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漏网之鱼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857字
  • 2020-11-25 15:59:23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在接近二十点钟的时候沈炼跟安素清各自押着两个人回到了警局,正是分头逃走的侯三四人。

本以为安素清能够抓到厉红蝶,但两人汇合之后沈炼心里隐隐有些失望。

侯三几人都是认得沈炼,咬牙切齿道:“王八蛋,咱们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你这么报复我们!”

沈炼回头,一脚踢在了侯三腹部,他顿时捂着肚子弯下腰去,若不是安素清提着已经倒地不起。

“什么时候做个贼也能这么大义凛然了?”

“好了,别在这动手动脚的,被人看到影响不好!”安素清提醒道。

沈炼不经意道:“如果找到厉红蝶的话给我消息,那女人身手不错,我担心她可能会暗自报复我!”

“恩,今天谢谢你了!”安素清郑重道了声谢,而后找人压着几人进了警局。

正要离开,安素清忽然道:“沈炼,其实你挺适合做警察的,好好考虑一下,我这里随时都欢迎你!”

沈炼停顿了下脚步回头笑道:“我其实也喜欢警察叔叔,但做警察真没兴趣,等我什么时候精神出问题的时候再说吧!”

安素清摇了摇头,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微微笑了笑,让一旁的同事看得几乎直了眼睛。

“乖乖,安组长竟然会笑,这可是破天荒的大新闻。”

……

隔了一日,沈炼正在医院忙碌,安素清忽然打了电话过来,听声音似乎有些不在状态。

“你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想跟你见一面,咱们好好谈谈厉红蝶的事情。”

“好啊,你选地方!”

“就在你医院附近的那个中餐厅吧!”

挂断电话,李斯笑着道:“师傅,又有事情吧,您去忙,这里我盯着就成!”

这几天沈炼虽然人在医院,但电话却几乎接连不断,而李斯也早就被沈炼磨砺出来独当一面的性格,是以并不在意这些。

倒是李小雅显得有些郁闷,她最近是越来越怕,总感觉师傅随时都可能离开医院一般,其实仔细想想以师傅现在的身份在这里做医生的确是有些屈才,毕竟他自己手下的制药厂发展的不错,说是一个富豪并不为过。

而一些病人们则对此有些微词,沈炼医术现在已经被很多人接受,由于这两天坐班的缘故,病号直接增加了数倍不止,都是冲着他来的,见他要走,有些病人不满的嘟囔起来。

李斯笑着圆场道:“诸位体谅一下,这不还有我吗?实在看不了的病我也一定会给师傅打电话请教,大家放心,你们健康永远都是第一位的!”

沈炼轻笑,而后并未理会其它径直走了出去,李斯现在已经有足够能力可以镇得住这些病人,而且李小雅最近学医很是认真,进步也快,有她辅助,李斯相对也轻松了很多。

出了门,沈炼正要打车赶往约定地点,忽然见到门口有些闹哄哄的。

大约十几个人,男男女女在医院门口哭闹不停,手中举着横幅:黑心医生,黑心医院,还我父亲生命,还我们血汗钱。

这等情形在江东医院门前还真是少见,沈炼不由皱了皱眉,他个人对江东医院的医生德行还是信得过的,但眼前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围观群众越来越多,沈炼有心问个具体,但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中午,再不赴约就要失信于人,是以他暂时通过了挤挤攘攘的人群找了辆的士。

这件事并没对他造成太大影响,快到中餐厅的时候已经将之抛在了脑后。

刚下车,沈炼隔着玻璃就见到一身便装的安素清坐在里面。

凉鞋,休闲直筒七分裤,半袖印花小圆领衬衫,肌肤雪白,在窗前犹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不光沈炼,很多路过的异性都会或多或少偷偷打量着。

沈炼极少见到安素清穿着如此时尚之时,带着几分错愕感走了进去。

见到沈炼,安素清本能看了看时间道:“晚了三分钟!”

“恩,这个是原则上的问题,我道歉!”沈炼笑着落座,不顾饭店中其它异性的羡慕眼神,叫来服务生开始点菜。

“你请我还是我请你?”点了两个菜之后,沈炼暂时停住手中动作看着安素清。

“有区别?”

“当然,我请你的话当然要少点一些,你请我的话就没必要客气了!”沈炼笑着道。

服务生在旁看得目瞪口呆,他服务行业几年,却还是第一次见沈炼这种人,心里暗暗鄙视,面对美女是个男人都会想着大度些,这家伙真给男同胞丢脸。

安素清则不以为然道:“我请你,应该的!”

“恩,那把你们招牌菜给上来!”

又点了几个,确定安素清不需要之后沈炼摆手让服务生离去。

“似乎有些不太高兴,不是因为我多点了几个菜吧!”沈炼看着安素清,这女人从一见面就感觉到了些不对劲,情绪上似乎有很大的波动。

安素清招了招手叫服务生拿了两瓶剑南过来,也没理会沈炼的玩笑,而是直接道:“上次行动一共抓捕犯罪嫌疑人四十六个,除了匪首厉红蝶逃离,其它全部逮到了!我的人经过连夜审讯,大体整理出了一些线索,我目前正在犹豫通缉令到底要不要发!”

沈炼诧异道:“什么意思,这么大的盗窃团伙厉红蝶的涉案金额应当至少都在百万以上,难道不值得发通缉令?”

“你说的并不对,这个团伙的总涉案金额在六千万左右,而厉红蝶一个人涉案金额约三千万元!”安素清强调道。

“三千万!”沈炼有些惊讶。

“很奇怪的一个盗窃团伙,规矩很多,目前为止并没有出现任何伤人事件,且所偷对象中没有任何老弱病残,而且只偷钱包!”

“可这毕竟也是犯罪!”沈炼皱眉。

酒这时上了过来,安素清随即打开道:“喝点怎么样,我跟你详细说!”

沈炼将被子递了过去,安素清直接满了两杯,一瓶酒一下子便没了大半。

吐了口气,安素清举了举杯子一口气便喝了大半,而沈炼则皱着眉头喝了一口,这女人今天太反常了,一定是有什么事情。

“其实我这些年办过不少案子,这一件应该算是最纠结的,我已经后悔那天接你电话亲自过来了,应该找别人的!”

“你是警察,抓捕罪犯天经地义,有什么好纠结的!”

“是啊,抓罪犯自然是顺理成章,可当你抓到的罪犯只是将偷窃当做一种爱好,而不是当做一件犯罪事件来做的时候你可能就理解了!”

“别绕弯子了,直说什么事情吧!”

“厉红蝶的个人资料以及其它细节已经整理了出来,通过帮众口述可以证明都是真的,反常的是绝大部分帮众都在帮她求情,这是她资料,你看看吧!”安素清说着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了过去。

这些文件本属于机密,但安素清却感觉让沈炼看并没什么关系。

沈炼狐疑接过。

“厉红蝶,二十三岁,孤儿……”

她的介绍大约有几千字之多,沈炼却如同看一个故事,竟是津津有味的看了下去,只是看着看着他开始理解安素清的心情了。

法不容情,其实多数时候法律是讲究人情的,厉红蝶的这份履历之上那几千万账款的去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竟多数是捐赠出去在各地建立孤儿院,而且是匿名捐赠。也就是说,警方要想收回这笔款项,几乎是没任何可能了。

“三手帮的成员很多也都是有过案底的,并且屡教不改,没想到这些年竟然躲在三手帮内,换而言之厉红蝶轻而易举做到了警察没办法做到的事情,将这些人成功改造,尽管是小偷!并且这些人多数都不缺钱,目前他们个人所涉及到的款项基本都可以追回。”

“呵,倒是一个有理想抱负的小偷,不过还是小偷!”沈炼这次也喝了口酒,本以为自己做了回好事为民除害,可心情始终高兴不起来。

“三千万,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凡发了通缉令,一旦被抓到被关十年是最少的,若她不能返还账款,这辈子可能都出不来!所以这张通缉令我才会如此犹豫。”安素清道。

“你感觉我该怎么办?”见沈炼不吭声,安素清道。

“我的想法可以左右你?”

“不能,但是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这好像跟我没什么关系,这饭吃着真没劲,走了!”沈炼一口将剩下的酒水喝干,而后起身就往外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