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救我!

虽然不知道叶小天突然问这个是想做什么,但也没人多问。

只是,大家面面相觑,谁也不想小便。

看着大家的模样,叶小天有些失望的挠头。

刚才吃饭的时候,明明都喝了不少酒了,怎么没让想小便呢?

就在叶小天苦恼这个问题的时候,苏雨珺走到了童童的身边,轻轻的拍打着童童。

“童童,醒醒。”

“嗯~~~嗯?雨珺,怎么了?你叫我干什么吖!”

童童的状态有些懵,有气无力的问了一句。

苏雨珺小声的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

童童听后连连点头道:“有的,我现在就尿。”

话刚说完,这个完全处于蒙蔽状态的“醉汉”,竟然直接开始拽裤子。

叶小天和赵健两个男人见状,第一时间转身避嫌。

苏雨珺、程雅、李莲莲三个人也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背对着将童童围起来。

滋啦啦~~~

一阵古怪的声响,接着又是一阵拉拽衣服的声音。

“雨珺,我裤子拉不上来了,你帮帮我。”

叶小天听的满头黑线,尴尬无比。

感到尴尬的显然不止他一个,赵健无奈的瞟了叶小天一眼,脸上一阵阵抽搐。

“好了,你们两个可以转身了。”

苏雨珺搂着童童,说了一句。

叶小天转过身去,目光直接盯在那块楼层标示牌上。

原本的“4F”,此时赫然变成了“5F”!

果真如此!

其他人也是很快发现了这一点。

程雅小声的问了一句:“天哥,我们刚才是遇到鬼打墙了吗?”

叶小天点点头,没有否认。

见他点头,众人瞬间神色慌张,甚至开始有些发抖。

虽然是法医学生,成天与死人打交道。

可那不代表着她们不怕鬼啊!

“我们下去,找三楼。”

叶小天说着就往楼下走。

身后几个人立马快步跟上,恨不得贴在叶小天身上似的,靠的十分近。

下了一层楼。

叶小天注意了一下楼层标识牌。

4F。

没错了!

再往下一层,3F!

叶小天立马看向之前注意过的那块门牌,上面写着“急诊科”!

终于出来了!

找到了急诊科,大家反而没有之前那么慌了。

“跟我来,别掉队!”

整个三楼,都属于急诊科,那几名死亡的医生,也正是在这个楼层出事的。

叶小天仍是一马当先。

他推开一间门,看起来并不像是出过事的地方。

其余人也是希望能出一份力,各自往前找,每人都跑到前面一间,也是顺手推开。

苏雨珺:“天哥,这边似乎也不是。”

程雅:“这边应该不是。”

李莲莲:“这里也不是!”

最前方,赵健站在一扇门前,愣在了门口几秒,颤抖着说道:“天哥,应该是这间!”

叶小天闻言,快步跑了过去。

几个人一时间全部挤在了门口,看着这扇门,也都知道应该就是这间了。

只见,房门上面赫然写着——你们,都该死!

叶小天猛地一把推开门,入眼处是乱糟糟的一片,办公桌上的电脑都被砸坏,墙壁上溅满了无数干涸已久的血迹。

正对面是几扇窗户,其中有一扇是半开着的。

众人跟着叶小天的步伐,依次有序的走进这间房内。

当苏雨珺扶着童童最后进入房间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声闷响!

嘭!

门被关上了。

苏雨珺慌忙转身拧动门锁。

吱呀呀~~~

锁头传出锈死的声音,门打不开了!

发现这一点,苏雨珺当即冲叶小天喊道:“天哥,有什么东西把我们锁在房里了!”

众人闻言,快速朝着叶小天靠了过去,试图寻求一些安全感。

只是叶小天并没有关注这个,而是看着那扇半开的窗户,若有所思。

窗户外,依稀能看到几颗香樟树。

树叶随风剧烈摆动着。

看那风向,是东南风,应该能吹到办公室里的。

奇怪的点就在这里。

按理来说,在外面风那么大的情况下,办公室里应该能听到从那半开的窗户里钻进来的风声呼啸。

可办公室里没有任何寒风吹动的痕迹。

这给叶小天的感觉是,那扇窗户好像是关上的一般。

但显然,他看到窗户是开着的。

程雅小声的问道:“天哥,你看着那扇窗户干嘛?”

叶小天皱着眉头,沉声说道:“我感觉,那扇半开的窗户上,应该有什么东西挡着了风。”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抱做一团。

真的是抱在了一起。

苏雨珺轻声问道:“天哥,你不是应该能看见吗?”

“嗯!按道理来说,若是真的有鬼用身子堵住了窗户,我应该能看见,可是我看到的,应该和你们一样,那里什么都没有。”

“但是,什么都没有的话,风为什么吹不进来!”

叶小天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一点。

嗒~

突然间,一个古怪的声音响起,像是有人踩断了一根枯树枝似。

而且,声音就是在办公室里出现的。

所有人都在听到声音的第一时间,低下头去看自己脚下。

然而,并没有人踩到任何东西。

就在大家低下头去的同时。

一直晕乎乎的童童刚好醒了,她迷糊的指着那扇半开的窗户,痴笑道:“那有个傻子,站在窗户上也不怕摔下去!”

叶小天猛地抬头,赫然看到了一个血淋淋的“人”,蹲坐在窗口。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被发现了,那“人”猛地向后倒去。

叶小天飞快的跑过去。

嘭!

脑袋撞在了玻璃上,鼓了个包。

他忍着额头上的剧烈疼痛,伸手去摸。

窗户明明竟然是关着的!

叶小天确信,刚才那玩意,明明就是蹲在这里的!

就在他无法想明白的时候,玻璃上缓缓的出现了一笔一划的字体。

而那字,是正着的。

看起来,写字的人,就在他的身边。

叶小天猛地转头,往右边看去。

只见,他的右手边,赫然是一个戴着眼镜,满身刀口的白褂医生。

他细长的手指上,满是鲜血。

这白褂医生完全没有理会叶小天的目光,旁若无人般用满是鲜血的手指,执着的在玻璃上写着字。

一笔一划全部成型后,白褂医生便如同蒸发了一般,突然消失不见。

叶小天定睛去看,玻璃上只有两个字。

救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