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废了李治

此时的擂台因为剑影和雷电碰撞,产生的力量都已经让其坍塌,毁坏的已经不成样子。

不过半空中的雷海还是被李修缘的攻击而打散,只见此时的李修缘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一袭白衣早已破败不堪,全身都他筋脉冒出来的血液染红,看起来就跟血人似的,头发因为被雷电余波荡漾,根根倒竖着,还冒着丝丝白烟,再看其脸庞,一片焦黑。

李修缘虽然很狼狈,不过他还是强装出一幅高手的样子,双手负后,抬头仰天,嘴角流下血迹,赤霄神剑立在一旁。

高台之上,李华发出哈哈大笑声,李刚,你看见了吗,你输了,你输的很彻底,我儿子不仅没怎样,还活了下来。

再看李刚几位,一个个垂头丧气,他们想不通李修缘怎么在这么大威力下还能活下来,这可是能灭杀筑基七品的雷符啊,

哼,就算这样又如何,他一样是个要死,治儿,快杀了他,李修缘这个时候已经灵力枯竭了,李刚朝着破败的擂台喊着。

可是李治却没有回答他,此时的李治也被雷电的余波伤的不轻,想活动一下都很难,别说是杀李修缘了。

呵呵,大伯,他可能不能如你所愿,说着李修缘就手拿赤霄神剑一步一晃的朝着李治走去,整个人都有些摇摇欲坠的感觉。

李修缘你想干什么?李刚看到李修缘手拿长剑朝着李治走去,心下一慌,大声喊道

大伯,你放心,虽然他做了很多对不起我的事,但是毕竟都是一家人,血浓于水,我是不会杀了他的,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李修缘来到李治身前,伸出冒着鲜血的手掌,高高举起,直接一掌就打在了李治的丹田处。

啪,一声脆响传遍了整个演武场,一时间整个演武场都寂静了,没过几分钟,又开始喧闹起来,都开始讨论起来,不过却没有人怪李修缘,因为遇到别人,李治早就死了八百遍了。

而李修缘只是打碎了李治的丹田,废了其修为而已,只不过这个惩罚也算是有些重了,因为一个人丹田被废,没有修为,活着比死还难受。

高台上,当李刚听到这一声脆响后,整个人眼睛血红,额头青筋暴起,一个闪身就准备朝着李修缘杀去,

可还未等他离开高台,李华便已出现在其面前。

怎么,李刚只许你儿子使用雷符杀我儿子,就不许缘儿废了其修为?没杀他已经算是很恩惠了吧?李华嘲讽般看着李刚,但是眼神却死死盯着他,以免他乘其不注意杀了李修缘。

看着面前的李华,李刚拳头捏的咯咯作响,最后无奈的放下了拳头,一步步朝着李治走去,抱起李治便朝着演武场出口走去,背影是那般没落,却无人为其怜悯,毕竟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砰,李修缘终于支持不住倒在地上,李华赶忙上前查看,发现李修缘只是陷入昏迷,也抱着他走向府邸。

好了,李氏家族比武大会就此结束,多谢各位赏脸观看,长老又上台宣布比武结束。

于是现场的人三三两两的讨论着离开了,话题都离不开李修缘发出的最后那一剑。

当李华把李修缘抱回别院后,郭东和落淑琴就围了上来,看到李华手中的李修缘,落淑琴就捂嘴哭泣,此时的李修缘看着太可怜了,浑身已经不成一个人样。

夫君,演武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缘儿会这样?落淑琴一边哭泣一边问李华。

郭东也看着李华,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看到李修缘这样,整个人眼圈通红。

于是李华就把李治对战李修缘所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他们。

只见落淑琴双眼通红,提着长剑就准备朝着李刚他们别院走去,不过被李华拉住了。

淑琴,你别去了,好好照顾修缘,我和郭东去就行了,敢如此算计我们,我会让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李华说完把李修缘放在床上,双手负后一步步朝着李刚他们别院走去,郭东怀抱着他那把大刀,紧随其后。

当他们来到李刚别院时,却发现整个院里空无一人,里里外外都找了一遍,还是不见人影,最后询问下人才得知,李刚父子俩根本就没回来,在李刚的妻妾听到演武场的事情后,一个个也怕引火上身,早就树倒猢狲散了。

最后李华来到二长老家,将其灭杀后,把他的家人逐出李家,四长老家也同样如此,处理完这些事后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此时的李修缘已经被他母亲叫来下人给他清洗了一下,换了一件干净的白色长衫,只是依旧陷入昏迷中。

在李家的议事厅内,李华坐在首位,李林坐在旁边,如今的李林已经普升大长老,他们二人就是商议选取三长老和四长老,最后两人一致决定,让李雪梅父亲做三长老,然后让主持比武的长老做四长老。

唐家,此时的大厅已经聚满了人,唐君德坐在首位,唐突坐在旁边。

各位,对于李华父子一事你们有什么看法?唐君德看着下方的人问道。

家主,我觉得我们送上礼物和李家复合,再让大小姐嫁给李修缘,这样让我们两家都有好处,唐君德听了此人的话,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的敲打着桌面。

很多人讨论来讨论去,都觉得这个办法是现如今最好的办法了,唐突就那么看着,也不说话。

不过唐君德还是转头看向了他,大长老你有没有什么高见呢?

唐突正准备说什么,这个时候议事大厅的大门被推开,只见一位少年从门外走来,少年手中拿着折扇,轻轻煽动着,只不过他脸上的邪笑和他的打扮一点也不搭配,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

怎么,大家这是准备牺牲雪儿妹妹,来换取大家的幸福生活?少年看着场中的人邪笑着说道。

啪,突然一位长老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大吼一声:唐云,这里是议事大厅,现在正在展开家族大会,也是你该来这里捣乱的地方?

呵呵,这位长老别生气,我来只是说一句话,说完我就走了,我刚接到我哥的来信,“他说他已经成为那个地方内门弟子了,不过由于有事脱不开身,所以不能回来,而且他已经把雪儿妹妹当成了他的女人”

因为他的这句话,我也不得不放弃追求雪儿妹妹了,我想大家也知道我哥是在做什么,是个什么样的人吧,你们把他内定的女人推出去。

呵呵,唐云一声呵呵,也不多说便朝着外面走去。

此刻的大厅陷入寂静中,很多人都不再说话,都在回忆着唐云的哥哥,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个个就改口说道:家主,我觉得我们不必像李家低头,我们就算举全家族之力,也要和李华拼了

既然如此,那就散会,唐君德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大家见唐君德离去,全部都一拥而上,对着唐突行礼:恭喜大长老了,大公子居然成了哪里的内门弟子,真是光耀门楣啊

很多人都露出羡慕的眼光,可是却也无可奈何,谁叫人家有个了不起的儿子呢。

此时的唐君德来到一处房间门外,站了许久还是敲了敲门,房间里传出一声悦耳的声音:进来

唐君德推开房门走了进入,这间房一看就是女子闺房,在床沿上坐着一位少女,少女此时正把玩着秀发,

抬头看见来人时,发出清脆的声音说道:爹,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商议家族大会吗?

雪儿,家族大会商议完了,我来是告诉你一个消息的,唐君德看着眼前少女,露出慈祥的目光,不过目光中带着丝丝不甘,也带着一丝愤怒。

爹,什么消息啊?唐雪问

李修缘的身体好了,而且他还越来越天才了,如今都已经练气九品了,而且据我观察,他应该能战筑基三品。

啊,真是太好了,修缘哥哥终于好了,可是转眼又开始心情低落,他应该很恨我吧?恨我那么绝情退婚,伤透了他的心,说着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看着唐雪这样,唐君德发出一声长叹,雪儿,都是爹没用,因为爹,害的你失去了一生的幸福,

爹,这不怪你,要怪就怪大长老他们一家吧,你也没有办法,才能出此下策。

对了,刚才唐云又传来一条消息,他哥已经成为哪里的内门弟子了,而且还把你内定成他的女人了。

呜呜,听完唐君德的话,唐雪哭的更伤心了,哭声中透露着绝望,也带着不甘和心痛。

唉,雪儿要不为父把一切都告诉李修缘吧,我实在不想看到你这样。

别,爹你这样会给修缘哥哥带来危险的,我不想他因为我而出事,听完唐君德的话,唐雪赶忙阻止道。

唉,雪儿,真是苦了你了,唐君德再次发出一声长叹,朝着门外走去,背影是那么的让人心酸。

房间里就剩下唐雪一个人,再也无法压制,一声声大哭传出来,声音听着让人难以理解的悲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