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夜半

  • 千和指某
  • 指某
  • 847字
  • 2021-03-18 16:58:29

这只是一个平常的深夜。

天空很暗,很暗,寥寥的数颗星星明暗不一,那不但没有任何照明效果,倒像是在突出天空的黑暗,摇摇欲灭,就像要是一眨眼后便失去了踪影,也不会觉得出奇。

指某就在这样的深夜忽然醒来,在他的出租屋里。

他睁着眼,不知道哪来的灯光经过不知经过多少次反射后从窗户照进来——那绝不是月光,月光是皎洁空灵的。

“我也曾想一了百了,只因生日那天杏花绽放,想与落叶与虫骸一起归于泥土。”

指某脑子里回响着这着首歌。他一点也不抑郁,他甚至找不到让他抑郁的点,他的生活没有什么变故,双亲待他很温柔宽容,他也不是那种伤春悲秋青春疼痛的人————甚至他一向看不起那种人。

可现在他想自杀。

“如果努力的意义是为了以后生活得更好,少受生活的折磨,那为什么不直接去死呢?死亡后没有任何痛苦。”

他闭上眼睛,脑子里认真想着这个问题,没有任何睡意。

“只有活着的人才有能力去传播价值观,而世界是由活人组成的,所以活着就成了没有理由但是默认必要的东西。一切人类活动都围绕着活着展开。”

“明明不用这么麻烦,只要去死,那一切痛苦都会消失

指某安静地躺在床上,黑夜映着他,他感到平静而安心,他愿意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不要迎来黎明。

“便只是不想努力,想享受安逸,竟能扯出这么多东西。”他在心里自嘲,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仿佛灵魂已经放弃了这具身体,唯一有实感的,便只是胸腔不断的舒张与收缩的呼吸动作,提醒着他,他还没有离开这个世界,他这个不能给身体这些努力生活的细肥美好,甚至想杀死他们的灵魂,还寄生依附在他们身上。

心口闷得慌,指某沉重的叹了口气以缓解,泪腺很顺从地开始分泌泪水——这看起来很蠢,幸运的是这个时候不会有人看到他,这个莫名其妙的人。

他盯着窗户旁地面斑驳的,不知道是哪个路灯或是广告牌照来的光块,蜷在了自己阴暗的床上,眼睛幽幽地闪着光,

“眼神仿佛足深夜里站在马路中央的动物,面对疾驰而来的车辆不知所措。”

睡意袭来,他知道他不该抵抗这个睡意,因为几个小时后太阳还会照常升起。能让他安静蜷缩的黑夜将会退去,他必须留足精力去面对一切他不想面对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