小玩笑让人脸红心跳的同时却生不起丝毫反感。

“沈公子,你之前不是都看关于中医方面的吗,为什么忽然对西医感兴趣了!”将一大摞书放在桌上,手中挂袋却没放下,如果仔细观察就能看到刘芸脸色有些不自然。

“叶大夫推荐的书,左右没事,随意看看!”

“你提的什么?”抬头间发现了刘芸手里挂袋,沈炼随口问了一句。

刘芸脸色绯红了一下,故作自然道:“没什么,我见你整天一身病号服,连身出门的衣服都没有,正巧买书剩下的钱还有,就自作主张帮你买了一套衣服,你不会生气吧!”

“谢谢了,我正准备让你帮我买一套的!”沈炼也没多想,边说边去拿书,他前几天脸上被于倩留下了几道明显抓痕,是以这几天沈炼哪儿都没去过,就等刘芸买书回来消遣来着。

“对了刘芸,你再去中药房帮我抓些药吧!”

刘芸攥着挂袋的手更紧了些,原本沈炼给她的钱买书之后就所剩无几,她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鬼使神差就进了男装店,辛辛苦苦选了一两个小时,还垫了不少钱,没想到男人连试一下的兴趣都没有。

“嗯,怎么了?”见刘芸无动于衷,沈炼不由好奇问道。

“没什么,我去抓药!”

随手把挂袋扔到床上,刘芸转身就走,砰的一声,门被重重关上,看的沈炼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想不通自己又怎么得罪她了。

“女人,真是奇怪!”

沈炼也是头疼了起来,话说凌依依自从那天提前回来之后面对沈炼的时候虽然依旧有说有笑,但明显少了那晚的亲热感,如今刘芸也是这样,冷不丁的就忽然发火。

也没多想,沈炼随手打开了一本书,是一本叫做【抗癌论】的西医巨著,这是叶青眉重点推荐给他的书。

翻开第一页,一则前言映入眼帘:癌,死亡的化身,一般人听闻此字无不退避三舍,心胆俱颤,神智被夺。然怕也无用,不如笑看此书论癌,待你彻底了解这个死神之吻,想必会大有收获。

再看署名,是著名癌症专家侯建文。

沈炼印象中的医书序章都是厚重凝实,实事求是的,但乍然看到有人用这种轻松的论调评论癌症,不由吸引的他看了下去。

明朝也有癌症,但通常不会这么称呼,一般医生医治无果之后都会统称绝症,沈炼虽医术通神,但对被冠以绝症的病也并不是十拿九稳,是以经叶青眉提醒才会想到研究西医,看自己早就进入瓶颈的医术能否有所突破。

看书的时候时间过的飞快,刘芸期间来过几次,见沈炼沉迷其中也是悄悄离开。

快到晚上的时候沈炼用银针舒缓了一下有些疲倦的眼睛后坐了起来,心里思索良多,抗癌论这本书虽然用轻松调侃的语调一点点揭开癌症的秘密,但内行看门道,其中蕴藏着的西医理论着实让沈炼心里想法翻腾。

若将中医之短融入西医之长,或许我前世神针八法会有所突破,待九阳决渐入佳境便可尝试,且西医跟他所修神针八法理念虽不同,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彼此从不同角度出发达到除病务尽的目标。沈炼神针八法从小见大,从人身无数隐藏起来的穴位入手,小到一个穴位主控一个疾病,大到数百穴位主控一个疾病。西医则是以微见广,这其中的“微”字让沈炼意识到可能正是自己神针八法突破的关键。

叶青眉这时从外面赶了进来,她上次帮沈炼卖表的时候沈炼曾说过要请她吃饭,时间她定,叶青眉本来对此是毫无兴趣的,但抗不住爷爷三番五次念叨,是以只能厚着脸皮来找沈炼。

敲了敲门毫无动静,叶青眉以为沈炼不在,推开门却发现沈炼正拿着自己推荐的那本抗癌论呆呆出神,竟然连敲门声都没听到。

叶青眉心里感觉好笑之余却也隐隐多了几分佩服,有所执迷必有所收获,沈炼神乎其技的针灸之法似乎也不是平白练就。

“咳咳!”见沈炼犹自脸色不断转换,叶青眉只好咳嗽了两声。

沈炼这才回过神来,见到叶青眉在屋内不由惊讶,但只是少顷他眼睛就定定的看着叶青眉难以离开。

印象中沈炼所见到的叶青眉一直都是白大褂形象,但今天这女人竟然穿了便装。

低腰牛仔,格子衬衫,脚下帆布鞋,但就是如此简单随性的穿着,竟凸显的这女人身材引人至极,尤其是在习惯她白大褂穿着的时候这身装束对比的就格外明显。

叶青眉没想到沈炼目光如此直白,虽然早习惯男人这种目光,但那些人大多只是偷偷看,哪儿有沈炼这样几乎目不转睛的,虽然这阵子沈炼看似变了很多,但保不准就会本性复燃,叶青眉有些后悔穿便装来到这儿。

所幸沈炼不等她心里着恼就挪开了目光,笑着道:“抱歉抱歉,第一次见你穿便装,没想到这么好看!”

叶青眉对他夸赞无动于衷,单刀直入道:“我记得某人上次说要请我吃饭对吧!”

沈炼早就习惯叶青眉这种态度,合上书本点头道:“恩,随时随地可以!”

“那行,咱们这就走吧,去我家里吃!”

叶青眉让开门口,很强势说着。

沈炼愣了一下:“你家里不行,天快黑了,要是被医院的同事知道我晚上去你家里,我明天就要被赶出去!”

他说的很认真,但嘴角边的笑意却骗不了人。

虽然知道沈炼在开玩笑,但叶青眉脸色还是不由僵硬了一下,这家伙,难道真以为我一个人会邀请他去家里吃饭。

沈炼不再逗她,拿镜子似模似样的照了照,瞧脸上被于倩抓的疤痕已经不太明显,示意叶青眉先出去,那后拿出刘芸扔在床上的挂袋开始换衣服。

一件衬衫,一件同色休闲裤,穿在身上不但合适舒适,沈炼看了看牌子,竟是国内小有名气的一款男装品牌,沈炼出身沈家,各种奢侈品名牌几乎如数家珍,自然知道这简单一套衣服就要三千多元,沈炼让刘芸帮自己买书一共才给了一千块钱不到,剩下的钱怎么可能买的起这种衣服。

心里疑惑,沈炼想着等刘芸回来问清楚,要是她垫钱的话补给他,三千多块钱对沈炼来说不算什么,但对刘芸而言几乎是一个月工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