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故事的第三段(湘)

  • 千和指某
  • 指某
  • 3313字
  • 2021-04-29 23:39:15

那人是个什么情况?

湘回到家中,躺在沙发上,把左手举到眼前,这刚刚被千牵过的手,就跟牵着一个不安分的小孩子一样,轻轻地晃悠起手来。

感觉她都要哼起歌来了。

原本是去找茬的,应该能这么理解。但很快就被这种稚气般的快乐感染了,果然可爱就是占便宜。

虽然感觉她的形象和之前观察的有很大出入,但我似乎更喜欢这样的。天也是喜欢这种吗,大概不是,他估计没有机会看到。

回想一下,之前班里的女同学们似乎点在议论她,说她心机深沉对夏天天欲擒放纵之类。今天阿天高兴地跟我说他终于敢约她了,高兴得跟个孩子似的。

我夏湘等了这么久居然被你个各方面都不如我的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人横刀夺爱?于是当时一时脑热就给她了张纸条说在球场等她。

传完就后悔了,会不会显得很突兀?

现在回过神来,对她先入为主的印象,全都是我自己和其他同学的脑补,再加上自己的嫉妒……

湘突然想起来什么似,一下子就抓住了思维的关键。

阿天成绩,性格,颜值,身材都好,在女生中话题度很高,可他却主动接近于这种看起来很平常的女孩子,于是她们觉得她们又行了。

“嫉妒会使女人面目全非。”

湘想起这句话,并为自己终于就掌握了问题关键感到孩子般的自豪。

“可再说回来,”湘一下子就高兴不起来了,开始有些同情阿天,又有些庆幸。

“所以阿天根本就没得到千的喜欢是吗?”

又过了几天。

夏天一直把夏湘当作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湘和天的消息中千的名字时常出现,湘一直愿意当天最亲的倾诉对象,但不应该是这种事情。

从聊天记录来看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进展。

“什么嘛我和千同学一见面就牵到她的手了哪有这么麻烦。”这句话也就在心里想想,湘实在不好意思和天这么讲。

当然女女之间的牵手和男女之间是不能一概而论的。

湘也重新在教室中观察千,发现她也只是看起不怎么说话而己,虽然“生人勿近”的气场和那天牵着她的手到附近到处乱逛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可人家真的没有什么坏心眼。就好端端地坐在那里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于是在某次女生集群讨论中,湘试着为千反驳几句,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小集体针对的感觉“小湘你太单纯了看人怎么只能看表面呢。”

湘不服于是争辩起来,她们明明就是无凭无据什么说得理直气壮,还没说几句就感觉自己特别委屈,她并不常吵架,有点想哭,然后,

“咳,我听见了哦”千从旁边的厕所隔间走出来,

现场鸦雀无声,她的眼神不是那种一般人该有的怒视,而是微眯着眼,像领主巡视领地一样,扫视了一圈,湘感觉这个比她矮半个头的女生有极大的威慑力,心都漏跳了半拍。

,任何人没来得及说什么,湘就感觉手被牵了起来,千转身把她拉出了这个地方。

湘被千拉回了教室,已经快上课了,千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拉她回到座位,湘抬头看着她,那种凌厉的眼神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噙满眼的,快要溢出来的温柔。

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但她顿了一下,把脸凑近:“谢谢。”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一节课的心神不宁。

放学后千站到了她的座位旁边,湘感觉有很多视线盯着这边,有些不习惯。

“回家吧,跟我一起”头顶传来这个声音,湘感觉这是她在这个教室的唯一依靠了。

人际关系的破裂往往只需要一场争吵,然后会有一个非常尴尬的真空期,可是千是怎么忍受这么久的人际关系真空的呢?

“你家在哪”出到校门,千问了下。

湘指了一个方向,千随手指看去,笑了一下,“完全不同的方向呢。”

湘主动牵起了千的手,她明显感到千的手超过想象幅度的颤了一下,“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千即答。

湘也没有继误追究下去,“去你家吧。”

“啊?”

“去你家吧。”湘又重复了一遍,发现千一副奇怪的表情,“不行吗?”

“可以,完全没问题。”千又恢复了那天在球场时牵手的,孩子般的笑容,跟在教室里真的有非常大的反差,像雪山融化的纯洁,让人感觉其实一切烦心的事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在这种单纯又带点狡點的笑容面前,只是……

“千同学,手不用抓这么紧也可以哦。”

“我不能待太久。”湘坐在千家里的沙发上,张望着客厅。

客厅不大,甚至没有什么家具,就一张餐桌几个椅子加个沙发,看起来有些冷清———不是那种家徒四壁式的冷清,因为家具看起来并不老旧,而是那种私人物品很少,每一样东西都整整齐齐的感觉。

“喝杯茶再走也好嘛”千从厨房走出来,拿着一把茶壶。

湘看着千不知从哪里又抽出一个水壶,先打开塞子,将氤氲蒸腾的水倒了些许进土红色的砂壶里,将里边的水晃了几下,再倒进旁边的大玻璃杯中。

“嗯哼,以后打算怎么办,冷处理吗”千说着,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掀开一个铁盒盖,鼻尖凑进了一下铁盒里的茶叶。

湘当然知道她说的是哪件事,她在也苦恼以后该怎么面对她的那群朋友同学,她记忆里似乎并没有冷战的经验。

“不知道”湘看着千小心翼翼地从铁盒里掂出一小撮黑色的茶叶,放进茶壶里。

“我该怎么办呢?”

“你要问我的话我也不知道,我以前遇到这种争吵的问题都是直接冷处理的。”

“千同学也会遇到这种情况吗?”

“小时候遇到过————什么叫做“也会”,你的意思是我没朋友咯?”

“难道不是吗?”

两人都笑起来。千把水壶里的热水再倒进有茶叶的砂壶里,迅速晃两下,把水沥进旁边的大玻璃杯里,再缓缓往茶壶里注进热水,至半满,盖上盖子。

“以前是有的,只不过后来经常转学,之前的朋友联系也少了。联系少了关系就淡了嘛,转过两次之后就懒得去交朋友了。”

“你经常转学的吗?”

“嗯,父母工作原因。”

“不会觉得孤单吗,比如说,没人一起去逛街,一起聊天之类。”

“偶尔会吧。习惯了就好。也不是完全没有人际交往,还有一两个比较合得来的,话也比较能多说一些。朋友这种东西很难说是多好还是少好的,看人吧。”

“这样啊。”湘也不知道该不该同情她,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千那样简单的人际关系也不错。

千拿了两个白瓷茶杯,提起茶壶倒了个半清,茶汤透红。

透过窗扉的夕阳照到白瓷茶杯上,又晕染上了一层淡红,同时也让翻卷着上升的水汽显现出来,一股红茶特有的香甜淡淡地氤氲着。

“嗡———”湘感到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掏出,

新消息。

小湘,很抱歉惹你生气了,也很抱歉之前对千同学不负责任的猜测。

但是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毕竟你和夏天的进度真的太令我们着急了,我们也觉得只有夏天这种才能配得上小湘啦,虽然另有几个看起来还不错的也想追小湘,但是你的意思比致重要嘛(不用装了我们几个都看得出来)

我们都等着磕cp,结果千同学就中途冒出来了。我们一急是想再刺激刺激你让你主动些,不小心弄巧成拙了。

经过我们的认真讨论之后认为擅自在你面前树立千同学不好的人设,对你和千同学都是不公平的。刚刚我们看到你和千同学一起出去了,如果她还在你旁边请替我们澄清真相,我们明天将当面向她道歉。”

湘真是感觉哭笑不得,但却有一股暖流经过心底。将手机递给千示意她看。并拿起茶杯轻啜一口,一股茶的清香在口中漫延来开,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嗯嗯,好喝,红茶总是令人有些放松呢。”

千迅速浏览一通后便将手机递还给了湘,也露出笑容,只是眉头似乎还有些皱。

“当面道歉就不用了,——红茶在茶里面确实算香甜的,”还小声嘟囔了句“难怪某些游戏喜欢用红茶。”

“哪些游戏?”“没什么”

千拿起茶杯一口气将里边的茶喝了大半,说:“时候不早了,让你家里人来接你回去吧。”

湘这才想起时间已过去许多,一拍脑袋,从沙发上站起来。

“我居然忘了——但叫他们过来也得知道这里是哪啊.”

“你就说是千同学家就好了。你父母之前来过我家。”

“一——唉?这样吗”

在等车来的过程中两人闲谈了许多,包括代替朋友们对擅自把千拉进来这件事道歉。

车来了,开着明晃晃的车灯,在门外按了两声嗽叭。

“我得走了,明天见!”湘从沙发上站起来,拿起放在一旁的书包,对千说。

走出两步,又回头:“谢谢啦今天。”

“等等”千看起来有些认真,不再是那个随意的笑容。“你是喜欢夏天同学吗?”

湘的耳根一下子有些红,但却像宣告一样回答:

“是的,我和他是从小认识的,我已经不记得我喜欢他多久了。—即便千同学很温柔,但我也不会让步的哦。”

“是吗,我明白了。”千笑起来得有些勉强。

湘并没有留意到千的表情,那表情太细微,转身出了门。

车子呼啸而去,没过多久,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外面的霓虹灯也亮起来,嘈杂纷烦,但在客厅听像是在极远的远方。

千坐在湘刚刚坐的位置上,一直没有开灯,细细地嗅着,却没有嗅到一丝属于刚刚那人的味道。

把背靠在沙发上,没多久便睡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