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日出之后的指某同学

  • 千和指某
  • 指某
  • 2057字
  • 2021-04-11 18:38:07

我在干什么,我干了什么?

“喀啦喀啦,哒”,门门拉到最右边后传来上锁的声音,我就快步离开大门处逃也逃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再习惯性的锁上门。

阳光打到窗上,磨砂的玻璃窗关着,也显得很亮。看不见窗外,但能看见大块窗外树映在窗子上雾一样的绿色。

我就僵立在地上,即不想坐着,也不想躺着,这种感觉就像小时候做了错事被父母训斥一顿之后自己站在角落自责或者一顿内心戏反抗,都是找个地方僵着,一动也不想动

直到身体酸软动一下关节都能听到啪叽声的那种。总之就是不想动。

可我是做了错事吗?

日出时候的太阳像火团一样跃动着,用火团来形容是挺合适的,虽然说日出并不只是看太阳,但我是真的只记得那个灼眼的太阳了。

在最灼眼的环境里说最含蓄的话,该说我是不会应景呢,还是胆子太小呢。

“可是你为什么喜欢我呢?”

“因为乌鸦和写字台”

“什么乌鸦和写字台”

“因为我喜欢你。”

这段话出自《爱丽丝梦游仙境》,我很喜欢这段爱丽丝和疯帽匠的对话。

我喜欢你,就像乌鸦和写字台一样,没有任何理由和关系,我就是喜欢你。

这个意思解读是后来千告诉我的。

可真的是没有理由吗?

我喜欢她吗?我为什么喜欢她?喜欢到了那种程度?

告白之后才问自己这种问题也太蠢了吧,要是我被告白后,得知告白我的人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喜欢绝对会很气的吧。

如果说想看着她,想和她说话想和她待在一起,想在她时的时候抱着她,这种感觉算是喜欢的话……那绝对是喜欢吧?!

也没喜欢过别人,如果非要说经验的话,大概身边同学倒也有不少情侣,但莫名不想和他们比较,用李某的话:

“他们只是青春期荷尔蒙分泌过多,然后进行自我意识过剩的自我展示,感动自己,也不管是哪个异性,最后都是没有意义的。”说起来可能有点偏颇,我却有些认同这种说法,中学时代的所谓恋情,且看这些人喜欢上了,且看这些人表白了,且看这些人互相送礼走在一起了,且看这些人分手了。

有人说这是所谓积累爱情、恋爱经验,但感情不是这么敷衍了事可以随便收放的东西吧。

我轻轻伸展了一下手臂,手臂传来一阵解放般的酥麻感,我并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时间在某些时候总是显得没有意义。

窗外的雀儿神气十足地叫着,哪怕没能亲眼看见也能想象它们在技头挺着灰胸脯仰着头的场景。

我把窗户推开了些,然后躺到有些凌乱的床上。今天一早就被千叫起来去山头看日出了,晚上盖在身上的毯子还没叠好。

我重新躺回了床上,盯着那白色的蚊帐顶,把被子拉过来盖着肚子,然后就不想动了。

果然慵懒地躺在某处虚度光阴才是假期的正确度过方式。

在这种地方一下子就理解了千,虽然似乎并不是什么好的地方,但不讨厌。

难道我就是喜欢这种地方吗?喜欢看别人睡觉?这是个什么奇奇怪怪的xp啊喂,到底是有这个xp才喜欢她还是喜欢她才不介意这个习惯的问题上,答案肯定是后者,果然可爱的女孩子做什么事情都是对的。

千是什么时候开始呼呼大睡的习惯的,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不清楚,虽然我们经常保持联系假期也常能见面,但毕竟是分隔两地,人都是会变的,我不能及时地察觉到她的变化。

小时候我们都意外的健谈,我当年喜欢跟她一起玩大概里因为她有一房间的书,但稍大些以后发现其实只是一面墙壁的书架上着满满的,但以当时的我的体型记忆被夸大为一房子似乎也说得过去,也可能是因为当时我的眼睛里只有这些书。她就坐在地板上跟我讲这些有趣的书里的故事。果然我从小就是个好孩子喜欢读书呢。可惜的是我家乡下地方,方圆十公里并没有书店之类,周围的朋友也自然没有读书的习惯,于是

在最初的印象里千给我的感觉几乎就是无所不知,一肚子的墨水。

在很多故事里承担给孩子讲故事的角色往往是妈妈,但我妈确实没有给我讲过故事,承担讲故事这个角色的是千。

虽然千当时是以炫耀的口吻说的,甚至有一些不记得的地方直接用想像编过去了,但她讲的故事到底是成为了我回去和朋友们再转述的资本,似乎也是一脸得意地说出口给朋友们的,甚至连不记得的地方就现编这个特点都一样。

我把毯子盖了又推,不断调整毯子和自己身体的相对位置,终于这是没能找到一个冷与热的平衡衡点,于是决定把风扇开了,风扇对着肚子,肚子上盖着毯子,虽然说看起来是有些蠢,但确实是冷暖正好合适。

整个房间只有风扇轻轻的呼呼声。

人都是会变的,但巧合的是我们变的大体方向是一致的,随着年龄增长,每个人都会逐渐的有自己的小情绪,直到这成为极为复杂的情感,直到言语不再能轻易地承载我们想要的感情,直到我们明白不是表达出情感就能得到回应之后,我们选择

缄口不言。

说话和社交总是必要的,所幸的是我并不缺少这个能力,只是表达内心并不总是必要的,况且我们也并不能好好的说出来。

曾有人说,只有睡觉的时间,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于是我终究是喜欢睡觉了,但或许是天赋原因,我总是睡不长,千这个一天睡十个钟起步的能力实在是令我佩服羡慕。

人也有不变的地方。尽管她社交的能力似乎退化得比我严重,但和我聊天到投机兴奋时那种得意的神情还是能在不经意中流露出来。这些就像是深藏了十几年的最初模式,突破层层伪装显露出来。

我们会变得越来越复杂,在纷芸复杂的变化中,我希望有不变的东西,照见我的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