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破冰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287字
  • 2020-11-25 15:59:26

“凌叔,您没什么要说的?”

凌家,沈炼面对凌海川的时候多少有些不大自在,只因他跟凌依依之间那种不尴不尬的关系。而且自他来到凌家之后,凌海川对他态度一如往常,似乎并没有因此责怪的意思。

凌海川翻了翻报纸,将眼睛摘下揉了揉眼角笑道:“小炼,你难道还想让我骂你几句才会舒坦!”

沈炼认真道:“其实我还真想凌叔骂我几句,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依依这阵子的确是因我而心情不佳,是我的错!”

“她在房中,有些话跟她说清楚也就是了。还有就是明天早些去郊外的凌家别院,宴会就在哪儿举行!”

……

二楼,凌依依躲在卧室中不肯出来,她知道沈炼来家里了,也知道明天就是跟他订婚的时间,但就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面对沈炼,对于即将到来的订婚宴也有些不安。

砰砰砰,敲门声响了起来。

凌依依稳了稳情绪若无其事道:“谁啊?”

“沈炼!”

门外熟悉的声音让凌依依心脏剧烈跳了一下,但没有开门的意思:“我正在休息,现在不方便!”

“嗯,那我在门口等你,合适的时候再进去!”

凌依依皱了皱眉晶莹的鼻头,而后打开了房门。

见她终于肯开门,沈炼随即就要进她卧室,但凌依依却没放他进来的意思,将门关上了些把沈炼拒之门外,上下扫了沈炼一眼道:“有事吗?”

沈炼停下脚步道:“也没什么要事,就是想来看看你!”

“现在看也看了,走吧!”凌依依又去关门。

沈炼拉住门边苦笑:“依依,明天就是订婚的时间,咱们难道非要形同陌路一般完成那场仪式吗?”

知道沈炼说的都是事实,凌依依却依旧有些不能释怀,她略冷淡道:“明天的事明天说吧,我今晚会好好想一想咱们之间的关系!”

叹了口气,沈炼张了张嘴,有些费力道:“依……依依,我知道前阵子是我不好,有些可以直接解决的事情拖延了很久没有解决,导致你感觉我根本就不在乎你,其实……其实……”

他并不习惯组织语言对一件莫须有的事情道歉,而且古兰心在那阵子伤重,他也不习惯去说这些事情博取女人的同情跟理解。

凌依依起初虽然不经意,但其实很认真在听,见沈炼忽然说不下去,她眼中失望一闪而逝:“不想说就不要说了!”

砰!

房门在沈炼没注意的时候砰然关上,站在门口的沈炼心彻底跌到了低谷。

他喜欢凌依依,这点毋庸置疑,这次在凌家再见到她沈炼其实有无数话想说,也满是熟悉的亲切感,但一门之距,如有万里之遥,她冷漠的不肯丝毫释怀。

缓缓坐倒在凌依依门前,沈炼浑身有些无力,他没有太多的花言巧语,也习惯了尊重凌依依的任何想法,是以根本难以找到缓和两人关系的突破口。订婚,原本是一场让人欣喜热情的事情,但如今却犹如冷水淋下。

房内的凌依依同样心情烦乱的厉害,坐在电脑前鬼使神差的就打开了摄像头,她门外是有监控设施的,瞧着画面里沈炼颓然模样,凌依依眼眶一酸,瞬间冲动的想去拉开房门,但终归还是强行忍住。

沈炼在门前发呆,她便在里面发呆,时间就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缓缓流逝。

天色渐渐昏暗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二楼并没任何人过来,包括平时来此打扫卫生的仆人。

整整四个小时,门内门外都没有任何声音,见天快黑的时候沈炼轻轻支起了身体,腿部已经麻木,却没有去理会,而是缓缓朝楼梯走去。

“你跟柳清雪到底什么关系?”

哐当!

门被从里面使劲拉开,睡衣素颜的凌依依站在门口,通红的眼睛,苍白的脸色,原本绝美的五官此时却格外惹人怜惜,那层褪去的阳光让刚刚转过头的沈炼心里猛然抽痛。

他忽然意识到这些天凌依依因为自己的疏忽受了多大委屈。

柳清雪本就是她生命中最不能触碰的逆鳞,现在看来她应当是误会了自己跟柳清雪的关系,而且在那一段时间之中他也根本没有时间去了解这女孩究竟在想什么,她想要什么?他只考虑自己有些话方不方便告诉凌依依,却不曾考虑过她在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前提下会如何失落难受。

“我跟柳清雪关系很简单,至少比你想的要简单很多。”沈炼转身朝凌依依走去。

凌依依退开几步:“可是据我所知你跟柳清雪在山上呆了整整一天一夜。而你,却告诉我没跟她在一起!”

沈炼已经彻底清楚她心结所在,将那天被慧心师太强行带上山的事情一五一十跟凌依依说了一遍。至于没告诉她的原因,沈炼苦笑道:“这个是我自作聪明,想着你可能会心里不舒服,也就撒了谎!”

“可你这人坏死了,之后将近半个月都没跟我联系!”凌依依听他解释清楚,已经是信了,但委屈却潮水一样涌出。

沈炼将她拥入怀里,一寸寸吻去凌依依眼泪,半响,唇齿交接,彼此轻微喘息。

心灵互通,有时候冰释前嫌本就是这么简单,只是这一步必须有人迈出去而已。

温存过后,凌依依依旧还有些泪眼婆娑道:“我好久都没去看阿姨了,她知不知道咱们闹矛盾?”

听她忽然提到古兰心,沈炼有些沉闷起来,说起来古兰心跟凃青玉已经消失有一段时间了,但却始终没能有任何消息,沈炼也抽空去过君豪酒店,可秦晓月也是联系不上两人。

见沈炼表情不对劲,凌依依追问道:“怎么了?”

“没事,她最近出了趟远门,现在并不在家里,所以也不知道咱们闹矛盾的事儿。”沈炼随口应和,不是刻意瞒着凌依依,而是古兰心嘱托过沈炼不要告诉凌海川父女她受伤的事情。

凌依依有些奇怪看着沈炼,刚刚沈炼眼睛中的担忧虽然一闪而逝,但凌依依还是敏锐察觉到了。

“依依,你跟楚牧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跟他一同去上京市的?”沈炼却是不想在这种问题上纠缠下去,随意将话题转到了凌依依身上。

“你别误会,当时同意跟他出去也是想散散心而已,而且不止我们两人,知画也跟着的!”

果然,凌依依有些紧张解释起来。

“我相信你,只是要说楚牧这人身份并不简单,我看不透他究竟什么心思,如果有必要最好还是离他远些!”沈炼叮嘱道。

“嗯,他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凌依依嘟囔一声,她跟沈炼之间的误会其实间接就是楚牧所造成的,不过她声音极低,只有自己可以听到。哪怕是在沈炼面前,她也不习惯背后说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