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夜色精灵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386字
  • 2020-11-25 15:59:26

从凌依依家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十点钟。

夜,幽静如水,星稀月朗,路灯光芒昏暗,但却沈炼的心却随之亮堂起来。

跟凌依依冷战许久,今日总算是有了结果,沈炼心情也是骤然轻松,脚步随之轻快,看任何事物的时候都感觉妙不可言。

但走着走着,沈炼轻松的表情忽然凝固了起来,却是前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浑身笼罩在黑暗之中的人。

这人看不出年龄,看不出长相,浑身包裹在黑袍之中,只有一双眼睛阴祟如毒蛇,让人遍体生寒。

沈炼心里骤然浮现出了一个名字。

古秋明,没想到他竟然还在江东市,沈炼心中微沉。没有恐惧,所有的只是彻骨的杀意,来的正好。

尽管知道自己能杀了他的把握仅有可怜的十分之一,但沈炼却不会落荒而逃,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便是不敌又岂能退缩。

“你修为进步快到出乎预料,但今天必须要死!”古秋明缓步走来,声音森寒。

沈炼拳头咯吱作响,强自压住汹涌的恨意道:“你胆子倒是不小,难道不怕阿姨么?”

他却是见到古秋明的瞬间想到了阿姨受伤的事情,这人可能知道些什么,沈炼之前询问古兰心的时候她总是不说,而今却是想试探古秋明。

“嘿嘿嘿,古兰心那贱人自然是有人帮我收拾的,现今你这小杂种却是要死了!”古秋明怪笑,寂静夜中如厉鬼哭嚎,他声音不似嗓内发出,像是一点点挤出来的。

“什么人伤了阿姨!”沈炼追问。

“你到了阴朝地府去问沈青山吧!”古秋明活了半辈子,怎么可能被沈炼给套出话来。

话音落,同时间一掌朝沈炼拍来。

他原本在十丈开外,此时却眨眼便到了沈炼跟前,掌缘如刀,未至,已经压迫的沈炼呼吸困难。

十绝掌,步步杀机,不留后路,跟昆仑的七伤拳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尤胜一筹。相传为十绝岭的十绝老人所创,掌风诡异飘忽,所附带真气对身体内脏有极强烈的腐蚀性,一旦被击中,几乎无解。可说是当今世上一等一的杀人掌法,同时也为武者所排斥。

沈炼没想到古秋明竟然会这路掌法,心里忌惮之余多了几分小心,同时整个人变得肃穆起来,双指接连点出,正是古秋明掌风中薄弱区。

他对这路掌法了解极深,知道唯一方式就是用摩羯指克制,再就是要用比古秋明更为强横的真气硬憾,但现在沈炼只能使用前者,以点破面。

古秋明双眼惊奇,怪笑道:“小子,不知哪儿学来这路克制十绝掌的指法,只可惜你只学了皮毛!”

同时间,掌势一变,凶厉绝伦。

他修为以至神武之境巅峰,此时全力涌出,顿时让刚进入神武境的沈炼压力骤增。

身形变幻,双指接连点出,妄图破解这避无可避的一掌。

沈炼摩羯指毕竟只是堪堪入门,加之修为不如,一时被对方掌法迫得心中沉闷欲裂。咬了咬牙,沈炼双目圆睁,间不容发之际侧身躲过了古秋明必杀一掌。

发丝飞扬,西装袖子撕拉裂开,肌肤如同刀刮,而这只是十绝掌余波所造成的。

顾不上什么,蹬蹬两步,沈炼不退反进,扭身间肩头骤然一靠撞上古秋明胸口。

古秋明不屑冷笑,双掌呈半圆合中朝沈炼头部打去,但掌到近前之时,他忽然眼神微变,以最快速度收掌急退。

他忘了一件事情,沈炼在之前修为跟他错十万八千里的时候就靠银针将他迫的狼狈无比,而今他既然懂摩羯指法,自然也知道用银针克制自己这套掌法,此时沈炼双掌之中正激射出近十根银针,朝古秋明双掌中的各处要穴刺去。

距离太近,古秋明虽然及时手掌,但却无暇顾及沈炼的其它攻击。

咚!

胸口沉闷的声音响起,古秋明被沈炼一肩撞出数米有余,虽未重伤,但胸腹已然翻腾不已。

沈炼知道自己跟他修为相去甚远,见机会难得怎么肯放过,一时间将所有剩下的银针全数抛出,暴雨梨花一般,身形随之而动,全力攻击。

湘西弹腿,摩羯指,太极……

他前世虽不痴迷武道,但却对一些招式情有独钟,加之医生身份,平素不知引的多少武林人士自愿倾囊相授。

且这些武术都是极为精妙完善的全本,而不是现代流传下来的残卷。

这些功夫他平时刻意隐藏,并未有用出来的机会,而今面对古秋明,沈炼只想将之格杀当场,是以不惜任何代价,甚至于撩阴脚这种招式都用了出来。

古秋明未料到沈炼招式竟然如此繁复精妙,被动之下一时竟然难以翻身,只能防守。就算如此,他身体还是不断被沈炼突然冒出的怪异拳掌之法击中,虽不至于重伤,但却打出了古秋明的真火。

沈炼心态已然由之前那种急于报仇中缓缓调整,古秋明所带给他的压力逐渐消散,他眼神淡漠,招式之间愈见残酷狠辣,偏从容淡定。

冷静,无论何时何地都是最为重要的因素,而沈炼就陷入了绝对心平之境,抛下了所有旁骛,眼中没有天地,没有环境,只有古秋明的所有一举一动,却是无形中进入了心如止水之境。没错,就是明玉心诀中的心如止水之境,这是沈炼跟柳清雪真气融合之后所带来的好处,九阳有阴,阴有九阳。

古秋明起初虽然狼狈,但躲闪之余还能还击,但越是防守下去古秋明就越是难受。

对方真气忽冷忽热,刚一接触尚且不觉,但渐渐的古秋明竟是骇然发现自己体内真气对沈炼真气竟是有些恐惧,往往一丝真气都要古秋明费极大心里才能祛除。

心惊之下古秋明防守的愈加难受,正是这时,沈炼一掌击在了古秋明胸口。

噗!

古秋明一口鲜血涌出,瞅准时机暂时抽离了战团。

他狼狈至极,站在原地大口喘息,抬头狠辣看着沈炼。

黑色袍子已经破烂不堪,沈炼这才看清楚了古秋明真容。

僵尸!

沈炼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词。

面容枯槁,削瘦的只剩下突兀的脸侧骨,一双眼睛没有人味儿,满口牙齿黑黄而参差不齐。

“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怪不得成天蒙着面罩不敢见人!”沈炼冷言嘲讽,却是知道自己虽然占尽优势,但想杀他还是不现实,而今之计便是激怒对方寻找机会。

明知道沈炼意图,但古秋明依旧气炸了胸膛,这个自己以为可随意击毙的小子如今竟然敢如此蔑视自己。

怒到极致他反而哈哈大笑,声音在夜里传出极远,夹杂愤怒羞恼。

“你若再不出手,老夫可不奉陪了!”

沈炼心中一紧。

难道除了古秋明之外竟然还有人在暗中窥视自己?

正在这时,一股凌厉的感觉从后涌来,快逾闪电,感觉刚起,沈炼就知道攻击已至。

情急之中他一个俯身,双脚连点地面,身体随之一滚,这才狼狈的躲过攻击。

回头看去,却是一呆,就见身后一个俏生生的紫衣女子正持枪站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