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黄昏

  • 千和指某
  • 指某
  • 1317字
  • 2020-11-29 10:09:03

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一席厚厚的窗帘遮住大多数企图进入房间的光,阳光照到窗帘上,在房间里看,原本明媚强烈的光被过滤得柔和起来,大概就是晚上昏黄的夜光灯的感觉,使人昏昏欲睡。

这是千的房间。她午睡时拉上了窗帘,现在刚醒,不知道几点。哪怕是透过窗帘后的昏黄光线,对刚睡醒的她来说还是稍稍刺眼,她眯着眼翻了个身,背对着光,打算再睡一个回笼觉。

光线打到墙壁上泛着幽微的光,旁边风扇呜又吱呀的声音仿佛就是世界的全部,或许只有在这种寂静的环境下,人才能真切地感受到思维的跳跃和自身的存在。

就像那天晚上扭着有些酸的脖子从窗边爬回床,依旧是这台风扇的声音,保持着颤呜呜声调,均匀的风吹着她当时一片混乱的脑袋,不知应该从哪里思考起。那不是她第一次呆呆地望着月亮,更不会是最后一次,那是她最不真实的一次,就像每天供奉神像的人突然遇到神像显灵了一样,那天的月亮和以前是没有什么不同的,只是月老突然就为她牵了红线。

房间有些闷热,风扇是无法驱散闷热的,它能做的不是传导冷气,而是加快散热。千把身上的毯子卷小了一些,盖在身上的面积也小了一些。令她不适的是吹到的地方有些太凉,没吹到的地方又有些太热。

经过月光的虚幻之后让她有实感是开学之后回到出租屋,脑子里演习了不下百遍重逢时的场景和话语,也正如推测的最大可能一样,两个人脸不红心不跳地谈笑风声,或许是重逢时母亲在场,和往日一样继续着各种无关紧要的话题,却总感觉有些心照不宣,她不接长应对这种情况,他更不擅长,以至于母亲出去买菜留他们两个独处时,两个人僵持了好一会时间,他才没有头没脑的突然冒出来一句“做我女朋友吧”

她几乎是同时点头嗯了一声,然后两个都莫名其妙地大笑起来。

真是两个笨蛋。

千多次调整毯子盖在身上的面积,终于找到了一个还算舒服的平衡点,再塞一角毯子在腰下有显着温暖又不硌得慌。

窗帘处的光似乎是有些暗下来了,但还不至于难够依据天色判断时候的程度。

之后的故事?之后的发展很顺利,在琐屑的日常中一点一点的去习惯和发展,没有波澜壮阔的故事,更没有第三者横插一脚的玛丽苏剧情,有人说爱情总是顶不住柴米油盐酱醋茶,那是把两者对立起来说,可两者又真的是对立的吗?

窗帘后的阳光终于无力了起来,房间开始显得有些阴暗,千这个睡眠时间能达十几个小时的人也终于有些清醒————再不清醒就要被她妈赶起来了。

脑袋昏昏沉沉的,决定先爬起来去躺椅上歇会。

在躺椅上半躺着看着墙角的蛛网,并不多,在按近天花板的墙角位置,光线不足的情况下有些若隐若现。

脑袋更清醒了一些,有力去思考更远的事情,她总是感觉远的有些心慌,作为两个经常在一起的人,在他不说话的时候,她总是能在不经意间感受到那股极淡的疏远,那不是针对她的疏远,而是对所有事物的疏远,就和小说里描写的独居几十年的山中道长一样,仿佛下一秒便拂袖而去,走向无人知晓的虚无之中。

哪怕这种感觉会像落在掌心的雪花样在下一瞬间就消融干净,她还是极不喜欢这种出尘的感觉,飘渺得让她害怕抓不住。好在她确乎可以随时抓住他的手,哪怕这有时有些莫名其妙,但次数多了以后他会轻轻回握着,也不问为什么,她能清楚地感受到从掌心传来的体温,实实在在的。

千抚额从椅子上坐起来,刚睡醒的昏沉终于减退了不少。

看天色,该准备晚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