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17】拆了你的窝

  • 明朝第一驸马
  • 幻龙影虎
  • 2555字
  • 2020-11-17 13:23:41

济南贡院始建于明朝洪武年间,当年的贡院规模比较大,南起小布政司街,往北直到大明湖南岸。济南贡院,是明清两代进行”乡试”的地方。贡院内的主要建筑就是”号舍”所谓”号舍”,就是秀才们参加考试的地方。和现在的考场设置不同,当时所有参加考试的考生,每人独居一间”号舍”,”号舍”门外有卫兵把守,进行全封闭式的考试。

考生进入”号舍”之前,还要经过严格的搜身检查。明清的科举保安十分严格,要求达到”片纸只字皆不得带入试场”的程度。除了在进场前由卫兵仔细搜查外,乾隆年间对考生的穿戴还专门作出了严格的规定:不论是帽子还是衫、袍、褂,都必须是单层的。皮衣和毡衣要去掉里子,袜子用单层的,鞋用薄底;其次,考生用来装考试工具的袋子也不能有里子,砚台不能太厚,毛笔的笔管必须空心,木炭只准两寸长,烛台的柱子必须空心通底,糕点都要切开检查。考生装用品的篮子要编成玲珑格眼,以便搜检。在接受检查时,考生的内衣、内裤,都要解开。

“号舍”内十分狭小,勉强容下一人,内有可以移动搁置的木板数块。白天,将木板分开,上层是桌,下层是凳。晚上,将木板并在一起,又成了卧榻。考试整天进行,吃喝拉撒全在其中,其滋味不亚于坐监牢。考生应考时除必备文具外,还需携带生活用品:提篮、食盒、食物、饭碗、蜡烛,甚至便器、卧具、取暖用炭等等。山东历来是教育大省,济南贡院规模最大时,号舍曾达到1.5万间左右。

宋友亮到了贡院才发现和自己一起参加考试的,都是些三十来岁的中年人,甚至还有头发黑白夹杂的半老头。吕文洲低声对宋友亮说道:”徒儿,为师摘抄给你的那些文章可曾背熟?”

宋友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吕文洲莞尔道:”为师打听过了,这一次主考官喜欢行文华丽,你的文章如果能将忠君爱国,不惜以死报国之类的话语为基础,榜上有名,机会不小哦~”

宋友亮笑道:”这里人多,不方便行大礼,要是学生真的高榜得中,一定厚报恩师~”

吕文洲轻轻捋了捋胡子,笑道:”为师既然教你,自然是希望你青出于蓝的~~”

考生陆续进场,先是学政宣读据说是皇帝亲笔题写的考场纪律,大抵是不许作弊什么的,文章很长,考生们站在火辣的太阳下暴晒,各个汗流浃背,但是每个人的神情都兴奋不已。好不容易读完了圣上的教喻,众考生和考官们一起山呼万岁,并将贡院的大门关闭。

吕文洲送宋友亮进考场之后,便和许二多以及众家丁在附近贡院墙根街一家客栈里小憩。

三天之后,好不容易等到宋友亮才从考场出来,来到客栈与吕文洲等人汇合。

“徒儿,如何?”吕文洲忙问,紧张、兴奋的神色溢于言表。

“多谢恩师提点,摘抄的文章与考题有些关联~~”宋友亮也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可是~~”宋友亮欲言又止。

吕文洲还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看了看宋友亮的表情,笑道:”别人是十年寒窗,以你这几个月来的勤奋,就算考不上也是无愧于心了。为师不会怪你,你也不必自责~~”

考完府试的宋友亮返回了海阳所,而卫学讲师吕文洲也辞去卫学讲师之职,以每年二十石粮食受雇于宋友亮,在海阳所里开设学堂,专门为军户子弟开蒙授课。

宋友亮一行人才到海阳所远郊,便看见田里四处冒黑烟,大片还没来得及收割的小麦被烧成了灰烬。地上到处都有干涸的血块。几幢屯屋的壁垒有的插着箭镞,有的满是麻子一样的凹凸坑,显然是用锄头一类的东西凿击的。远远还可以看见有海阳所的雇工把一具具尸体扔进火堆里火化。

“这是怎么回事?”宋友亮赶紧策马狂奔。

“友亮啊,你可回来了,大家等你拿主意呢~~”宋千斤的右臂上过着纱布,依然可以看见骇人的红色,众人在心目中早已把宋友亮当成了主心骨。

人怕出名猪怕壮,原来有一股马贼的哨探发现了海阳所大面积开荒,并且即将获得大丰收的情况。于是海阳所成了马贼眼中的一块肥肉,就在宋友亮去济南乡试的那段时间里,登州的一股马贼偷袭了海阳所,他们的首领唤作半天云。海阳所人猝不及防,虽有宋千斤领着众人抗击,还是有死伤近三百人。

“他娘的~~”宋友亮猛地一拍桌子,放在方桌上的腰刀都跳了一跳,骂道:”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我是那么好欺负的吗?半天云?哼~~”

许二多抱拳行礼道:”公子,让我带上弟兄们灭了这个什么什么云~”

“不急~~”宋友亮生气归生气,但是方寸不乱,”爹,这次那群马贼死伤多少人?”

“少说也有一二百人~~”宋千斤认真地点了点头。

宋友亮略加思索,说道:”这次他们死伤一二百人却没有得手,一定不会甘心,我料他们还会再来~~”

“再来?”有人一阵惊呼。

“怕个鸟~~人死卵朝天,老子还就不怕那个什么云~”许二多骂道。

宋友亮一把抓起腰刀,说道:”爹,着急大伙儿,我有话要说~”

须臾,海阳所小校场,海阳所堡民和各个屯屋的百户都来了,将小校场站的满满。

“海阳所的父老乡亲~~这一年多来,咱们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辛苦苦地种地,打粮食~~这些粮食里是我们的汗水和血水~~”宋友亮煽情地说道:”这些粮食,就像咱们生下的娃,是属于我们的,对不对~~~”

“对~对~~”众人高喊应和。

“现在连年天灾,咱们有了粮食才能活命,这些粮食就是我们的命根子,对不对~~”

“对~~对啊~~”众人又是一阵呐喊。

“现在有个叫半天云的王八羔子要抢我们的粮食,那就是要抢咱家的娃,要断咱们的命根子~~大伙儿说行不行?”

“不行~~不行~~~”

“那大伙说怎么办?”宋友亮见火候差不多了,高声发问。

“宰了他~~”许二多第一个振臂高呼。

“对~~说的对,谁抢咱们粮,咱要谁的命~~”宋友亮噌地一声抽出腰刀,高喊道:”海阳所的老少爷们,和蒙古鞑子厮杀,咱没怕过,和马贼拼命,咱也不是孬种~~~”

“拼命~~拼命~~~”

“宰了那帮贼羔子~~”校场中的海阳所军户们狂热地高呼。

宋友亮见新归附的一些堡民还有些犹豫,便说道:”新来的兄弟们,你们是被逼无奈才逃难到海阳所,如果这里都呆不下去,你们还能去哪里?逃到天边去?”

范顺宝也高声答道:”公子大义,收留我等,所以海阳所也是我们安身立命的家园,谁要想让咱们活不下去,断了我们活路,我姓范的第一个和他拼命。”说着他又面向几个河北老乡喊道:”咱们河北人有没有孬种?”

“没有~~没有~~”受到范顺宝的煽动,河北籍雇工也激动地高声呼喊。

刘满仓是河南流民头,也领着一干老乡高喊:”咱们河南人也不是孬种,马贼要是敢来,咱叫他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好~~”宋友亮高高地举起腰刀,”兄弟们,去军械所领家伙,然后到小校场操练~~准备杀马贼,保家园~~~”

“杀马贼,保家园~~”

“杀马贼,保家园~~”

“杀马贼,保家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