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分尸?

买票的媒体人足足有八位。

当然还是有一些胆小的,在鬼屋外面等待着。

将游客们送进黑幕帘后,童童冲着众人提醒道:“诸位,游玩时间只有二十分钟,切记!”

医院断魂夜这个二星恐怖场景的建设,其实与叶小天体验的七医并无关系,仅仅是背景也建立在医院而已。

叶小天翻开了系统对于医院断魂夜的介绍。

【医院断魂夜:鹰钩鼻是一名被医生诊断出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患者,可在诊断书出现的那一刹那,他刚好发病,丧心病狂的将自己的主治医生生生撕成了肉块。然而这一切,都被该医生仅有六岁的女儿与几名护士看见了。鹰钩鼻拿起了手术刀,冲向了目击者……】

【亲爱的游客你好:在这个故事里,你将扮演的将是一名额外的目击者。而你需要做的事,存活下去,等待警察的到来!或者,你也可以选择制服鹰钩鼻!】

【本场景中,将会出现为了活命,将你推向鹰钩鼻杀手的同伴。注意,谨防任何人,包括你的挚友!】

大致的看完医院断魂夜的介绍之后,叶小天不禁皱起了眉头。

在他所见的属性面板里,此场景中是真正存在鬼魂和杀人犯的,而且这些人,都会把游客当做狩猎的目标。

灵蚊无人机已经飞进了场景之中,画面实时的传到了叶小天的面前。

叶小天将画面传输到了鬼屋监控屏上,冲童童喊了一嗓子道:“童童,我们一起看看,就当是看电影了。”

童童一愣,打趣道:“天哥,没想到你还有这癖好。”

话虽这么说,但童童也是拿着零食,坐在了监控屏前。

画面中。

出现在游客们面前的,与其说是一家医院,倒不如说是诊所更为贴切。

福光医院占地面积不大,上下共三层。

比之七医,只有其四分之一大小。

福光医院的墙壁斑驳,楼里扶手上甚至已经长满了杂草。

郑翔与八位媒体工作人员出现的地方,是福光医院的一楼楼梯与左右两边的走廊。

两边走廊地上,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像是不让人过去似的。

扛着标有优C震惊部摄像机的男人扫了眼两边的状况,冲郑翔说道:“郑先生,今天你是主角,要不你带头?”

郑翔笑了笑,眼前其实也就一条路可选。

他毫无畏惧的往楼梯上走去。

自从发现了自己的霉运真能在鬼屋里被吓走,郑翔的胆子反而大了起来。

现在他非但不怕,反而更希望遇到更多的恐怖情形。

优C的记者当即跟上,身后是叩叩看点、知晓晚报等媒体记者。

楼梯不长,几人走了没多大一会,就到了二楼。

整个福光医院安安静静的,鸦雀无声,似乎什么都没有。

走上二楼的郑翔显得有些不高兴了,他左顾右盼的,想要找寻可能存在恐怖氛围的地方,打算过去作死。

八名记者就静静的等待着郑翔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催促与不耐烦。

“这看起来一点都不恐怖啊?”

郑翔抱怨了一句,他还指望着靠受到惊吓继续转运呢,现在就很失望。

“鬼屋嘛,至多出现几名工作人员扮鬼,难不成还真的有鬼不成。”

叩叩看点的记者随口说了一句。

不过郑翔倒是没有理会他,而是怔怔的看着左手边那寂静的长廊。

“喂,郑先生,你打算去那边吗?”

见自己被无视,叩叩看点的记者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又问了一句。

谁知他话刚说出口,就见郑翔猛地转过头来,冲他吼了一句:“别吵!那边好像有声音!”

优C震惊部的记住连忙问道:“有声音?我没听见啊!”

“我也没听到任何声音!”又有记者符合了一句。

“没听到加一!”

“我也一样,这里就我们几个在说话,郑先生你是不……”

最后这位记者话没说完,就戛然而止。

因为他们发现,真的有声音!

而这声音,还很明显!

方才郑翔听到的时候,还是滴答滴答的,像是水龙头在漏水。

而如今大家都听到的,是水龙头哗啦啦的放水声。

如今的场景里,只有九名游客,而且都在刚刚上到二楼的楼梯口处。

但卫生间那边突然有放手的声音,这让几人不禁有些疑惑。

叩叩看点的记者嘀咕道:“难不成是鬼屋的工作人员弄出来的响动?”

“叶老板的鬼屋,没有工作人员,这点关注了他斗音账号的粉丝都知道,所以那边一定是有东西!”郑翔有些兴奋的回复了一句,确认了声音来源,他有些开心的又补充道:“是那边,听起来像是洗手间传出来的!”

“没有工作人员,难不成你想说是真鬼?”

“得了,你说是啥就是啥吧,我就负责跟拍。”

郑翔没有理会他们,快步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他这种迫不及待的作死心情,没人能够理解。

后方几位记者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立马跟了过去。

“这门怎么关了?”

郑翔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标有男厕所标志的大门。

刚刚他试着推了一下,打不开。

将耳朵贴在门上,他试图判断声音是不是男厕所传出来的。

“嗤~咚!嗤~咚!嗤~咚!”

刚贴上门后,郑翔听到了一阵古怪的声音。

他努力的想着这到底是什么声音,为何有一点熟悉的感觉。

可想来想去,他怎么都想不起来。

倒是优C震惊部的记者,也好奇的把耳朵贴了上去。

随即,他猛地叫了起来:“卧槽!这里面的声音,好像是菜市场卖猪肉的在剁排骨的声音!”

“啥?我听听?”

叩叩看点的记者不相信,也凑了过去。

很快,他的脸变色了。

因为,他听到的,不仅仅是剁排骨的声音,更听到了一个女人在惨烈而痛苦的哭泣。

“求求你了,啊!别,杀我!啊~~~”

那声音,极其惨烈。

夹杂在其中的哭喊求饶,让人听着心脏都能骤停似的。

那个声音,格外的真切,完全就不是人类能依靠演技所扮演出来的。

“我的妈,这里面是在给活人分尸吗!”

叩叩看点的记者连连回退,一屁股摔在了地上,瞪大瞳孔在嘶吼着。

正要喊大家一起逃跑。

却发现,其他几人像是早已发行了危险,冲向了旁边的女厕。

而他,也在这时听到了斧头在地上拖行的声音。

那声音,正在向他靠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