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最难忘却是初人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3716字
  • 2022-01-01 19:50:37

跟凌海川交谈足有一个小时,见他有些疲惫的时候沈炼才告辞离去,他庆幸凌海川没有死去,如果那样的话沈炼也就不会认识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这种信任不是短时间可以形成的,在记忆中凌海川跟沈青山从小就是关系很铁的兄弟,且同时认识沈炼母亲古兰心,虽然具体怎么回事沈炼不清楚,但想来也是一出狗血剧。

“想什么呢?”礼节性的出来送沈炼,此时见到沈炼呆呆出神不由眨巴了一下格外灵动的眼睛问道。

“嗯?哦,没什么,我在想要不要请你吃顿饭!”

沈炼有些怕这少女格外强烈的好奇心,也怕三言两语她又开始询问自己何时学的医术,是以慌忙岔开话题。当然,请凌依依吃饭倒不是敷衍,而是沈炼的确挺喜欢这个蕙质兰心而又格外直爽的女孩,两世为人,沈炼也曾经历过数个优秀女人,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给他这种想要亲近的奇异感觉,如今既然上天又给了一次机会,沈炼不想再被九阳决捆绑住男女之情。

“请我吃饭啊,这个我得考虑考虑,每天想要请我吃饭的人足以从金融街排到我家门口,你好像也没什么特殊的!”凌依依佯装思考,却是在掩饰心中躁动。

最难忘却是初人,沈炼作为叩开凌依依心扉的人,虽曾让少女心伤若死,但那份悸动却难以忘却。

“不,我应该算是想要约你的男人里面最特殊的,凌叔经常说浪子回头金不换,而且咱们从小一同长大,请你吃饭叙叙旧情怎么了!”沈炼随口笑言,似乎丝毫也不担心凌依依会拒绝自己。

“去去去,说的好像我之前跟你好过一样!”凌依依禁不住瞪了沈炼一眼,这家伙才刚正常了多久就原形毕露了。

“口误,是叙叙旧。走吧,我在医院已经闷了好久,早就想出去转转。”

“我看你不是想请我吃饭,是怕你自己一个人出去挨揍才叫上我对吧!不过不能太久,我还得回来陪爸爸!”凌依依见他不由分说抓着自己胳膊就走,心里暗暗怪异,往日沈炼这举动凌依依肯定是极为排斥的,但如今却自然而然。

“至多一个小时!”沈炼压根没感觉自己此时抓着凌依依的胳膊有什么不妥,但被少女本能一挣,这才感受到少女肌肤锦缎一般的触感。

他稍楞,旋即闪电一样松开了手。

脸上尴尬一闪而逝,沈炼旋即暗暗鄙夷自己,这已经不是大明朝那个礼数严苛的时代,这时代牵手接吻在大街上甚至都没人会多看一眼,自己却是反应过大了。

回头看着凌依依一脸古怪,沈炼顾左右而言它道:“走吧,再不走太阳都要下山了!”

“噗嗤!”

不知为何,见到此时沈炼不像是装出来的举动,凌依依忽然禁不住笑了起来,手捂着腹部,眼泪都要掉了。

“沈……沈炼,之前我听人说你转性子还不太信,今天算真正见识了,一向万花丛中过,见花采一朵的沈大少竟然会害羞,咯咯咯,笑死我了!!”

但笑着笑着凌依依眼泪忽然控制不住,心里莫名堵的厉害。早干嘛去了?为什么非要等自己习惯没有他的时候才来献殷勤,真真是可笑至极啊。

沈炼起初尴尬,但见少女不着痕迹转过身去的时候他心里咯噔一下,少女肩膀颤动,常人或许看不出她是哭是笑,但沈炼却可以轻而易举察觉空气中那种微妙转变。

本能伸出手去想去轻轻拍一拍少女后背,但不等他手靠近凌依依就转过身来,支起了身子,转过头,若无其事擦了擦眼泪笑着道:“抱歉,实在是太失态了!咱们走吧!”

“好。”

……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一个月,前身残留的记忆虽然对沈炼了解这个世界起到了极大作用,但真正见识到江东这个有东方神话之称的城市时候沈炼才感觉到了震撼。

街上,四处都有霓虹闪烁,一眼看去,仿佛整个天地布满了亮色,人在其中,心情莫名放空。

说是一个小时,但两人显然都已经忘记了时间,凌依依也似乎很久没逛过夜市,或许凌海川这几年身体不好的情况下她已经极少有放开自己的时候,如今听医生说凌海川彻底痊愈,凌依依快乐的有些疯了,一路上见到什么都止步不前,兴致盎然。

沈炼陪在左右,享受着周围男人或羡慕妒忌的目光,心中暗暗感慨这具身体实在丢弃了太多美好的东西,跟凌依依这种女孩就算逛上一夜沈炼也丝毫不会厌倦。

“沈炼,还记不记得上一次一起逛街是什么时候?”有些累了,凌依依支着下巴突然问了一句。

“上一次……应该是四年前吧!”

沈炼努力回忆这具身体的所有记忆,终归是想了起来,但随之而来的一些记忆让沈炼看着凌依依有些心疼。

当时是凌依依生日,生日宴过后,两人就在这条街上闲逛,沈炼依稀记得当时的凌依依也是如现在一般快乐,但无巧不巧碰到了柳清雪,结果沈炼毫不犹豫丢下了凌依依前去跟柳清雪搭话亲热,完全将凌依依抛在了脑后,等他意识到自己是跟凌依依一同出来的时候这女孩已经自己先走了。

“我其实一直有个问题想要问你,是不是在你眼里柳清雪的一根头发丝都比我来的重要!”似是开玩笑,凌依依仰起精致而明媚的小脸道。

沈炼眉头出奇凝了起来,他不知道之前的沈炼会如何回答,但现在的沈炼毫不犹豫道:“你是我的朋友,而她对于现在的我只是陌生人,朋友难寻,陌生人则随处都是!”

“嘿嘿,虽然知道你们男人都喜欢说慌,但我就吃这一套!”

凌依依已经不是以前的凌依依,自然不可能被沈炼一句话哄的找不到东南西北,玩笑一句,起身伸了个懒腰道:“我等着你证明朋友跟陌生人区别的那一天!走吧,该回了!”

沈炼点头,正要起身随着凌依依一同离去,忽而远处一个充满怨毒的女性声音响了起来。

“沈炼,你个畜生,我要杀了你!”

回头看去,就见人群中一个女人失控朝两人跑了过来。

女人约莫二十五六岁,此时虽因激动脸色涨红,但姿色应当是不错,且身材修长性感。

沈炼惊愕,旋即脑海记忆里似乎隐隐浮出这女人一些片段。

凌依依见状表情稍冷,口气转淡道:“这应该是你惹出的麻烦,我就不陪你在这丢人现眼了,下次确保不会发生这种意外的时候再约我!”

根本不用思考,联想到沈炼之前那些名声跟风流债便不言而明,这女人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看向沈炼的目光充满了怨毒羞愤,决没可能是沈炼用正当途径得罪的。

沈炼顾不上凌依依离去,眼瞅着所有人都看了过来,不由暗自苦笑。

逛个街都能碰到仇家,可见自己这具前身该有多天怒人怨令人发指。

他本能也想转身就走,但最终还是站在了原地,任由女人在他身上拳打脚踢胡乱抓挠,不一会他就狼狈的不成样子,见女人还没停手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沈炼终究是扛不住这么多人异样眼神轻而易举的控制了女人的所有动作。

不顾女人眼中惊恐,他将女人拦腰抱起,对周围人说道:“各位,原配小三的戏码到此结束,散了吧!”

所幸的是夜市上认识他沈大少的人显然只有女人一个,是以在他抱起女人离开的时候周围人也就在议论声中缓缓散去。

找到僻静处,沈炼把女人放下道:“我可以让你说话,也可以让你恢复行动能力,但你要答应我有话好好说!”

于倩曾是一名酒店的大堂经理,而沈炼由于经常带女人进出的缘故所以相识,本来虽然对沈炼这种人鄙夷至极,但于倩碍于沈炼权势表面上还是客客气气周周到到,但万万没想到的是沈炼竟然对她下药。

那一天应该是于倩这辈子感觉最为痛苦羞辱的一天,事后这男人扔下几千块钱消失的无影无踪,于倩曾走过法律程序,也曾极端的雇凶想要报复沈炼,但面对磐石一样屹立的沈家一切手段都无济于事,几个月来浑浑噩噩,为此她工作丢了,男朋友丢了,每天睡觉脑海里都是沈炼淫邪可憎的嘴脸,折磨的她几乎自杀。

她家在夜市附近,今天出来本来是想要吃点东西,但没想到巧合见到了她做梦都想报复的沈炼,几个月压抑的情绪让她大脑浑噩,根本不顾场合就上前找沈炼拼命,但根本没想到的是她只是感觉身体微凉,紧接着浑身就不能动弹,甚至于连说话都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听着沈炼随意解释自己行为,然后被这男人抱着走进无人处。她本来以为自己这次又会被这禽兽再一次侮辱,但没想到沈炼并没有这方面意思,而是莫名其妙说了一句话,紧接着她就感觉自己僵硬的身体跟说话能力恢复了。

“救……呜呜!”本能的,恢复语言能力的于倩就要大喊救命。

沈炼暗自头疼,赶紧捂住了女人的嘴巴,察觉女人仍旧不老实,忽然想到自己第一次装色狼吓刘芸的情形,他脸色瞬间转变,一脸诡异道:“你再喊一声信不信我把你扔给我十几个保镖!”

想法不错,但这招对于于倩显然没用。

她脸色苍白,双目圆睁,稍楞,然后用尽全力咬在沈炼手上。

沈炼皱紧了眉头,鲜血瞬间就溢了出来滴落在地,他这次没有用针灸控制住女人,不管先前的事是不是他做的,但确定是这具身体做的无疑,这点疼痛活该受着。

于倩起初一腔愤恨,但腥涩的鲜血让她神智恢复了一瞬。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让你消气,这样,你可以提任何一个条件,只要我能办到,在所不惜!”沈炼知道这是难得的机会,诚恳看着于倩道。

“我要你死,畜生,我要你不得好死!”。

沈炼苦笑从兜里掏出纸巾递了过去道:“命不是我自己的,我做不了主,也办不到!”

于倩终究是感觉到了些异样,这男人无论说话或者表情都诚挚无比,如果不是对这张脸记忆深刻,于倩几乎以为自己认错了人,但这些并不能消弭于倩心中的恨,她怨憎道:“说的冠冕堂皇,结果还不是自己打自己脸。”

沈炼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一时间也没太好办法解开于倩心结,虽然逃跑有些遭人鄙视,但沈炼面对这么一个女人似乎只有这么一条路,至于亏欠于倩的,只能等以后再说。

又一次轻轻点了***道,沈炼在女人惊怒的表情中拿出了女人手机,存了她号码后解释道:“不用担心,你两分钟后就能恢复自由,我回去后会打你电话,或者咱们短信交流也行,也许你不看到我可能会有些理智!”

说着,在女人牙齿几乎咬碎的表情中落荒而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