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故事的第一段(夏天)

  • 千和指某
  • 指某
  • 1723字
  • 2021-04-24 23:52:47

班里来了个转学生。

那是个挺漂亮的姑娘,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当然和言情小说里那种水蓝眼睛果冻皮肤的千金转学生还是有差距的,但我似乎总觉得这个姑娘赏心悦目。

“我叫千。”她的声音有些脆,但听语调总觉得很沉静,给人的印象倒掩盖了这种脆生生的感觉。

但自我介绍似乎就没有了下文,停住了,老师只能问有什么兴趣爱好之类,但只看见她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的样子,然后就干脆的两个字:

“没有。”

老师无奈,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于是指了指我前边的空位做为她的座位。

下课也偶有同学来跟她搭话,她也会礼貌地回答。就是礼貌,礼貌得有些疏离感,也从来没见过她主动跟谁说话。

放学后我和同学有意把话题向新来的转学生上引,我朋友想了一下:

“就是那种冰山系不太好接触的女生”,于是就没了下文。

但我总是有些在意。

挺漂亮的,真的,挺漂亮的,虽然只是简单地穿很干净的衣服,再简单束起头发,就像在故意不起眼一样。

一种生人匆近的感觉——并不是那种带有敌意的排斥,只是觉得很冰。

我习惯于和周围同学搞好关系,但对这个人我却有些望而却步,但心里总有种异样的感觉,催促我首先伸出橄榄枝。

终于在望着这位同学的背影近一周后,前后桌,总该熟络络些不是?

大概不显得得突兀,于是我试着看去搭话。

“同学,你知道这道题怎么做吗?”

我并没有问很难的题,这题目只是借口。我的心里不知怎地有些害怕,这样打扰别人的清静真的好吗?会不会被讨厌呢?这是我之后才想到的,我当时大脑感觉一片空白。

她回头看向我,那眼神就像走神刚回过神一样,我并没有直接和她对视,那大概不礼貌。

“我看一下。”还是那个有些脆却很沉静的声音,但似乎并没有想像中的冰冷。她说着把我递过去的卷子接过去就回转过身了。我有些手足无措,在她回过头后我觉得应该做其他的题等一下,但我反复看了几遍我平常的练习册里的题目,竟然完全不知道题目讲的是什么,余光却一直注意着前面同学的身影。

约莫几分钟后,她回过身,我几乎是同时地抬头,只见她带着歉意而礼貌的微笑,跟我说:“不会。”然后并没有多说一句,便又回了身。

几周过去了,她还是和刚来的时候一样,并不与任何人搭话,生人勿近的气息也使得并没有同学愿意上前搭话。但我试过两次,我大概是班上和她说话最多的人了,想到这里我竟莫名有些骄傲?

“你看的是什么书呢?”一次我这样问她,

“川端康成的《雪国》。”我并没有听说过。她还是一幅刚回过神的样子,并不愿意再多说什么。

但话题是我引起的,继续下去似乎是我的责任。

“额,大概讲了什么啊”我轻俯下身子看向她桌面上的书,书上具体是什么没注意,只有到一阵香甜但很淡的桂花香气。

“不知道。”她停了一下,大概是想了一会这么对我说。虽然这句话听起来有些敷衍,但她的眼睛看起来很清澈认真,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之后我去学校的图书馆借了这本书,更印证了我当时的感觉———因为我也不知通它在讲什么。

“你很喜欢看书吗”我又问了个问题,

“还好吧”接着就没了下文。

“我喜欢打篮球,今天下午球队有一场比赛,我会上场,有空的话你来看看吧。”我不知怎地就就冒出了这句话,大概是因为我朋友跟我说没有女生不喜欢打篮球又长得帅

成绩又好的男生的,他们说我就是这种人。

“我想让她喜欢我?”我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个念头。

我逃也逃似地离开了,没有给她回答的机会。

我脑补出她跟我告白的场景,我想起以前拒绝其他女孩子告白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但如果是她的话,

我大概也不会接受的吧,大概?

一整天的课我都没听进去。

下午到了球场我第一时间四处张望,并没有发现她的身影。

于是麻木地开始了比赛。

但没过几分钟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感觉,看向一个离观球人群挺远,但能看见球场的地方,看她就站在那里。

就像一股电流窜了全身,我全身的细胞都全负荷运转了起来,我感觉负责通知疲劳的神经已经被切断了。

但我并不敢直接看向那个地方,只是偶尔用余光扫一下。

比赛当然是赢了,我笑着走向欢呼着的人群,瞟了一眼那个角落,正好看到她转身离开。

可惜的是我从头到尾没能跟她说上一句话。

过了十几分钟我推掉朋友同行回家的邀请,绕回到她刚刚站的地方,那地方在一棵小榕树下,斜对着球场,视角并不太好,真看球赛的不会来这里。

这是个很清静的地方,她大概只是喜欢这个清静,但她究竟是怎么想的呢,我终于还是不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