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境界之困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2767字
  • 2020-11-25 15:59:18

又是几天过去,沈炼依旧是没有任何突破。

焦躁,凌乱,沈炼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魔怔之境,思维也进入了误区。此时的他对于外界的声音已经选择性的忽略,手机也已经关掉,哪怕是慕青捷跟古兰心说话他也是刻意回避。似乎进入了无边黑暗,明明光明就在眼前,偏偏难以踏出去,咫尺之遥,足以让心有执念之人疯狂,永远都差那么一点。

古兰心尽管表面上看不出来,但见到沈炼十几天不修边幅的样子心里也开始着急起来。慕青捷更甚,沈炼的状态不对劲,就连说话方式也是变得极为简单,斩钉截铁,是以命令的口气让她办任何事情。她恐惧长此以往下去沈炼精神可能会出现问题。

缓缓起身,古兰心趁沈炼不注意来到了外面。

慕青捷着急道:“阿姨,小炼怎么会变成这样!”

古兰心皱眉道:“他的状态我也不大好解释,但可以确定的是钻进了牛角尖,现在缺一个豁然开朗的时机,只要时机到了,他自然也会恢复常态!”

“可是时机什么时候才会到,他这几天连饭也没吃几顿,觉也不睡,再这样下去我担心他身体会扛不住。”

“这样青捷,你拿着这个去君豪酒店找一个凃姓女人,只需要把这个交给保安就行。”古兰心知道事情推迟不得,从身上拿出一块贴身玉佩递给了幕青捷。

“好,我这就去!”慕青捷问也不问,匆匆出门。

……

“夫人,有人拿这个给你,说要你过去一趟!”

秦晓月接过保安手里的玉佩,将之交给了正闭目养神的凃青玉。

这玉佩不知什么材质做成,拿在手中舒服的紧,反面是一只从未见过的青鸟。这鸟神骏异常,振翅翱翔,呈捕猎之姿,细致到那双红色眼睛中的凶光都可看出,正面则是一个篆书字体,具体什么字秦晓月倒是不记得。

凃青玉随手接过,也未解答秦晓月疑问,缓步就朝外走去。

古家独有的石中玉,这是每一个古家人都独有的物件,其分别是反面的图案,是以凃青玉一看到那只青鸟就知道是古兰心在找自己。

见到慕青捷,凃青玉雍容一笑,而后坐上了车子。

慕青捷之前从未见过凃青玉,但却也没想到阿姨要找的人竟然是一个气质雍容华贵的女人,多看了凃青玉两眼,在启动车子后慕青捷小心问道:“您是姓凃吗?”

凃青玉点头,她对慕青捷第一印象也不错,稳重知性得体。而且她对慕青捷其实并不陌生,沈青山最得力的助手,她怎会没有了解过。

“慕小姐,古夫人找我何事?”

并未惊讶她知道自己姓氏,慕青捷顿了一下将沈炼现在的情况跟凃青玉简单介绍了一遍,而后有些希冀道:“您有没有办法?”

凃青玉略微皱了下眉头,她本能皱眉,而后沉吟无声。

慕青捷没敢打扰,直到将车子开到楼下的时候凃青玉也没再说一句话。

打开门,古兰心早已经等在客厅,见到凃青玉她上前道:“凃小姐,这次实在是迫不得已相求,你放心,规矩我是知道的,你要你能让小炼走出现在这种状态,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包括古家的天机秘典!”凃青玉眼神灼灼道。

“我给你,你敢要么?”古兰心疲倦笑道。

“我还真不敢要那么扎手的东西!”凃青玉笑着,然后抓住了古兰心的手。

半响,她有些惊讶的看着古兰心道:“我实在难以想象江东市竟然还有人可以废掉你的修为,不过沈炼也太过不自量力了些,自古以来,你这种情况都是没办法可以救治的!”

古兰心点头道:“这事任何人都知道,偏炼儿陷了进去,希望凃小姐可以解惑!”

“你放心,我全力以赴!”

说着,凃青玉径直赶往沈炼房间,她大约猜测沈炼可能是最近医术进步太快的缘故,已经有了分寸,这种事情她父亲涂天河也遇到过,一旦走不出来未来可能会有极其深远的影响,他医术也会永远停留在这种阶段。

吱呀推开房门,沈炼似乎并没有察觉,依旧在认真写着什么,少顷将一本写满字的日记本揉碎丢进垃圾桶。

头发凌乱,背影萧条,衣衫也是不整。仅从背影看,凃青玉就能够看出沈炼状态究竟如何差劲,跟往日光鲜阳光的样子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举步走到沈炼身后,见他依旧没有回头,凃青玉也不急,轻盈蹲下身体将沈炼丢在垃圾桶中的日记捡了一本出来。

字体很好看,但记载的却凌乱无比,凃青玉轻而易举找到了字里行间的规律,缓缓拼凑在一起。

起初她并无所觉,但看着看着凃青玉脑海中忽然产生了一些幻觉,她微微吃惊,她预料到沈炼现在的医术可能已经超越了她,但怎么都没想到竟然已经达到了如此程度。日记上提出治疗古兰心伤势的一些设想让她感觉都有些天方夜谭,偏又附和中医治疗的所有规律,让她一看之下立刻就被沈炼的思维带了进去。

“凃阿姨!”沈炼这时忽然回头看了一眼凃青玉,称呼了一声重新又回过头去。

古兰心跟慕青捷从后小心翼翼看着这边,沈炼回头的瞬间那种苍白呆滞的表情清晰可见,心里着急间却只能指望凃青玉能够有办法。

凃青玉再不犹豫,几根银针电一般刺进了沈炼后颈。

沈炼本能反应还在,回头不解看了他一眼,旋即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凃青玉一圈一带,将沈炼丢在床榻之上,而后开始施针。

金针移魂术。是涂天河一次突破之时所自创的针法,功在可以让人神智清醒,思维敏捷,可在一定程度之上缓解患者压力。

这种针法效果显然是极其明显的,沈炼原本紧绷的表情在十分钟之后缓和了许多。

凃青玉收针,而后默不作声走了出去。

古兰心虽然心思沉稳,但依旧迫不及待看着凃青玉,慕青捷也是,生恐凃青玉会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

“目前来说有些治标不治本,他给自己施加的压力太大,导致他可能在用这种方式来释放压力!”凃青玉缓声道。

“唉,我若是受伤之后不再回来可能就没有这许多事情了!炼儿也不会因此劳神上心。”古兰心内疚道。

“这跟你虽然有关系,但关系不大,最大的问题是他医术可能到达一种境界之后还未来得及理顺,你的事情是一个导火索,就算没有你,他也会有这么一天。他的确是个医学之上奇才,这次若是可以自行领悟,相信我父亲的名头就要让给他了!”凃青玉暗暗感慨,事实上她说的一点没错,神针八法经过无数前人巩固完善,已经细致入微到了极处,人身的每一个部位穴道在沈炼心里都会衍生出无数可能,而且突破到第七境界后这些可能被无限放大,的确是很容易就会进入误区,这也是连创造出神针八法这种玄奇针灸之术的人也未能够进入第八境界的原因,之前的沈炼之所以未陷入误区是因为他对针灸之术荒于实践的原因,如今为了帮古兰心治疗,忽然间越陷越深也就不显得奇怪。

“那该怎么办?”慕青捷追问。

“古夫人,现今你的存在只会激化沈炼那种矛盾心理,你们看这样好不好?”凃青玉细细跟两人说了一遍。

古兰心听完凃青玉建议,眼神稍稍有些黯淡,不过旋即她就笑着道:“只要炼儿能好起来,我还有得选择么?”

慕青捷有心劝慰,但也知道这可能是唯一的方式。

“青捷,小炼就先交由你照顾了!”

古兰心简单安排了慕青捷几句,而后对凃青玉道:“咱们走吧!”

“你不去看他一眼,这一走我可保证不了什么时候你们可以再见!”凃青玉对着沈炼房间点了点头。

“不看了,徒增烦恼!倒是涂小姐恩德难以报答,以后但凡有交代,兰心不敢推辞。”

见慕青捷情绪有些低沉,凃青玉笑道:“你倒也不必如此,我这次带古夫人去寻我父亲也是机缘,说不得她三两月内就可回来与你们团聚也不一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