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医院来客
  • 医道天才在都市
  • 柳行
  • 4416字
  • 2022-01-01 19:52:18

第十二章:医院来客

第二天,刘芸来到病房的时候第一眼就发现沈炼似乎有些变化。

他之前皮肤苍白而没有半点血色,今天虽然依旧苍白,但已经隐隐有了些光泽,整个人的精气神似乎出奇的好,一双原本就黝黑如墨的眼睛此时像是有种神秘的吸引力,让刘芸不由看得有些呆住,直到沈炼咳了一声她才算是反应了过来。

脸上一红,刘芸将早餐放在桌上转身道:“我要先去打卡报道!”

见刘芸盯着自己看,沈炼不觉奇怪,他知道自己只要开始修炼,多少都会有些变化。昨天虽然痛苦,但无形中元气凝固了许多,是以才会给人如此明显的变化,这种变化等到彻底打通阳关穴的时候会更加明显。

吃过早餐,沈炼看了会书,有些想出去转转,念头一起,他心已经飞到了外面,放下书,穿着病号服漫步走了出去,说起来他有好一阵子没有呼吸过新鲜空气了。

作为江东总医院,病人闲暇散心放松的院落绿化极好,沈炼刚一出门不由深深吸了口气,朝阳略微刺眼,沈炼用手微微遮了遮。

如果有熟人在这里就会发现沈炼几乎变了一个人一样,之前的沈炼目光淫邪且脚步虚浮脸色苍白,虽有一副好皮囊,但一看便是酒色过度。而此时的沈炼只是穿着宽松的病号服,但目光清澈,一举一动极其自然又有特别神彩,加之原本就优秀的长相,他刚一出门就吸引了许多人目光,但等大家确认这人是沈炼的时候,不由敬而远之,离了老远窃窃私语。

楼上的叶青眉原本在窗户边眺望保护眼睛,但瞧见沈炼之后心里多少有些复杂,此时的沈炼举动中正平和,看上去哪儿还有之前丝毫淫邪之气,倒是让人不得不多看几眼。叶青眉感觉并没有错,医者仁心正是对沈炼前世最好的写照,前世的他几乎是少有生气之时,行事光明磊落,但却仅仅因一次根本挽回不了的事件而导致含冤被杀,加之重生后又连遇不忿之事,沈炼心态不知不觉已经产生了极大变化,只是极偶然间骨子里的东西才会流露出来,这种平和气质再想看到却是难了。

也不顾及旁人目光,沈炼自顾自找了个长椅坐下,重生以来心情前所未有的轻松。远处有孩童嬉戏,老人打拳,情侣之间打情骂俏,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安逸,有那么一瞬间,沈炼心中放下了所有烦恼。

这种心灵的宁静只持续了十分钟左右,旋即,沈炼就被一声声救护车警报声惊醒过来。

“叮咚,叮咚!”

救护车还未开进医院,急促的大厅广播已经响了起来。

“请抢救室大夫用最快迅速赶往分诊台,请抢救室大夫用最快速度赶往分诊台!”

这忽如其来的死亡警报让所有人都看向了门口,白色救护车旋即就开了进来,不光如此,救护车之后还跟随着十几辆价值不菲的豪车,最次的一款也是a8。

而急救室的大夫此时也已然是急促赶了下来,距离太远,看不清患者具体模样,但显然身份不凡,要不也不会有如此大阵仗。

这种情况每天在江东医院都会上演数起甚至数十起,但这次之所以让人瞩目,实在是因为救护车之后跟随的一众豪车,这些还不止,各类平时难得一见的车辆还在一辆辆增加。

“病人是谁啊,这么气派!”

“嘘,你看一下车牌号,全都是L打头,整个江东除了凌家还能是谁!”

“难怪如此,凌家在商界可是全国范围内当之无愧的巨无霸,有这种场面倒是一点不稀奇!”

沈炼听着隐隐的议论声脑海不由翻转了起来,一幕幕画面电影一样闪现。

凌家,跟沈家一样同为江东五大家族之一,而且绝对是在普通人心目中分量最重的家族,家主凌海川不但是国际富豪排行榜前三十的常客,且在政界跟国际上声名显赫,旗下慈善组织【零国界】在国际上受到极大的推崇,涵盖范围之广,受益范围之广都难以估量,且每年除了世界各地捐助的善款之外,凌家每年雷打不动注入十亿美元,就在上一年,凌海川被当选为全球十大杰出人物。

比起其它四家底蕴的根深蒂固,凌海川另辟蹊径,个人声望上已经远远超越了其它四家的家主。

当然这些信息对沈炼而言一点也不重要,但对这具身体而言却是重要无比,记忆中这厮无人不敢惹,也从不顾忌别人家庭背景,惟独对凌家的人心存感恩,始终未曾对凌家人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这跟凌家小姐凌依依有关系,也跟凌海川是他母亲朋友有巨大关系。

说起来沈炼是从母亲失踪后性格开始大变的,而在之前沈家跟凌家是五大家族中关系最好的,他跟凌依依没意外的话成婚是必然之事,但当时年龄极小,沈炼钟情于柳清雪,对凌依依毫无男女感觉,是以不曾犹豫就抗拒起来!只是沈家家规严苛,哪儿容得下他擅自拒绝,当时就有将他逐出沈家的想法,是凌海川不计前嫌出言相劝才算是让沈炼得以在沈家留下。

当然,这件事只是对于沈炼而言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件事,记忆中凌海川心情豁达,如其名一般海纳百川,对人不仰视不俯视,有种极其强烈的个人魅力。

“难道是凌叔叔出事了!”瞧着车辆越聚越多,沈炼心中越来越沉,不知不觉中这具身体的情感已经极大影响到了他。

这时,一辆敞篷跑车如风一般停在了原地,车上一十八九岁的少女花容失色的往医院跑去。

见到这少女,沈炼不由发愣。

这少女穿着随意简单,整体黑色运动装束,脚下旅游鞋,一条乌黑油亮的麻花辫儿恰巧垂落到颈部,一张脸尽管因为着急而显得有些凄楚,却不难看出少女乐观阳光的本性。她相比柳清雪而言算不上漂亮,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少女身上有种极其罕见的活力,清澈灵动,让人见之不由心生亲近之感,却同时远在天边。

“凌依依!”沈炼念叨了一下这个名字,双眼有些复杂。

这少女儿时就极喜欢缠在他身边,但随着时间推移,沈炼所作所为越来越让人心灰意冷,凌依依也早已对他彻底死心,沈炼可以说已经有几年没有见过这女孩,没想到如今变化竟然这么大,昔年比起柳清雪丝毫不如,如今俨然已各有千秋。

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只是少顷沈炼就大步朝抢救室赶去,据他所知凌海川身体一向不怎么好,如今凌依依也来了,沈炼有种不详预感,凌海川出事了。

……

医院临时会议室,江东医院所有的医生全部聚集在此,个个一脸愁容,气氛压抑到了冰点。

院长李长天表情严肃的敲了敲桌子道:“凌先生在国际上影响甚大,不管是于私于公,既然来到咱们医院,咱们有十分力气至少要用出十二分,平日里一个个横吹的欢实,怎么如今都成哑巴了,啊!!”

众所周知,李长天一向脾气甚好,像这种发脾气的样子还从未有过。

“院长,这手术至多再有五分钟必须得做,患者大脑延髓之内有淤血,已经压迫到脑血管,没有立刻死亡已经是奇迹,现在马上就要做开颅手术!否则凌先生必死无疑。”

“关大夫,你是脑科权威,有几分把握!”李长天沉声道。

“一……两分,凌先生的伤是老伤,已经数年,手术就算成功他可能也再醒不来!”

李长天有心再发火,但只是长长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道关大夫说的是真的,但让他去赌那十分之一的把握实在是难以决断,更何况就算是手术成功,他也不能接受凌先生成为植物人,家属更不能接受。

“小叶,你去叫病人家属进来,时间不多了,这件事需要早做决断!”

不等叶青眉起身出去,凌依依已经在保镖陪同下闯了进来,她在门外已经听到了医生间的全部讨论,明亮清澈的眼睛有些血红,颤声道:“李……李伯伯,不管结果如何我都接受,麻烦你现在就开始手术,爸爸不能死!”

说完最后一个字凌依依情绪已经崩溃,若不是保镖扶着她几乎站立不住。

李长天心里沉重,最后看向众医生问道:“我再问最后一次,没有更好的方案即刻准备开颅手术!”

“院长,如果凃天河凃老在的话有没有可能治好凌先生!”

叶青眉看到凌依依如此几乎感同身受,眼眶不由红了起来,当初她父亲过世的时候她又何尝不是感觉整个世界都崩溃了,是以哪怕有任何希望,她都会提出来。

“凃老?我年轻时有缘见过他老人家一面,而且他也确实有治好过这等突发绝症的先例,但如今凃老消失已经二十年之久,又去哪儿找他老人家。”李长天眼睛一亮旋即重复黯然。

“咱……咱们医院里有一位病人比较特殊,院长还记得上次一个急诊案例吗?我之前跟你说过,就是他靠一只别针稳住了患者伤势,给了医院抢救时间。而且据我爷爷所说,他的手段极有可能是传承自凃老的【金针截脉】。”

叶青眉说完这段话之后虽然没谱,却也不曾后悔,如果沈炼真是凃老的传人自然最好,就算不是她将这件事说出来也不影响什么。

李长天表情随着叶青眉的话变幻不定,但旋即下面医生就炸开了锅。

“叶大夫,玩笑不是这么开的,你说的那件事我也听闻过,绝对只是巧合而已,你说沈炼有可能是凃老的传人,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凃老行医济世,怎么可能会收那种败类为徒!”

“怎么牵扯到沈炼了?”很多大夫是不知道那件事情的,是以一时间整个会议室像炸开了锅。

“砰!安静!!”李长天猛然拍了下桌子止住了杂乱的议论声。

他原本对叶青眉的话不抱任何希望,但叶青眉爷爷他是知道的,中医界的几个泰斗之一,他说沈炼可能是凃老传人的事情李长天会重视,但不是现在,他不可能让沈炼去在凌先生身上枉自动针,传出去总医院会成为全江东最大的笑柄,而且他本人对沈炼是不是凃老传人的事情持否定态度,仅沈炼名声在外这一条也就足够了。

“什么都不要说了,准备手术!”

李长天最终下了决心,拍板决定。

……

沈炼并没有立刻去查看凌海川伤势,事实上他根本进不去被保镖层层把守的抢救室,只能远远看着这边。

他看到了凌依依悲凉绝望的样子,也看到整个医院由于凌海川的到来变得鸦雀无声一脸肃穆,这种气氛诡异而凝重。

犹豫了一下,沈炼终归是走到了凌依依面前,记忆中凌依依一直都是能带给人阳光跟希望的,但此时她失去全身力气的样子让人发自内心难受。

“依……依依,能跟我详细说一下凌叔叔的情况吗?”

凌依依茫然抬头,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沈炼,她没注意到沈炼变化,只是忽然间一阵极端的愤恨之情涌上,一耳光朝沈炼扇了过去失控道:“都是你,都是你们沈家害的,当年我爸爸如果不是受邀出席你们沈家宴会就不会在路上遭人暗杀,更不会落到如今这种境地!”

沈炼抓住了凌依依手腕着急道:“你说沈叔叔这次旧伤发作还是因为两年前的那件刺杀事故!”

“你松开我,我永远都不想看到你,滚!滚!!”

许多年来凌依依心里挤压的怨气仿佛在这一刻全数释放了出来,往日旁人的指指点点,说她喜欢过一个败类禽兽无所谓,因为在她心里从小青梅竹马的沈炼哥哥不是那样的人。但直到沈凌两家准备联姻之时沈炼的无情拒绝彻底伤死了凌依依的心,也就是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在他心里只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原本凌依依性格豁达阳光,虽然心里难受却始终压抑着,不曾抱怨针对过沈炼分毫,但这次爸爸突然出事,凌依依所有心理防线悄然破碎。

“沈少爷,念在凌沈两家的关系我们不想为难你,麻烦你马上离开!”几名保镖面露不善,沈炼敢肯定,他不离开这些人毫不客气就会动手。

沈炼脸色麻木,他想到了两年前那场轰动世界的刺杀事件,那次事故中惟独沈家人没有伤及分毫,其它豪门家族无不有重要人物被暗杀,凌海川就是之中最为耀眼的人物,那种场合他本不至于亲自前去,但由于沈青山的邀请他还是去了,结果在路上就受到枪击,虽然当时侥幸抢救回来,但大脑之中的隐患也就此埋下了。

缓缓吐了口气,沈炼知道自己在呆下去只会影响凌依依情绪,恰好见到一众医生这时从会议室出来赶往抢救室,他心下瞬间决定了一件事情,也是他必须做的事情,不管是这具身体或是沈家都欠凌家太多。

“我要求进入抢救室观察手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