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误会加深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5064字
  • 2022-01-01 20:28:21

走出凌家,沈炼回头看了一眼那扇熟悉的窗子,脑海不断闪烁着一些片段,他每一次来找凌依依,那女孩几乎都是首先掀开窗帘摆手,但如今窗帘一动不动,沉静的让沈炼的心也进入到了低谷。

呆呆站了一会,沈炼拦了辆的士。

车上,的哥似乎见惯了沈炼这种失魂落魄的人,随口问道:“哪儿?”

“酒吧街!”沈炼看着窗外,木然回答。

他之前最为反感借酒浇愁,认为那些人都是无病呻吟而已,但现今轮到他自己的时候那种沉郁到让人手指都不想动的感觉似乎只有酒精能够麻醉。

沈炼从来都未谈过一场真的恋爱,这种患得患失感一经涌来,却有些招架不住。

酒吧街到了,沈炼付了车钱之后走了进去。

此时天色渐晚,酒吧依旧开始热闹起来。

音乐炙热,灯光闪烁,男男女女本性毕露,成群结伴的忘情舞动,少数累了的人会走到吧台喝酒,但眼睛依旧在扫视着周围,看有没有适合搭讪的人。

刚一进来,有些人就注意到了沈炼。

年轻俊俏,气质内敛,虽然穿着比较普通,但一眼看去依旧能给异性一种强烈的冲击,还未落座,已经有一个长相不错穿着惹火的女人笑着走了过来。

“帅哥,喝一杯怎么样?我请客。”

她眼神炙热,只穿着背心短裤,修长的大腿在灯光下有些晃眼,胸前那抹引人注视的深邃尤为让人注目,但年龄看上去应当有三十多岁了,细细看去装束施得有些过重,有种刺鼻的香水味儿。

沈炼默不作声看了她一眼,而后从口袋掏出几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看她装束应当是酒吧里的点子。

所谓点子,无非是酒吧找来拉动男性消费能力的人。

那女人被沈炼眼睛看的不由难堪,眼前的钱不知道接还是不接,她虽然有目的性,但沈炼的反应出乎预料之外,有种赤裸裸的打脸感觉。

沈炼却顾不上她,而是一个人坐在了吧台一角,叫了几杯啤酒。

他终归不会因此而选择醉得不省人事,心醉已经足够,倒是不需要用行动再去发泄。

女人一直注意着沈炼,见状也跟了过去坐在了一旁。

沈炼挑眉看她一眼而后又递过去几张道:“如果可以,我想在这找一个赏心悦目的人陪我喝酒!”

女人的脸一下子僵硬了起来,勉强笑道:“这位先生真喜欢开玩笑,我难道不赏心悦目么?”

“你感觉呢!”沈炼笑了笑。

女人在他那种说不出什么感觉的视线之下再也呆不下去,大步朝后台走了过去。

后台有几个女人正自说笑,见她走了过来不由调侃:“难得一见孙姐这么生气,那小年轻看上去不怎么给面子啊!”

“真气死我了,不过他出手倒是大方,两次给了我将近一千多块!好奇怪的人。”

“那我也去试试!”看孙茹手里拿着的一摞钱,有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不由心里大动,就要出去。

孙茹道:“别丢人了,这么大主顾要是被你们几个人给吓走了老板还能饶了咱们!”

几个女人闻言脸色都有些难堪,心里暗暗咒骂,不过这孙茹跟老板有些关系,她们倒是不敢直言。

“小雨去哪了,让她去陪会!”

“她刚来这儿就让她去陪这种客人,孙姐你这可是偏心的太明显了!”有人不满嘟囔。

孙茹装作听不到,她在这里工作了这么久,三教九流什么人全接触过,但沈炼这种人却还是第一次碰到,所以他本能就想到了顾小雨,或许只有那个刚刚毕业的大学妹才不会招他反感。

第三杯啤酒下肚,又有几个年轻女孩朝沈炼这边而来,这一次倒不是酒吧人员,单纯是一些客人瞧沈炼不错而来搭讪的。

别人来酒吧多是男性找女孩搭讪,沈炼完全反了过来,没有任何表现,偏如同磁铁一般吸引住了几个女性的目光。

半靠在吧台之上,沈炼懒洋洋的应对接踵而至的女人,不说话,将兜里所有钱财放在了吧台之上,来者有份。那种暴发户的姿态不知惹得多少人在暗处反感不已,但对于一些女人来说却是毒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面对财物不为所动。

无形中,沈炼已经成为了酒吧里的焦点,这种热闹可不是一般人可以见到的。

远处,一尖嘴猴腮的年轻人看到沈炼之后不由得眼中怨毒一闪而过,旋即麻利溜了出去。

沈炼并没注意,当然也并不知道之前曾得罪过的厉红蝶在这一代究竟如何一手遮天,此时的厉红蝶恰好也在酒吧附近,见侯三匆匆而来,她不由握了握拳头。

她对沈炼印象可以说深刻的紧,之后还刻意调查了他身份,做梦都想着如何报复沈炼,只是苦无良策,没想到他竟然自己送上来门来。

“红姐,这机会千载难逢啊,今天非让他爬着出去!”侯三狠狠道,那天被沈炼用针刺过之后可是足足疼了好几天,每次想起来这事他牙齿恨的都疼。

“别乱来,他身份不简单,闹大了反而不好!”厉红蝶心有忌惮道。

“那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啊,太憋屈了!”

“我自有办法!”厉红蝶兀定,而后小声吩咐侯三。

侯三眼睛随着厉红蝶说话越来越亮,而后兴奋道:“还是红姐高明,我看这次那小子怎么办。”

顾小雨今年二十岁整,脸蛋儿清秀纯净,穿着打扮也是有些偏邻家女孩,在酒吧这种躁动的环境中似乎有些格格不入。

她刚刚大学毕业,来这酒吧上班也还不足一个月,工作就是陪一些客人喝酒聊天,仅仅如此。起初她脸皮较薄,很不习惯应酬客人,但一阵子时间下来顾小雨忽然发现这儿不但钱好赚,而且人也是规规矩矩,并不如她之前想的那般,是以渐渐的也习惯了下来。

“小雨,你这身穿着不行,太保守了,去去,赶紧换衣服,越少越好。”

顾小雨有些扭捏看着挑剔的孙茹道:“孙姐,我平常就是这么穿的啊!”

“你过来!”孙茹招了招手,等顾小雨凑过脑袋的时候孙茹低声耳语了一番。

“啊!”

顾小雨惊呼,慌忙摇头道:“不行不行,孙姐,这事我不成,你找别人吧!”

孙姐竟然让她去勾引男人,顾小雨一听就接受不了,而且她对于这种事压根没有丝毫经验。

孙茹语重心长道:“小雨啊,既然从事了这一行业有时候就要学会变通。你想想当初刚来酒吧的时候你不也做不了吗,现在呢?什么事情都是有第一次的,再说也不是要你跟他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仅仅跟他亲热些而已,就当是一种挑战吧。”

见顾小雨还在摇头犹豫,孙茹顿了顿道:“五万,只要你能让他对你动手动脚,五万块!”

脸色有些涨红,顾小雨犹豫了起来。大学毕业生但凡家境好些根本不会在这种场合工作,五万块对她而言的确不是一笔小数目,她父母就是普通人,平日里做些小生意,有时候一年都未必可以赚到五万块。

“好……好,我去换衣服!”打定主意,顾小雨并没多想,转身走了出去。

侯三这时从一旁鬼鬼祟祟走了出来,在孙茹胸前捏了一把道:“不错嘛,这丫头找的也不错!”

孙茹有些担忧道:“三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我总觉着那小子不是普通人,红姐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侯三挑眉怪声道:“你去问红姐啊!”

孙茹立刻噤声。

“不敢问就老老实实的照着安排做事,出什么事都红姐兜着!”

顾小雨这会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出来,浅蓝色热裤,白色长袖衬衫,玲珑剔透的上身被包裹的滴水不漏,但恰恰因此有种特殊的诱惑力,而且她那双粉嫩纤细的长腿简直太过匀称好看,侯三直看的双眼发直,心想这丫头平时不显山漏水,没想到身材这么好。

孙茹满意点了点头,而后指了指还在喝酒的沈炼。

此时的沈炼旁边已经放了十好几个杯子,似乎是他格外冷淡的态度,也似乎是口袋里的钱掏光了,此时身旁暂时没了其它人。

顾小雨深吸了口气,而后朝沈炼走了过去。

本能抬头,眼皮逐渐有些沉重起来,入目是顾小雨那双修长好看的腿,他眯了眯眼睛,缓缓抬头,待看到顾小雨那跟酒吧格格不入的气质,他嘿嘿笑道:“抱歉,钱没了!”

顾小雨原本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没想到沈炼第一句话竟然说这个,她错愕,旋即心情骤然就松了下来。这人好奇怪,竟然以为她是来要小费的,而且因为掏不出小费而直接告诉自己,似乎还有些歉意。

“先生,你请了这么多人喝酒,我请你喝一杯不成么?”顾小雨落座,一双眼睛弯弯如月牙,她虽然心里有鬼,但毕竟也在这里工作了将近一个月,简单的交际还是没问题的。

“服务生,再来两杯这种啤酒!”顾小雨招手,服务生将酒推了过来。

沈炼也没客气,随口道谢,而后将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顾小雨浅尝辄止,有些崇拜的看着沈炼道:“先生好酒量!”说着,却又是叫了两杯。

沈炼眨了眨眼睛,看着顾小雨那张笑脸,而后将目光放在她并拢在一起的腿上。

顾小雨嗔怪道:“先生,往哪看呢?”说是如此,但却没有丝毫怒意,反而给人一种欲拒还迎的错觉,青涩的妩媚,让人砰然心动。

沈炼笑着收回目光,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顾小雨靠近了些,歪头看着沈炼道:“先生还没告诉我您叫什么名字?”

“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来找我干什么?钱,色,目的?”头部有些昏沉,沈炼勉强站了起来,他想的话随时可以将酒意散去,但却没那么做。

顾小雨伸手扶住了有些踉跄的沈炼,柔软胸口不着痕迹压住了沈炼胳膊,低头声如蚊蝇道:“我就感觉你这人很特别,想跟你亲近亲近,干什么想这么多?”

“是么?”沈炼整个人靠在了顾小雨娇小的身体上面,再也懒得去想这些杂事,准备离开酒吧。

顾小雨随着沈炼东倒西歪,心里盘算着不知道这种程度的亲密算不算,而此时的沈炼正巧回头,顾小雨心里一动,也在此刻抬起了头,跟沈炼嘴唇碰在了一起。

恰在这时,几声隐约熟悉的咔嚓声响了起来,沈炼脑袋稍稍清醒,知道有人拍照。

眼神微寒,沈炼迅速锁定了舞池中几个正放下手机的人,但这些人反应极快,拍完照之后直接朝着相反方向离开。

舞池人太多了,沈炼有心去追,但转眼间这些人就消失不见。

顾小雨清晰察觉到了身边沈炼的变化,也开始慌乱了起来,她虽然被安排来勾引沈炼,可绝对没想到有人会暗中拍照。

沈炼酒意散去不少,盯着顾小雨道:“能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吗?”

顾小雨慌乱摇头,哪还有丝毫妩媚,结巴道:“先……先生,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啪啪啪!

“沈少爷今天可是格外豪爽洒脱,不但一掷千金,而且美人在怀!”这时酒吧灯光跟音乐忽然全部停了,一个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的女人笑眯眯走了过来。大约二十四五岁,身材柔韧完美,尤其是眉宇间那种张扬的野性,让异性目不转睛,喉结不断吞咽着。

沈炼眼角缩了缩,松开正担惊受怕的顾小雨朝黑衣女人走了过去。

厉红蝶,又是这个女人,沈炼倒是想知道她究竟在玩什么把戏,那几个拍照的人应当就是她找来的。

“你究竟要干什么?”走到她,沈炼径直便卡住了厉红蝶雪白的颈部,眼中前所未有的冷漠。

他今天心情并不好,没想到喝个酒也会被人算计。

厉红蝶并不紧张,反而有恃无恐道:“沈少爷吓唬我吗?您身份虽然不俗,可大庭广众之下你敢杀了我?”她敢光明正大面对沈炼,正因这里是公共场所。

“这里不敢,但其它地方一定敢!”

沈炼笑了。

厉红蝶本能赶到了些不妙,正想有所动作,但已经是晚了,身体开始僵硬了起来,她知道应当是被沈炼随手点了穴道,而且随之厉红蝶就醒悟过来沈炼的目的,她竟然要把自己带出酒吧。

该死的,这人怎么如此猖狂,暗自后悔自己贸然出来的同时,厉红蝶已经被沈炼提玩具一样提着走了出去。

她手下想追,但沈炼何等人物,只是稍稍举步便甩开了所有人物。

厉红蝶双目喷火,同时也由衷升起了些恐惧,这家伙怎么变了个人一般,此时的厉红蝶感觉沈炼冷到了极点。

几分钟的时间,厉红蝶被沈炼带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巷,连路灯都没有,黑黝黝的环境让厉红蝶忐忑不已。

“沈炼,我警告你,所有人都看到是你把我带出来的,要是我出了什么事情你跑不了!”厉红蝶色厉内茬道。

“马上打电话让人把所有拍的照片删掉!”

黑暗中看不到沈炼的表情,但厉红蝶分明感觉这男人的话忤逆不得。

“你先帮我解穴,什么事都好说!”厉红蝶虽然弱势,但也知道不能轻易妥协,万一照片删掉他依旧不肯放过自己怎么办。

沈炼沉默。

厉红蝶却以为沈炼在考虑自己的话,进而道:“沈炼,你就快跟凌家小姐订婚了吧,你说那些照片要是被曝光的话会带来什么影响?识趣的话好好求我,说不定我会放你一马。”

沈炼依旧沉默,但右手却在此时放在了厉红蝶上身的拉链之上,且毫不犹豫撕拉一声径直拉到了低。

厉红蝶倒抽了一口冷气,惊呼道:“你干什么!”

沈炼笑了,如同恶魔一般,随手点住厉红蝶哑穴,而后轻松至极的将厉红蝶衣服一件一件除去。

双眼睁大,厉红蝶急的眼泪大颗大颗滚落,牙齿紧紧咬在了一起,如果意念可以杀人,现在厉红蝶只想将沈炼千刀万剐。

只可惜哪怕她再着急也改变不了现状,转眼间她衣服已然全部被沈炼随手丢在了一旁,仅剩下最贴身的两件,而且这该死的男人并没有停手的意思,手已经放在了背扣之上。

厉红蝶心急欲死,偏生动弹不得,一时间整个身体都绯红了起来,也就在这一刻,厉红蝶感觉上身最后一件遮体衣物也掉落了下来。

而且最让厉红蝶恐惧的不止于此,沈炼此时竟然拿出了手机,然后咔嚓几声,随着光芒闪过,厉红蝶呆若木鸡。

拿手机在厉红蝶眼前晃了晃,沈炼举步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少顷,两点银芒闪过,厉红蝶闷哼一声,感觉自己已经恢复了行动力。

默不作声将衣服一件件重新穿起,厉红蝶嘴唇已经被咬破,看着沈炼方向嘶声道:“沈炼,我要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你,杀了你!!”

天知道厉红蝶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如此侮辱,第一次被人看光全身,这种尊严坠地的羞耻感让骄傲的她接受不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