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很慌忙的样子

咯吱咯吱~~~

锈迹斑驳的大门来回晃动,声音无比难听。

好在是身后那群人都喝了不少酒,对于这个声音突兀的出现,不是很害怕的样子。

“还真是酒壮怂人胆!”

叶小天摇了摇头,脚步已经来到了医院的大门前。

这是感应式的大门,和银行安装的那种一样。

大门正上方有个感应装置,它会通过亮起看不见的红外线扫描有没有人在大门前,扫到的时候,门就会自动打开。

可如今七医荒废三年,断水断电。

感应装置没了源动力,已经失去了作用。

门口上方有屋檐。

月光已经照不到这里,光线黯淡。

叶小天双眼聚焦,仔细盯着眼前大门玻璃看。

破了一块?

看到有个缺口,他冲后方几人招了招手,说道:“走这里进去,这里没玻璃,光线太暗,记住别撞在玻璃上。”

苏雨珺率先跟上,从破裂的玻璃处走进去。

紧接着是程雅、李莲莲、赵健。

嘭!

童童是真的喝多了,明明有叶小天的指引,她仍是撞在了玻璃上,脑袋上瞬间就起了个包。

“嘶~~~”

她龇牙揉着生疼的脑袋,踹了一脚玻璃泄气。

苏雨珺见状,连忙跑过去扶她。

叶小天摇头苦笑,最后一个走了进去。

当所有人都进了医院大厅之后,最外面被大风吹得咯吱作响的铁门,嘭咚一下,重重的关上。

挂在上面那把没有锁的锁链,像是被这震动带起,稀里哗啦的往下掉。

最终,锁链串成了串,将铁门就这么锁上了。

紧接着,医院大门上方的那个感应装置,竟然突然闪烁了一下。

玻璃门缓缓打开,合上。

医院大厅内。

醉意熏熏的童童刚进来就撒起了酒疯。

“刚才谁特么敲我脑袋?出来,你给姑奶奶出来,看姑奶奶不打断你的腿!”

童童嚷嚷声很大,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以至于根本就没人注意到门外那阵响动。

苏雨珺在极力的劝导着童童,李莲莲紧紧的靠在赵健的身边寻求安全感,程雅只能默默的走到了叶小天的身边。

叶小天看了程雅一眼,露出一个笑容。

而后开始打量起整个医院大厅的状况来。

前台那边,电话听筒被电话线拉扯着垂在半空中,周边地上散落了无数病历单。

足足一人多高的装饰青花瓷花瓶倒在地上。

有一个略微破了点口子的,其他都变成了满地青花碎片。

一张病床被随意的丢弃在楼梯口处,病床上标着红十字的白床单早已布满灰尘。

床边地上倒着一个挂点滴瓶的支架。

点滴瓶和输液管都在,点滴瓶里似乎还有些药水,只是昏暗的光芒下,看起来不像是透明的液体。输液管的针头那端,满地的黑色印记。

给叶小天的感觉,像是干涸已久的血迹。

步梯台阶上,还有一只病房里专用的拖鞋,步梯右后方是电梯,门半开着,中间卡着一个氧气罐。

还有许许多多的杂乱景象……

总之,废弃感很浓。

叶小天借助昏暗的光芒扫视了一番之后,内心充满了疑惑。

那个像是电话拨了一半就丢掉的听筒。

匆忙间撞倒的青花瓷瓶。

随意摆放的病床。

明显是没挂完水的点滴瓶。

与其说这里曾经是医院,叶小天觉得更像是末日丧尸病毒爆发的第一现场。当一个感染者突然变异,医生、护士、包括病人们察觉到不对,匆忙之间开始慌乱的逃窜。

叶小天只能想到这个电视中才会出现的场景,能让医院呈现这番状况。

“当时发生了什么?”

“废弃的原因难道不是因为医闹发生过后,老人的儿子在深夜里杀人引起的吗?”

“怎么眼前的景象会透露出如此的急躁不安?”

叶小天搓动着手指,陷入了沉思。

苏雨珺在他思考的时候,走了过来,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说道:“天哥,我们先去那四名医生死亡的办公室看看吧?”

“行!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了。”

叶小天点头答应。

那边童童已经安静了下来,此时像是个傻缺一样,这里摸摸那里看看的,完全就是个醉汉。

“程雅,你知道那几名医生的办公室吗?”

叶小天偏过脑袋,问了一句。

程雅摇了摇头。

“不知道。”

她不知道,也算是情有可原。

但问题的关键是,大家也都不知道,这就有些难办了啊!

出事的地方都不知道,谈何解密?

“行吧,我们先随便看看,兴许能找到也说不定!”

叶小天快步走向前方。

在墙上,他找到了医院楼层规划和各个科室的楼层分布。

一排排看下去,终于是看到了急诊科三个字。

几名死去的医生都是因为老人的事被杀害,且都是隶属急诊科的,自然要去那里找。

“三楼,好在是楼层不高。”

七医一共12层,现在没电,电梯用不了。幸运的是急诊科在三楼,不需要爬太高。

叶小天率先走上步梯,转身冲身后众人挥了挥手。

示意大家跟上。

几人可能都开始醒酒了,也可能是这个环境的确很难让人接受,她们表现出来的胆子越发小了。

而在大家看来毫无惧意的叶小天,俨然成了主心骨。

听到呼喊。

几个人快步朝着步梯走去。

咕噜噜~~~

就当所有人都走上楼梯的时候,后方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啊~~~”

李莲莲和程雅当场就吓得一跳,赵健也是脸色惨白,苏雨珺状况要好些,但看起来也受到了一些惊吓。

大家都是在听到声响的第一时间回头。

只见。

童童才刚刚踩上第一格台阶,而她身后,那个青花瓷花瓶在晃动着,位置已经变动了。

“没事,都别大惊小怪,童童不小心碰到了花瓶而已。”

叶小天皱眉说了一句,冲苏雨珺使了个眼色。

苏雨珺快步跑过去:“刚刚你还说自己清醒了,不让我扶!这回听我的,跟我走!”

童童像是个小孩似委屈的瘪着嘴,嘀咕着:“我根本就没有碰到那个花瓶,明明就是它自己动的!”

苏雨珺没听清,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没什么,雨珺,你还是扶着我吧。”

童童怕苏雨珺又说她说醉话,就乖乖闭嘴了。

“如果你们害怕的话,就跟紧一点。”

叶小天又吩咐了一句,便带头往楼上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