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9】造出新枪了

  • 明朝第一驸马
  • 幻龙影虎
  • 2788字
  • 2020-11-17 13:23:41

“当真~~”左安明眼里放光,”宋公子真是宅心仁厚,将来前途无量,大富大贵~~~”左安明不光自己千恩万谢,又叫其余匠户一起来谢恩。

宋友亮开始觉得有些吃不消了,他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并随手拿起一本积了厚厚灰尘的卷宗翻了翻,”嗯~~??”几个名字映入了宋友亮的眼帘。”孙和鼎、孙和斗、孙和京、沈卜琦、潘云柱、沈履素~?这不是孙元化的一班亲眷吗?”

孙元化字初阳,号火东,上海川沙县高桥镇人。曾随徐光启和利玛窦合译古希腊数学著作《几何原本》,协助徐光启完成《勾股义》的编写。独立撰写《泰西算要》、《几何用法》、《几何体论》、《西学杂著》等科学著作。所著的《西法神机》2卷,是中国第一部介绍西洋铸炮、制火药、筑炮台等方面的军事科技著作;《经武全书》10卷,提出了许多精辟的用兵之道。孙元化为一代儒将,有三子:孙和鼎、孙和斗、孙和京。这次一起被发配来的,除了孙元化的三个儿子,还有孙元化的外甥沈卜琦,孙和鼎的表姊夫潘云柱和潘氏的内弟沈履素等一大批宗族。后来孙元化因为孔有德叛变被后金俘虏,最终死于冤狱。没想到家人全部获罪判为军户,充军海阳千户所。宋友亮之父宋千斤虽然是个粗人,但是对读书人到是挺敬重的,而且孙元化素有名望,宋千斤就安排孙家人住在海阳所内的军械所做军匠,也就是匠户。

宋友亮合上卷宗,对左安明说道:”我想见见孙和鼎、孙和斗、孙和京、沈卜琦、潘云柱、沈履素~”

“孙和鼎、孙和斗、孙和京、沈卜琦、潘云柱、沈履素~~”左安明扯着嗓子一阵喊,不一会,从另一间茅草屋里走出来几个中年人。虽然经过几年艰苦生活的打熬,但这六人依旧比那些目光涣散的匠户们多了几分精气神。

“这是宋千户独子宋友亮宋公子,还不行礼~”左安明大声喊道。

“宋公子,在下孙和斗~~”孙和斗开门见山地说道:”宋公子,咱们孙家既然落难,也不会死抱着读书人的架子不放,虽然我们不会耕地,但是可以学。只是请宋公子行个方便,我大哥要整理先父的一些文稿,他的活由我们几个分了~”孙和京、沈卜琦、潘云柱、沈履素等人也都表示同意孙和斗的说法。孙和斗以为宋友亮是为了大哥孙和鼎不干活的事来找麻烦。

谁知宋友亮笑了笑,说道:”你们几个都是跟孙巡抚学过本事的,叫你们种田打铁太浪费了~”宋友亮尊称孙元化为巡抚,孙和斗等人心里感觉舒服了不少。宋友亮说道:”我知道诸公都擅长西洋火器和西学,所以,我希望诸公能为我们堡的军械所出谋划策。虽然这里是小地方,但也希望主公贡献自己的学识,为此地百姓谋福~”

沈履素正色道:”宋公子,这样好么?其他堡民会不会有什么闲话~”

宋友亮笑道:”沈兄放心,这军户里本来就有匠户一门,专门负责打造兵器、修补铠甲什么的~诸位对西洋火器的了解,正好学以致用~”一说到西洋火器,沈卜琦、潘云柱、沈履素等人渐渐打开了话匣子,宋友亮趁机把话题引到了火绳枪的改良上。

沈卜琦说道:”我曾在澳门见澳夷(澳门的葡萄牙人)有一种火铳,不是用火绳点火,而是用燧石激发,比火绳激发的火铳方便很多~”

宋友亮大喜,忙问:”沈兄,你会做这种东西吗?”

沈卜琦笑道:”原来是不会的~~”他说着从腰带里摸出几个金属零件,”可我从澳夷那里弄了几个~~一直偷偷藏着~”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一起哈哈大笑。

之后,宋友亮就安排孙家女眷就做些缝补的针线活,都不用下地干活。孙和鼎专心整理孙元化的笔记和书稿、孙和斗曾经在孙元化当巡抚的时候负责后勤,现在就帮着料理海阳所的仓库、孙和京、沈卜琦二人在军械所做工,潘云柱以前是带兵的武官,就帮着操练海阳所丁壮、沈履素以前在老家是经商的,自称是沈万三的后人,在苏杭都有庄园,善于经营,暂时没有特别的用处,只是整天跟着宋友亮。如此优待,千户所里肯定有人闲话,但这是宋友亮安排的,有闲话又能如何?

万事齐备之后,崇祯十年春,海阳千户所的开荒正式开始了。

宋友亮开荒与别人不同,别人开荒是先开垦土地,然后想办法引水灌溉。而宋友亮则是先让范顺宝勘察地形,设计好灌溉渠的走向,然后沿着走向再来开垦土地。范顺宝在勘察地形的时候发现多条早已荒废的灌溉渠,一番查看后,发现这些渠道的走向也合理,只要与现在的新渠沟通一下就可以使用,能节省大量人力财力。

海阳所由于有水渠灌溉和高产小麦,虽然遭遇大旱,但海阳所的粮食收成依然和往年差不多,平均亩产一石五斗。发完雇工的工钱,剩下的粮食也不是很宽裕。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新开垦的田地上,工作热情十分高涨,不知不觉海阳公开垦土地十三万亩,超出了原来的计划,而所耗费的银两和粮食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二,这可谓是人心齐,泰山移,事半功倍。

开垦荒地需要大量农具,原来左安明统领的几十个匠户忙不过来了,宋友亮又从新接纳的流民之中雇佣了五十个聪明伶俐的,左总旗才算有了足够的人手。接着,按照宋友亮的要求,三足耧车、带铁犁壁的重铧犁等一大批农具不断地从海阳所的军械所里运出来,送到各个屯屋的农夫手里。

除了传统的农具,海阳所农夫们手里还多了一件秘密武器,那就是粪丹。这要归功于整日埋头整理父亲孙元化笔记文稿的孙和鼎了。粪丹见诸于后世《徐光启手记》,”粪丹”是一种人工制造的有机肥料与无机肥料相结合的综合性肥料,有机物主要是动植物肌体,无机物主要是砒霜、硫磺和黑矾等。把他们搅拌在一起,大约3-5石,置转中,夏月晒二十一日,须封密不走气,下要不漏,用缸亦好。若冬春月用火煨七日,各取出入种中韝上。这种”粪丹”每一斗可当大粪十石,可谓优质高效肥料。有这样的好东西宋友亮当然不能放过,立刻命人大量制造。

在此期间,在军械所做事的孙和京和沈卜琦也制造出了海阳第一支燧发枪,这支燧发枪借鉴了葡萄牙人的技术,在击锤的钳口上夹一块燧石,在传火孔边有一击砧,如果需要射击时,就扣引扳机,在弹簧的作用下,将燧石重重地打在火门边上,冒出火星,引燃点火药,射程和准确性上都有提高。

宋友亮从自家的家丁中挑选了十个年轻的丁壮,在千户所郊外的狂野上训练火枪射击。为了鼓励家丁们操练火器,宋友亮制定了赏罚标准:以八十步(约120米)立五尺高、二尺阔木牌,三发一中,十发七中为精。赏罚,鸟铳三弹中一者,平;中二者,赏银一分;中三者,超赏五分。一次不中者,打三棍;二次不中者,打六棍;三次不中者,打九棍;五次不中者,打四十棍,革退。不愿打者,一次罚银五厘,二次一分,三次一分半。

接着宋友亮便开始在火枪队里推广使用纸壳定装弹,这种纸质弹壳只使用纸卷成的筒,里面装有火药,使用时先用嘴把弹尾咬开。家丁们一开始没有经验,时常有人咬错了位置,结果弄得满嘴都是火药。后来宋友亮想了个办法,在咬开处涂上一条红线。这下没人咬错位置了,但是有红色的颜料尝尝因为沾了口水而掉色,所以每次操练结束后,家丁们人人都是一张血盆大口。

结果,经过一个月的操练,家丁们的火枪技术突飞猛进,平均每人每分钟可以开两枪,命中率在十发五中到十发六中之间。当然,这耗费了宋友亮不少银子,宋友亮不得不感叹精兵不是练出来的,是用银子堆出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