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初试斩天拔剑术

看着慕容雨那一幅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表情,李修缘自知自己问的唐突了,于是道歉着:女神莫怪,在下唐突了,不该问其隐私。

也不是说什么隐私,我今年十六岁了哦,再过两年就是成人礼啦。

两人一路上说说笑笑,来到一处山谷内,嗯,有血腥味?李修缘鼻子嗅了嗅,

听到李修缘的话,慕容雨左右开始观察,你看,地上有血迹?

李修缘低头看去,发现血迹不是很明显,不过还是用手粘起一点起来闻闻。

嗯,是赤焰魔狼的血。

无耻之徒,你怎么知道是什么魔兽的血?慕容雨满脑袋问号

因为当初我杀过一只,所以对这血腥味还是比较熟悉李修缘回答。

哦哦,看这血迹的样子,这头赤焰魔狼应该是在逃跑,走,我们一起去看看?慕容雨说完就朝着血迹的路线走去。

李修缘也好奇,这头赤焰魔狼怎么还是逃跑的?不应该要么被杀,要么杀别人么?

当两人来到血迹的尽头时,发现了成千上万头赤焰魔狼,而且都是一品高级魔兽,战斗力在筑基一品位置,有很多赤焰魔狼都在流血,李修缘他们便明白是这些魔狼留下的血迹。

不是吧?这么多赤焰魔狼?饶是慕容雨这个金丹期的看到这么多赤焰魔狼也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其小嘴张开俏皮样,看着退去了嫡仙气质如邻家女孩,煞是可爱。

我也不清楚,这差不多有一万头吧?李修缘也有些吃惊。

赤焰魔狼狼群发现李修缘他们到来,一声声狼嚎传遍天地,每一声狼嚎带着愤怒,更多的是侵犯了它们地盘似的怒嚎。

嗯,怎么回事?我们不就是刚进来么?它们怎么一幅生死仇敌的模样?慕容雨问。

根据古籍记载,这是他们狼王要进阶二品了?李修缘不确定的解释。

什么?赤焰魔狼不是最高只能到一品高级魔兽么?

呵呵,世间万物不一定全都是万物定律的,说不定它们狼王变异了呢?李修缘到不认为赤焰魔狼只能到一品高级。

也许你说得对,它们狼王可能变异了,那怎么办,看这架势我们不把它们杀个干净是出不去了,慕容雨问道

还能怎么办,杀呗,就当是历练了,但是大部分主力都靠你啊,我现在的战斗力杀个上百个不是问题,可是这么多,我能力有限,李修缘摊了摊手。

呀,这么多,都杀了吗?可是它们也怪可怜的,是我们闯进它们的地盘上的?慕容雨有些于心不忍,贝齿咬着嘴唇。

女神,你不是吧?你可是来历练的,杀点魔兽你居然还有同情心?李修缘那个无语啊,难道你还要我一个人面对上万头赤焰魔狼,那不是让我去送死?

我是来历练的,可我都只是伤,没有杀过唉,慕容雨脸蛋微红声音有些小不好意思的说道。

听完慕容雨的话,李修缘举头望苍天,神啊,你来救救我吧,我还以为抱着一条大象腿了,可这善良得让我无言以对了。

那这样吧,我杀,你替我掩护,有赤焰魔狼要伤到我,你就把它打伤不杀行不?李修缘只能退而求其次的用折中办法。

这个办法好唉,慕容雨高兴的扬了扬拳头

李修缘撇了撇嘴,把背在背上的赤霄神剑拿在手里,一步步朝着狼群走去。

一头头赤焰魔狼冲了上来,带着一声声狼嚎。

哼,李修缘眼神如刀,看着每一只冲上来的赤焰魔狼,双腿八字步,腰间半跨,一支手握住剑鞘,一支手握住剑柄。

嘴里轻言:斩天拔剑术

刷,一道快如疾风一般的剑气朝着冲来的第一头魔狼飞去。

啪,当那道剑气飞过赤焰魔狼头部时,一颗头颅从身体一分而过。

这?李修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上次自己杀赤焰魔狼的时候没这么轻松啊?虽然自己提升了一品修为,可也没这么夸张吧?

小子,很好奇?帝释天的声音在李修缘的识海中响起。

是的,李修缘还是想不通怎么回事。

哼,我跟你说了,这可是十大神剑之首,虽然你还没有发挥出它更好的能力,没有配合赤霄神剑的剑式发出,但是十大神剑之首岂能埋没它的名头?

你的剑气配合上赤霄神剑所发出来的力道岂是这些低级畜牲能够抵挡的。

听完帝释天的话,李修缘更是对赤霄神剑爱不释手了,更是幻想着要是配合上赤霄剑法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威力。

这些都在眨眼之间就过去,看着一头头冲上来的魔兽,李修缘嘴角上扬,信心满满。

刷,刷,一道道剑气收割着一头头赤焰魔狼,看着周围的尸体,倒下差不多有两三千头魔狼。

不过。此时的李修缘单手握住剑柄,整个人半跪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可想而知是有多累。

也是哈,哪怕是杀猪这么杀也要累个半死。

天老,有没有什么大杀招,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别到时候魔狼没杀完,我整个人累虚脱了,要是一个精神恍惚那可就要成为这些畜牲的便便了。

那不是还有个小妞么?她可是金丹二品修为啊,杀这些畜牲不是轻而易举?

天老,你就别说笑了,你也看到了?她那个样子叫她踩死一只蚂蚁可能都要做做思想斗争,李修缘看了看慕容雨很是无语的说道。

只看这个时候的慕容雨隔得老远在哪握紧拳头呐喊助威。

当时看她那杀气腾腾的样子,要吃了我一般,怎么突然这个样子呢?李修缘都怀疑人生了。

他当然不懂了,一个女子把贞节看的有多重,更何况慕容雨是皇室,他偷看别人洗澡人没杀他都是太善良了。

你可以把剑气分成几道杀啊,这样不是更快?帝释天说道。

天老,我是认真的,李修缘语气有些加重的说道

我也是认真的啊?当初我可是能把剑气分成上万道,

天老,你不会是吹牛逼吧?上万道,李修缘明显不信。

小子,办法告诉你了,爱信不信,说完帝释天就没声音了,哼,要是你能把剑气分得更多,就可以看出你将来再剑道这条路走多远,帝释天心里一声低语。

于是李修缘一边击杀魔狼,一边思考着怎么把剑气从一道分离出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三千五百头,四千头,至此李修缘已经杀了将近一小半的魔狼,可是看着周围一头头赤焰魔狼,李修缘整个人别提多无奈。

因为他的灵力快要消耗完了,整个人高度集中精力,整个人也精力疲惫,一幅昏昏沉沉的感觉。

轰,过了小半刻时辰,李修缘终于还是支持不住,整个人倒在地上。

他这一倒,可把慕容雨吓一跳,几个闪身来到李修缘面前,抓起李修缘再次几个闪身已经出去好几百米了。

那些赤焰魔狼看失去了目标,于是开始吃起了自己死去的同类,不过在魔狼最中间,一只赤焰魔狼还在发出一声声狼嚎,声音中有着丝丝痛苦,也有些兴奋。

要是李修缘清醒着,看到慕容雨这速度,一定能气个半死,明显有离开的能力,却让他战斗得累个半死。

此时的李修缘躺在一块柔软的草地上,呼吸均匀,一看就是醉去梦乡了,慕容雨就站在其旁边,眼神观察着四周。

哼,叫你偷看我洗澡,给你点惩罚是应该的,慕容雨心里恶狠狠的道,嘴角上扬着,别提心里多高兴了。

要是李修缘知道慕容雨心里的想法,整个人都要晕死,肯定会说,小姐姐,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啊,只是这些就不得而知了。

此时李修缘的梦中,他手中还挥舞着长剑,眼睛紧闭着,就这样一遍一遍的挥舞着,不知疲惫。

不知过了多久,只能细微的看到,李修缘的剑气从一分为二,只是第二道剑气看着不是很明显。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李修缘的梦中不分昼夜,他挥舞长剑也不知多久,只能看到李修缘的剑气可以一分为八。

嗯?李修缘发出一声痛哼,眼睛慢慢的睁开,观察着四周,发现周围一头赤焰魔狼都没有。

这是哪里?我不是在跟赤焰魔狼战斗那?李修缘揉了揉自己脑袋。

听到李修缘的声音,慕容雨从一颗树上飘身落下。怎么,你醒了,这个美梦做的时间够长啊,都过去三天三夜了。

嗯,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就过了三天三夜了?

你失忆了?慕容雨面容古怪的看着李修缘。

没有啊,我只记得我在杀赤焰魔狼,杀着杀着就累虚脱了,后面就不记得。

哼,无耻之徒,你要感谢本公主,要不是本公主你已经是那些魔狼果腹了。

这么说你有能力把我从那么多魔狼口中救下,那也就是说我可以不和那些魔狼厮杀,我们也可以全身而退?李修缘眼神死死的盯着慕容雨。

这个,那个,慕容雨听到李修缘的话,整个人不好意思的用手把玩着衣角。

得,一看慕容雨这样子就肯定是这样的的,于是李修缘无奈的看着苍天。

就算又怎样,你有意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