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12】乳山寨巡检司

  • 明朝第一驸马
  • 幻龙影虎
  • 2688字
  • 2020-11-24 15:01:10

乳山口港位于今威海市乳山县乳山口镇最南端,因其地理位置和港湾条件优越,很早就成为境内海上贸易的重要港口。后世”北有旅顺口,南有乳山口”之说。早在唐代就有外埠船只来往。随着航海技术的发展,至宋代,乳山口的海上贸易日渐兴旺,江、浙一带商船以南方稻米来此换取当地柞茧绸、谷物等土特产品。南宋时期,宋、金分淮河而治,南、北方海上贸易受到限制,乳山口亦在其列。元代,南粮北运兴起,乳山口海上贸易重兴。南方商船载稻米、毛竹、茶叶、木材等物来此换取当地的丝绸、大豆、黄金等。明代初期曾实行海禁,但因客商从事民间贸易获利颇丰,乳山口的海上贸易从未间断。

乳山口港距离海阳千户所不是很远,宋友亮和许二多、张石头骑着马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乳山口。根据前世的记忆,宋友亮可以肯定自己定然是来这里游玩过的游,许二多和张石头倒是从来没来过乳山口港。有一条笔直的石板路直通到海边的码头,石板路两边店铺比邻,柜台上摆放着南北货物,操着各地口音的客商一边大声的讨价还价,一边对着货物指指点点。许二多和张石头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什么都是新鲜的。当然,见识过繁华大都会的宋友亮自然不会被这种程度的”繁华”所吸引,更多的只是对古代市井生活的好奇罢了。

“小姐,一看您就是大家闺秀。这张古琴乃是用上好的五十年杉木制成~~贰佰两银子是物超所值啊~~~”

宋友亮正东张西望时,却听见身边这样一番言语,忍不住扭过头去看声音的来源。那是一爿门面很大的货栈,老板正在向两个姑娘推销一张古琴。虽然宋友亮离那古琴隔着一段距离,不过宋友亮却清楚的看到那木料上的年轮不过十几个圈圈。

“又是奸商骗人~~”宋友亮看那小姐打扮的姑娘神情,便知她显然很中意这张琴,但是又觉价格高昂。宋友亮忍不住上前说道:”姑娘,这琴确实是杉木制作,不过这杉木最多是十七八年的杉树,根本不是什么五十年杉木~~”

宋友亮的搭讪让那姑娘很意外,扭过头来看着宋友亮,宋友亮不禁眼前一亮,这女子十八九岁,活脱脱一个古典美人的胚子。眉眼五官,瑶鼻樱唇,明眸皓齿,肌如凝脂,芊芊手指好似根根玉蒜。身上穿的衣服是上好料子制成的水田衣,配以精美的苏绣,头上的发钗做工也是极为讲究。

“放肆,你怎么可以这样和我们家小姐说话~~”那姑娘身边丫鬟打扮的女子年纪也不过十八九岁,穿着兰红色比甲,丫鬟见有登徒子上来搭讪,立刻拦在宋友亮和那姑娘之间。

“小丫头,你怎么和我家公子说话的~”许二多也毫不客气地大声道。

“哪儿来的野汉~~青天白日的瞎嚼舌头~”那店铺老板见有人搅局,急忙要赶宋友亮走。

宋友亮还在欣赏眼前的古典美女,那女子从刚才的诧异中回过神来,却也不避讳宋友亮炽热的目光,似乎已经习惯了。不过见到宋友亮的眼神中没有贪婪与猥琐的成分,便嫣然一笑,问道:”公子怎么知道这杉木是多少年的材料?”

宋友亮这才行了一礼,手指琴身上的年轮,说道:”这叫年轮,就像人额头上的皱纹一样,年纪越大,皱纹越多。这木料上的年轮一共才~~一二三四~~~一共才十七个,充其量就是十七年的杉木罢了,哪里来五十年?”说着,宋友亮笑着扭过头,看着神色尴尬的老板。

“瞎说~~”那店老板打量了一下身穿军袄,脚穿泡钉军靴的宋友亮,”你个穷军户,宫商角徵羽都不知的蛮汉,哪里懂得这个?小姐,你莫听他胡说,我便宜些卖你便是~”

那小姐笑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这位公子说的头头是道,想必是有些道理的吧~”

店老板不屑道:”穷军汉,懂个甚?不过是看小姐你貌美,想上来搭话罢了~”

左一个穷军汉,右一个穷军汉,说的宋友亮好不窝火,”你个奸商,敢不敢和我打赌,输了我给你一百两,赢了你把这琴白送给这位小姐~~”

“赌~~赌什么?”店老板有些心虚。

“就赌怎么看树龄~~”宋友亮自信满满。

“我堂堂盛丰号的掌柜和你一个穷军汉打赌,传出去也失了我身份~”店老板不屑道。

“赌~为什么不赌?”那店老板话音刚落,一个中年人忽然在宋友亮背后插话。

宋友亮扭头一看,只见一个身材高大,面目清秀的中年汉子站在自己身后,他身穿蓝青色袍子,手摇折扇,腰间挂着一枚三足蟾蜍玉佩。

“东家~~”那店老板原来只是个伙计,”东家,这穷军汉瞎捣乱,硬说咱家这张五十年杉木古琴是十七年的赝品~~”那伙计赶紧说道。

“小兄弟~~”那店老板比宋友亮高出小半个头,用居高临下地神色看着宋友亮,”我乃此家店铺的东主沈富平。我比你年长且与你素昧平生,更无恩怨,本不应以大欺小,与你计较。只是我盛丰号乃是乳山口有名的货栈,你说我出售赝品,那可是有辱我盛丰号名声的大事。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和你计较个明白~~”沈富平说道:”我们就赌树龄,你若胜了,我给你贰佰两银子。此琴白送给这位小姐~~我若胜了,你在我家店里白干一个月~如何~?”

张石头忙道:”我家公子怎么能在你家白干活?”

那沈富平见他们张口闭口地喊公子,又见三人都是军汉打扮,不禁轻蔑地歪了歪嘴巴。

店伙计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心中暗道:你个多事的穷军汉,咱们沈爷在乳山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今天还要你吃不完兜着走?

宋友亮见他咄咄逼人的气势,倒也起了争胜之心,正要答应,那小姐笑道:”这位公子,这位相公,我看就算了吧~~此事由小女子而其,不如由小女子做个鲁仲连~”

“那不行~~事关我盛丰号的名声~”

“小姐好意我心领了,但是现在已经是我和这位沈老板的事情了~~”

宋友亮和沈富平互不相让,而周围则围满了看热闹的人,此刻二人谁都不肯服软。正僵持间,忽然一阵人喝马嘶,一队身穿黑衣的武士拨开人群来到宋友亮等人面前,为首一人虎背熊腰,国字方脸上一道从眼角到嘴角的伤疤十分骇人,更添凶悍之气,那壮汉对那小姐纳头就拜,”标下刘子明,迎接小姐回寨~”

“会寨”宋友亮和沈富平都是一惊,”难道这小姑娘是附近哪个山寨大王的女儿?”

刘子明抬眼看见宋友亮和沈富平,立刻站起身来,手握刀把,问道:”小姐,是不是这几个腌臜贱民叨扰小姐?”说着刘子明一扬手,几个黑衣汉子一阵噌噌噌的抽刀之声,上前便要拿人。

那小姐笑道:”且慢~~把此人带走~~”郡主伸出纤细白嫩的手指指了指宋友亮。

“我?”宋友亮愣住了,”这位小姐,我可是站在你这边的呀~~”宋友亮刚要分辨,十几把钢刀已经顶在自己的胸前、腰间和脖子上,许二多和张石头刚要拔刀,也被黑衣武士团团围住。

那小姐又笑道:”本小姐高兴拿你,便拿你~~~”说罢做了一个鬼脸,说罢便在丫鬟的搀扶下上了一辆马车。可怜宋友亮则被几个黑衣武士架着骑上一匹马,绑了双手跟在后面。

“回巡检司~~”那刘子明大声喊道。

宋友亮连忙喊道:”我是~~”他刚想喊自己是海阳千户所千户之子,但是心想这么一喊岂不是把宋家的脸都丢光了?反正对方也是公门中人,到了那个巡检司再亮明身份不迟。

见少爷被绑走,许二多和张石头赶紧回千户所搬救兵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