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七医往事

叶小天知道,只有陪着他们一起去七医院,或许才能将心底的谜底解开,但此时他并不想表露出来。

童童率先起身说道:“那我们走吧,叶老板?”

“好!”

一行六人,走出了星巴克。

叶小天回头看了眼星巴克的招牌,笑了笑。

四下扫了一眼,看中了眼前的一家川味酒楼,便说道:“你们能不能吃辣?”

“能!”

“好,那我们就那家吧,那家人多,味道应该不会差。”叶小天一马当先,走在了最前面。

身后几个人步子慢些,前后的距离拉的比较开。

童童挪到苏雨珺的身边,略带八卦色彩的小声问道:“你俩现在发展到了哪一步?”

“别胡说,朋友而已。”

苏雨珺轻轻的推了推童童的肩膀。

“嗯!朋友!这可是第一个能叫你雨珺,你还不生气的去纠正的朋友!还是男性!”

童童在“男性”二字上刻意加重了口气。

可苏雨珺只是给童童翻了个白眼,并没有解释什么。

叶小天要了一个中包,够十个人坐的那种。

川味酒楼上菜很快。

没多时,一道道冒着热气,不断向空气中散发着阵阵辣味的菜品就上齐了。

没等叶小天说大家可以开始,童童又站了起来。

“叶老板,一会就要去七医‘探险’了,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点些酒什么的?”

叶小天笑着按动了旁边的服务铃,说道:“好啊,酒壮怂人胆,正好我也有点慌。”

两扎啤酒,两瓶白酒,一瓶红酒。

还要了一瓶椰汁,原因是程雅精过敏,不能喝酒。

童童倒了一满杯啤酒,举起杯子冲叶小天说道:“谢叶老板款待,喝了您的酒,以后童童就鞍前马后了。”

叶小天举起杯子,打趣道:“童大美女真是会说笑,能来鬼屋工作,大家就是同事了,哪有什么鞍前马后,夸张了。”

另外几人也各自端起了杯子。

大家都是同龄人,在饭桌之上,又有酒相伴,很快就熟了。

酒过三巡。

叶小天放下了酒杯,若有所思的搓动着手指。

细心的苏雨珺发现了这一点,问道:“天哥,你喝醉了?”

“哟哟哟,刚才还说是朋!友!呢!这就叫天哥了?雨珺,和我都不说实话,你不厚道啊!”

童童笑着打趣了一句,但也很懂事的看着叶小天。

那眼神,似乎也是在询问叶小天怎么了。

叶小天摆摆手,说道:“没什么,我就是对七医有些好奇。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网上也没细说。看现在这架势,怕是一直要在这黄金地段荒废下去了。”

“这件事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外面传的很邪乎,说是七医死的那几个值班医生阴魂不散,有拆迁队想要动工,却都在第一天工作的当晚就病了。”

要去七医,是童童的提议,听叶小天这么一说,她就把自己知道的和盘托出了。

叶小天微微皱眉,扫了眼另外几人。

倒是短发妹子程雅,缓缓的举起了手,用那微弱蚊蝇的声音说道:“我知道。”

“哦?”

大家都将目光投向了程雅。

被大家这么一看,程雅的脸色微红,很不好意思似的。

她低下了脑袋,像是在对桌面说话一般:“三年前,滨河西路和人民路交叉路口的高架桥上,一辆小货车正在打电话,没注意就与逆行摩托车相撞。摩托车司机被撞飞出去,掉到了高架下面,砸倒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

“当时正处于下班高峰期,这起事故造成了连环追尾事故,伤了不少人,听说有二十多个。因为车祸地点距离七医最近,路过的好心摩的司机就在第一时间把摩托车司机和老人一同送往了七医,患者太多,七医急诊科瞬间被挤满了。”

“老人年纪太大了,送进医院时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而那摩托车司机年轻力壮,掉下高架之后又有老人垫着,还有些抢救的价值。院方根据情况判定,先救了摩托车司机。等老人和摩托车家属都到的时候,因为这件事产生了冲突。”

“可问题出在摩托车被救到一半的时候。当时老人的儿子冲到了急诊科科长办公室,非说他看到了母亲手指动了,让院方一定要抢救。当时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张科长虽然不相信早已没有了生命体征的老人还能活着,但出于医德,仍是去看了一眼。”

说到这,程雅似乎是有些口渴,喝了一口椰汁。

童童显然很激动,忙问道:“然后呢?老人还活着吗?”

谁也没没想到的是,程雅竟然点了点头!

“老人的手指真的有在动,听说嘴巴还微微张了一下。”

这话一说出口,大家全是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

那条高架桥有四层楼那么高,七十多岁的老人被摩托车司机直接砸着了,又是在失去生命体征之后的两个多小时之后,竟然动了!

这件事,光听到这里就让人感到一阵阵寒意。

别看童童说话做事大大咧咧很豪爽,但是听到这里时,仍是不免哆嗦了一下。

其他几人,下意识的凑近了一些。

倒是苏雨珺,她和叶小天已经经历过一次青春照相馆的事情,要淡定一些。

见大家都在看着自己,程雅便继续说道:“当时张科长立马安排人抢救,但结果是老人的身体都凉了两个多小时,是真的早就失去了生命体征。可在老人儿子的强烈要求下,还是送到去抢救了。”

“最后老人没能救过来,老人的儿子说是院方的失职,找了一堆人在七医闹了好几次,相关部门根据当时检测结果等证据,确认了院方没有责任。但院方出于良心,给予了不少赔偿。”

“后来老人的儿子又不知道在哪听说摩托车司机是七医一名医生的远房亲戚,就认为院方是故意把最后的抢救机会让给了摩托车司机,事情就再次闹大了。”

“最终结果大家都知道了,老人的儿子蹲守了许久,抓住机会,在当时判定老人没有生命体征的三名医师,还有张科长都在医院的那天晚上,把四名医生都杀了。”

“而后,七医每到晚上,就有人听到一阵阵奇怪的哭泣声。甚至是停尸房的尸体总会莫名的出现在门口,几名医生死的病房玻璃上出现血液写的字……很多解释不清的事情都出现了。”

“所以,七医就一直荒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