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你特么该打!

与此同时。

叶小天丢下了手中的薯片,着急的往恐怖照相管场景里冲。

就在刚刚,他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那声音,是怨灵新娘小菲发出来的!

他知道,怨灵新娘发作了。

那群人触及到了她的怨念,还是带着摄像机进去了!

小菲发作,是会将她所怨恨的人撕成碎片!

若是叶小天的步子慢了,很可能就要为罗英梓那群人收尸了。

可能,收的还不是尸体,而是一堆堆肉块!

“操!卷帘门怎么关了?”

“开关也没用?”

叶小天心急如焚。

现在他必须绕道,从出口“逆行”进入场景之中!

这意味着,即便他知道线路,也至少要花七八分钟才能赶到!

“这群蠢比,我都交代了那么多次,还要不怀好意的带着摄像设备进去,这不是作死吗?”

……

封闭的白房子内。

罗英梓紧紧的将碎片握在手心,这碎片尖锐而锋利,鲜血从她的手缝中流出。

都说十指连心,这份钻心的疼,并没有让罗英梓清醒过来。

她整个人就像是魔怔了一般,双眼空洞。

将碎片的尖口对准了自己的咽喉,罗英梓满脸的泪水,哽咽着问道:“奶奶,这样划下去,小英梓就能见到您了吗?”

“是的,小英梓。”

“奶奶很孤单,你来陪奶奶说说话吧。”

白相框的空洞里,眼珠子不听的转动着,那只惨白流血的眼角异常的兴奋,它在期盼着罗英梓划开自己的喉咙。

眼神空洞的罗英梓,好像是尚有一丝丝的理智。

她哽咽着问道:“可是,奶奶。如果划下去,小英梓是不是就死了?”

“不会死的,小英梓不会死的!奶奶最疼小英梓了,怎么舍得你死呢?”

“这边的世界很美,奶奶还是会每天等着小英梓放学回家。”

“小英梓知道,奶奶最疼你……”

惨白的眼珠子不停说着,越说越激动。

因为,它已经看到罗英梓正开始要划自己的脖子!

玻璃刚触碰到咽喉处白嫩的肌肤,便是钻心的疼。

罗英梓似乎已经知道自己要死了,她闭上了眼睛:“奶奶,小英梓来了。”

就在这时。

那惨白的眼睛似乎看到什么似的,凄厉的叫了一声。

突然,它开始猛地撞击着那空洞的白相框,像是要冲破相框的束缚。

砰砰砰!

“奶奶”的声音消失。

随之而来的是撞击发出的沉闷响声。

罗英梓的精神因此瞬间清醒,她看着手中的玻璃碎片和满手的血污,满脸的惊恐和不敢相信!

感受着脖子上黏糊糊的,她用另一只手摸了一把。

血!

自己刚刚竟然试图自杀!

“是‘奶奶’的声音在诱惑自己!”

“是相框中的那东西!”

只见。

相框中的东西仍在剧烈的冲撞,神情很激动!

只是那是眼睛,紧紧是看一眼,就能让罗英梓感到浑身发麻!

刚才就是这东西在撞墙!

也是她,在诱惑自己自杀!

“不!这不可能是鬼屋里的工作人员,否则它不可能引诱自己自杀!”

“这东西真的,真、真的,不!是!人!”

罗英梓浑身开始往外冒着虚汗,她有点不明白那眼睛的主人明明就要成功诱骗住自己,为什么突然发狂?

就在她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身后出现了一个声音。

“罗姐,我没找到出口的机关。唉?罗姐!你怎么全身是血!”

猴子出现在罗英梓的身后。

罗英梓看着猴子,没有回答问题。

她来回打量着猴子,目光最终停留在对方上衣的那颗纽扣上!

像是反应过来了似的,罗英梓激动的喊道:“猴子,快!把摄像机关了!快关了!”

“啊?”

猴子有些不明所以。

他很纳闷那相框后撞击墙壁的声音,有些害怕。

又奇怪罗英梓为何满身血迹。

也就是罗英梓这句话,让他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他猛地一把摘下胸前的那颗纽扣摄像机。

一把丢到了地上。

罗英梓发疯似的趴到地上,攥着一块玻璃碎片,一下又一下的戳着那颗纽扣。

伴随着她的动作,那撞击墙壁的闷响渐渐的缓和了许多。

“一切都是这个东西引来的!”

“老板没有骗我们,这里真的不能拍照!不能摄像!”

“这鬼屋里的东西,对这个很敏感!”

看着碎成渣的纽扣摄像机,罗英梓冲同事们咆哮着。

所有人傻傻的看着罗英梓满是鲜血的手。

因为刚刚的激动,玻璃碎片已经完全嵌入了罗英梓的手掌。

抱作一团的几人,相互间对视了一眼。

平日里参与拍摄恐怖电影,他们对这些事情的接受能力要比常人强一些。

此时也慢慢鼓起勇气,重新站起。

其中的女人立马拿出一条手绢,快步跑向罗英梓,帮其包扎满是伤口的右手。

忽然间。

所有的蜡烛都熄灭了。

一阵古怪的响动,让众人听着只感觉天旋地转。

似是有人在说话。

“堵着耳朵,不能听!”

罗英梓几次着了那声音的道,刚听到这声音,立马吼了起来。

众人闻言,知道事情的重要性,立马照做。

可那声音,似乎能穿透耳膜一般。

他们仍能听到,就像是最爱的亲人在呼喊自己。

声音很温馨,听着很舒适。

罗英梓再次咆哮道:“不要答应!不管你听到的是什么声音,千万不要答应,答应了你就可能像我刚才那样,会魔怔的想要自杀!”

嘭的一声闷响!

这是有人在猛地踹动着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

同时,紧闭双眼捂住耳朵的众人感到房间内的灯被点亮了。

惊吓的众人凭着感觉紧紧凑到了一起。

他们双腿不住的颤抖。

还是白房子。

但,开了一扇门。

叶小天看着这挤作一团一群人。

猴子身后,站着那个披头散发、面目狰狞、长着半米长锋利如刀的指甲的小菲。

她长长的指甲,正刺向猴子的心脏处,那个原本挂着纽扣摄像机的位置。

“操!”

失态危急!

叶小天猛地冲向猴子,将其一把推倒在地。

而后,一拳一拳,狠狠打在猴子胸口。

看到这一幕,小菲逐渐恢复了正常,身形渐渐的淡化、消失不见。

当然,这种消失,是除叶小天以外的。

“草泥马!你打老子干嘛?”

“你疯了啊?”

猴子被叶小天打的发抖,睁开双眼恶狠狠的骂着。

其余几人,闻声也睁开了双眼。

叶小天发现小菲恢复了正常,这才松开了猴子。

他并没有解释,而是愤愤的骂了一句:“你特么该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