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轰动 推手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4663字
  • 2020-11-25 15:59:20

一口气跑出了很远,沈炼大口喘息。

厉红蝶身材出乎预料的好,尤其是在那种堕落诱惑的情况下,对沈炼的吸引力可想而知,虽表面不动声色,但心里其实早经过了强烈的天人交战。

支起了身体,沈炼并未将照片保存,随意便将之删除,而后就近找了一家酒店休息,直接订了一周房间。他不想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去面对慕青捷,是以并不能够回公寓。

整整一周。

沈炼除了在酒店休息外便四处游玩,整个酒吧街在短短几天被他给逛了一遍。

至于厉红蝶,整个人似乎消失了一般,沈炼倒是再没有再听到关于她的任何事情。

又是整整一夜过去,沈炼心态已经平和了很多,拉开窗帘,阳光径直洒落在他身上。

呼了口气,沈炼正要给慕青捷打个电话告诉她今天会回公寓,就见她已经提前打来。

“小炼,你打开电视。”

慕青捷的声音异常冷淡,沈炼随即将房间电视给打开了。

第一眼,沈炼几乎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他竟然出现在了电视上,而且是跟顾小雨两个人的那些亲热画面,当初沈炼由于喝过酒的缘故对于一些事情已经记不太清楚,但如今一张张照片清晰的记录了那天所发生的事情。

有顾小雨环着他手臂的,有两人近在咫尺交流的,最为醒目的一张便是两人的接吻照,环境是酒吧那种躁动而幽暗的环境。

这种照片就连沈炼自己看了都感觉他跟顾小雨之间肯定有猫腻,不要说别人了。

烦躁的换了几个台,但几乎所有的娱乐新闻几乎同时都在报道这件事情,尤其是一家家媒体打出的标语,无不是牵扯到了凌依依,让沈炼有种将电视砸了的冲动。

“凌依依未婚夫酒吧买醉,温香软玉环绕,浪子本性!”

“小炼,我不知道你这几天怎么回事,但我对你太失望了!”慕青捷疲倦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盲音,沈炼缓缓呼了口气。

这事情有些出乎预料,他原本以为自己拍了厉红蝶照片就没什么事情了,但怎么都没想到那女人竟然如此疯狂,拼了两败俱伤也要整自己,而且竟然闹得这么大。

出奇的,沈炼并不恨厉红蝶,事实上那晚拍了厉红蝶照片之后沈炼就觉得自己可能会有些过分,对一个女人来说的确是挺难以接受的事情,一个不恰当的例子,被狗咬了一口其实没必要非咬回去。

微微苦笑,沈炼重新躺在了床上,清者自清,随别人怎么说吧,能怎样?至于凌依依会有什么想法,沈炼已经下意识的忽略,有时候彼此苦思冥想怎样跟对方解释无疑是种悲哀。

……

厉红蝶其实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思想,也等着沈炼将她照片公诸于众,但等了几天之后却没有半点消息,如同石沉大海。倒是关于沈炼的事情愈演愈烈,只因他身份跟凌依依原本就极为敏感,备受瞩目,而且两人即将订婚,这当口出了这种事所引起的躁动可想而知。

“红姐,看这下那小子死不死,凌家如此家族,这下子脸都被沈炼丢尽了!”侯三显得异常兴奋,这些天他一直在发动所有关系煽风点火。

厉红蝶心情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兴奋,她打了对方一拳,但对方出乎预料的没有报复,这让厉红蝶的兴奋感无形中少了许多。

“侯三,这事现在已经人尽皆知,咱们的目的也算达到,该收手了!”

“红姐,痛打落水狗多爽快啊,你放心,我行事会小心,看我不弄的他财色兼丢!”

“我说够了,这些天都收敛着点,让弟兄们尽量不要出去!”厉红蝶烦躁道。

侯三还从没见过厉红蝶这种表情,一时间只能唯唯诺诺答应。

事实上厉红蝶只是关注这件事的其中之一而已,而且也只是导火索,这件事一经曝出,秦家,齐家也是在暗中推波助澜,否则以凌家在江东市的地位,这种消息不可能传播的如此迅速。

凌海川自然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只是这件事比他想象中蔓延的要快,等他施加压力的时候已经是晚了。

第一时间给沈炼打电话也是不通,并没有暴跳如雷,反而皱了皱眉,哪怕他心性出奇的豁达,这种事情也是让他不快。

凌依依从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始终都未出门,虽然看不出什么异样,但正因如此才让凌海川格外担忧。

上去敲了敲门:“依依,出来跟爸爸聊聊怎么样?”

门被拉开了,凌依依穿着睡衣从里面走了出来:“爸,我也正想跟你聊聊沈炼的事情。”

她看上去憔悴了很多,素白的脸上没有半分血色,精神疲倦,但此时说话却显得有些斩钉截铁,让凌海川暗自叹息,似乎知道女儿即将说什么。

果然,接下来凌依依就道:“我想我跟沈炼之间完了!”

说完这句话,凌依依整个人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纤细的手腕微微颤抖,尽管强忍眼泪,但依旧控制不住。

凌海川无言,少顷环住凌依依肩头轻笑道:“傻孩子,这话也是能乱说的么?是你不喜欢他,还是她不喜欢你了。”

凌依依再也忍不住哽咽起来,半响她抹了抹眼泪道:“您别劝我了,我已经打定主意!”

凌海川错愕道:“我劝你干什么?退婚原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抛开凌家小姐这些光环不谈,我女儿也只是个普通女孩而已。”

“您真不反对我退婚!”凌依依有些不敢置信,在她看来这是一件天大的事情,爸爸肯定会劝说的,但怎么都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顺利。

“要说不反对也是假的,但我更尊重你的意思。”

凌依依心里一酸,刚抹干的泪水重新涌出,一头钻进凌海川怀里。这一刻,凌依依只感觉爸爸才是自己唯一可以依靠,全身心信任的人。

凌海川拍着她背脊道:“依依,其实人一生都会面临很多重要选择,选对了倒也没什么,但万一选错了却只能遗憾终身。你好好考虑考虑,不管做出什么决定爸爸都支持你!”

“恩,我会的,谢谢您!”

……

“少爷,这一阵相信凌小姐并不好过,您为何不把握机会!”

秦家后院,周鲲恭恭敬敬的立于楚牧身后,心里多少都有些不解。

在他看来少爷对凌家小姐是志在必得的,且这也是最为难得的机会。凌依依已经好几天没有音信,说她不受最近新闻影响是不可能的。

楚牧此时正拿着雕刻刀在一截圆木上仔细勾勒,随着木屑唰唰掉落,一个女孩的轮廓逐渐清晰起来,正是凌依依。

“周叔,过犹不及,慢慢来吧!”楚牧眼睛微微眯起,看着手中木雕逐渐失神。

企图心?

凌依依生长在凌家那种环境,虽然说并未养成一些骄纵之气,但对于企图心的敏感却比任何人都来的敏锐。

她之所以喜欢沈炼,恰恰便因为沈炼对她家族从未产生过任何企图心。若是他现在趁虚而入,非但不能得到凌依依芳心,反而会让她对自己彻底反感,是以急不得。更重要的是楚牧一直认为自己喜欢凌依依是放在喜欢凌家继承人这个身份之后的。

……

敲响了公寓房门,慕青捷拉开了一个门缝,见是沈炼,她砰的一声重新把房门合上。

沈炼揉了揉额头,没再叫门,随意坐在了公寓门口楼梯的台阶之上。

恍然间,沈炼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四面楚歌的状态之中,所有人对他都是爱理不理,冷眼相对,就连他最重视的慕青捷跟凌依依亦然难以避免,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似乎不堪一击。

房间里的慕青捷却几乎气的不行,她怎么都没想到沈炼竟然不肯解释半句。

打开电视,所有的娱乐频道还在报道沈炼的事情,烦躁驱使着慕青捷不断在房中走来走去难以平复。

门外已经没有了任何动静,慕青捷不知道沈炼在或不在,也是堵着气坐在沙发上不肯开门去看看。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转眼三个小时已经过去了,慕青捷终是忍不住从猫眼处往外看去,就见门外沈炼一个人坐在楼梯上正呆呆出神,恍如雕塑,那种萧瑟感让慕青捷禁不住心里一颤。

鬼使神差一般,慕青捷拉开了房门,冷淡道:“进来吧!”

说完她还有些后悔,懊恼自己心软,首先跟沈炼说话。

沈炼笑了笑,而后起身走了进去。

洗漱,换衣服,进房间。

慕青捷没说话,沈炼也没说,彼此沉默,房间中弥漫着一股久违的寂冷感。

期间慕青捷刻意制造出了一些动静,但沈炼根本不作理会,让她心里憋闷的几乎控制不住,一个冲动,她猛然推开了沈炼卧室房门。

“你做错事还有理了是吧!”慕青捷看着正躺在床上的沈炼怒道。

“姐,看你这架势要打人一样!”沈炼露出一个脑袋,终于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打你怎么了!”慕青捷被他气的大脑一片空白,扑上床去揪沈炼耳朵。

沈炼一个翻身躲了过去,慕青捷却并不就此罢手,拳脚并用在沈炼身上踢打了起来,边打边道:“谁乐意惯你这毛病,真当我不敢揍你!”

床的空间有限,沈炼怕伤了她,是以并不敢太过挣扎,身上虽然挨了几下,根本就是不痛不痒,反而慕青捷此时忽然发飙的状态让沈炼不明所以。

疏忽间,慕青捷已经骑到了沈炼身上,双手朝他耳朵脸上拧了过去。

刚洗过澡的缘故,两人穿着都是极其轻薄,尤其是慕青捷,她头发还未完全干透,只穿着一件完全真丝的睡袍,此时骑在沈炼身上,一双雪白的长腿格外引人瞩目,那种好闻的沐浴乳香水味不时袭来。

许是运动太过剧烈,她上身的一间紫色花边文胸也是有些不堪重负,此时两团兔儿俨然有挣脱的迹象。

沈炼失神,疏于躲闪下被慕青捷揪住了耳朵。

“说,到底怎么回事,详详细细的说,少说一个字今天我饶不了你!”慕青捷自觉掌握住了沈炼把柄,威胁道。

然随着她声音落下,慕青捷却没听到求饶的声音,反而感觉身下的沈炼眼神怪异的让她心慌意乱。

顺着沈炼目光,慕青捷低头瞧了一眼自己胸口,但见不知何时紫色文胸已然脱落了一个,睡袍虽不透明,但那点凸痕却来得格外清晰。而且不止如此,她刚刚冲动之下没有发觉沈炼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平角裤,此时被子掀开,她无巧不巧的正骑在沈炼身上,姿势之怪异让慕青捷脸上迅速染上红晕,大脑有些晕眩。

她完全愣住,身体在这时忽然一紧,控制不住的朝下倒去,沈炼一个翻身将她罩在了身下。

四目相对,慕青捷发誓她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让人感觉慌乱的眼神,直勾勾的似要吃了他一般,陌生的让慕青捷几乎认不出。

无从反应,沈炼忽然低头吻住了她。

慕青捷双眼睁大,大脑一片空白,强烈的男人味冲击着她二十多年始终沉静的内心,这一刻慕青捷竟然忘了反抗。

沈炼此时体内真气狂涌,大脑已经有些失去控制,他明知道此时行为不妥,但面对这个身材容貌尽皆完美的女人却如同吸毒一般难以自控。

有些贪婪的在慕青捷口中探索,右手从她睡衣底摆处钻了进去。

她皮肤光滑细嫩,有种让人疯狂的温润,几乎不费丝毫力气的在中游走滑行,径直握住了慕青捷这许多年来从未被人触及的地方。

呼吸静止了一般,慕青捷浑身一颤终是清醒了过来。

“啪!”

狠狠一掌打在了沈炼脸上。

她嘴唇几乎咬出血迹,努力忍着眼泪死死看着沈炼。

沈炼火气在这一刻瞬间消散,抽出犹在她怀中的手呆滞起来。

慕青捷趁机推开了她,迅速下床朝外面跑了过去。

沈炼想追,但如同被人死死拽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慕青捷摔门而出。

他干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

木然下床,沈炼站在门口看向慕青捷卧室,门开着,她正在手忙脚乱的开始收拾衣服东西放进密码箱,似乎要离开这里。

沈炼心中抽搐。

似是没看到他,慕青捷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行李,拉着行李箱低头往外走去。

生气?失望?烦乱?赌气?总之这一刻的慕青捷没办法面对沈炼。

沈炼此时已经穿上了衣服,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直到慕青捷快出门的时候,沈炼忽然环住了她腰肢。

慕青捷一顿,正要挣扎,背后男人有些疲倦的声音响了起来。

“姐,我就剩下你一个亲人了!”

慕青捷心软了一瞬,她何尝不是剩下沈炼一个亲人,但亲人这个词此时提来格外让人感觉讽刺,她硬下心肠缓缓拉开了沈炼的手。

沈炼从未有一刻感觉如此在意慕青捷,往常他在外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回到这里总归有一个人始终陪伴。家之所以被称为家,是因为有人在,而今她竟然要走。

凌依依那边始终不接他电话也不肯见他,现在慕青捷也要搬离属于两人的家,这两个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此时如此的统一阵线,沈炼心口忽然痛的几乎要裂开一般。

体内始终平和的真气开始狂暴乱窜,沈炼脸上皮肤皆是开始通红起来,脑袋轰然,嘴角血迹缓缓渗出。

他修为始终顺风顺水,接二连三打击之下却是第一次失控起来。

并不想让慕青捷看出自己变化,沈炼强自转过身去,大步朝卧室走去。

但他太高估自己,仅仅迈出两步,身体便不受控制的软倒在地。

噗通!

慕青捷刚要走出房门,心里就猛然一跳,回头看去,沈炼已是无端摔倒在地,嘴角那丝血迹来的格外突兀诡异。

“小……小炼,你怎么了,别吓我,快醒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