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正主现身!

若是被这剪子刺中双眼,那丢的,可不就是双眼了。

命,也得交代在这。

苏雨珺说完这些莫名其妙的话,面目开始变得狰狞。

无数应该隐藏在白嫩肌肤之下的血管,像是要被撑爆一般,显现在她那原本美艳的脸蛋之上。

淡青色的血管开始逐渐由青变紫,再由紫变黑。

那模样,根本就不是人类该有的。

一双漆黑灵动的眸子中,黑色的瞳孔不知怎的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遍布血丝的眼白。

秀丽的长发飞速增长,好似无止境一般,从肩部长到齐腰处,再往下蔓延,脱到了脚后跟。

“果真要出来了!”

这个念头在叶小天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

他的脸上露出了片刻的笑容。

旋即则是被当下这危险的情形所感染,变的有些紧张。

刺啦~~~

剪刀划开单人床的白色床单,撕开一条泛着涤纶丝的口子。

叶小天像是早有准备般,躲过了苏雨珺这致命的一击。

但他也因此,滚到了床边。

狰狞厉鬼般的苏雨珺一击没有得手,举起剪子,又扑向床边的叶小天。

“你特么疯了!”

叶小天顺势一滚,躲到了床底,扯着嗓子吼了一声。

“疯了?”

“桀桀桀桀桀~~~~”

苏雨珺的声音格外瘆人,特别是那“桀桀桀”的笑声,让人听了浑身都会泛起一阵寒意。

她猛地趴在地上。

掀开了遮挡在眼前的白色床单,带着那狰狞的笑意,看着躲在床底下的叶小天。

“桀桀桀桀桀~~~~”

又是一阵刺耳的笑声,阴寒无比。

她舔着嘴角,继续挥舞着剪子朝叶小天刺去。

叶小天一边躲避着已化作厉鬼的苏雨珺的攻击,一边奋力的吼道:“冤有头债有主,我知道你是厉鬼,也知道你的怨念是被人偷拍!但你不能因此,托罪于我!”

“托罪于你?桀桀桀桀桀~~~~”

刺啦~~~

锋利的剪刀,在叶小天的裤腿,衣角处划开了无数道口子。

一滴滴鲜血,自叶小天的裤腿处流出。

躲在床底也没能让他安全,腿被刮伤了。

“你笑尼玛呢!我承认那次无心之失,不小心拍到了你换衣服!但是你说拍人洗澡,拍夫妻做那种事情,与我有什么关系?”

剪刀不断往里刺,一次又一次的划在叶小天的衣服上。

叶小天蜷缩着身体,让自己尽力往里靠。

苏雨珺眼见已经够不着了,竟然不再往里刺了,而是突然站起。

嘭!

单人床被猛烈的掀起。

撞在天花板上,带下一块块的白色乳胶漆。

粉尘和散碎的石灰从头顶落下,充斥着整个房子。

嘭咚~~~

撞击天花板后,床再落下,打在地上,发出一阵闷响。

叶小天的眼前再无阻拦,与拿着剪子面目狰狞的苏雨珺,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

突然间,苏雨珺猛地向前冲出。

叶小天见势不妙,只好拿出早就攥在手里的驱邪手电,按动红色按钮,对准苏雨珺扫了过去。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苏雨珺双手挡住脸蛋,想要避过那灼人的红色光芒。

却见双臂之上开始冒着青烟。

似是被火引燃了一般。

驱邪手电的红色灯光只剩三秒可用,很快熄灭。

叶小天有些紧张,他不知道这三秒时间够不够!

必须要争取时间!

他明白这一点,所以在开启驱邪手电红色光芒的同时,厉声喝道:“我说过,不是我!不是我!你要找的人是谁,告诉我!”

“啊~~~对,不,不是你!啊~~是陈~~”

顶着这驱邪手电的光芒,苏雨珺惨叫的同时似乎意识到了自己找错了人。

但就当她从模糊记忆里反应过来让自己死亡的凶手时。

那红色的光芒却突然熄灭。

而苏雨珺,似乎也抵挡不住这仅仅三秒的光芒,轰然倒地。

嘭!

一声闷响之后。

苏雨珺像是条死鱼一般,躺在了地上。

而她的身体,也逐渐恢复到了正常状态,不再狰狞。

只是。

在她的身边,躺着一个全身赤.裸,身材曼妙的女人。

这个女人面目狰狞可怕,浑身肌肤都像是干涸许久的血液一般,呈现着暗红色。

不!

确切的说,她就是那厉鬼!

此时厉鬼被驱邪手电所伤,处于昏迷状态。

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叶小天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地上那把剪刀,根本就没有去捡的意思。

“果然,这个女人在鬼屋里邀请我的时候,发现我很重视这把剪子,所以方才才用障眼法,将我的剪子哄骗过去。”

他自言自语的说着。

一把扯起床单,随手丢在那全身赤.裸的厉鬼身上。

而后,将苏雨珺扶起,放在了床上靠着。

直到这时,他才从后腰处,拿出了另一把剪刀。

这一把,才是真正的绣娘的剪刀!

随手拿过应急药箱,将身上被厉鬼所刮伤的地方一一包扎。

伤口都不深,基本都只是被刮破了皮。

时间回到叶小天来青春照相馆之前。

当时他刚刚吃完饭,内心总觉得苏雨珺有问题,便在不经意间把绣娘的剪刀换了。

而后,将鬼屋的道具剪刀塞在了腰间显眼的地方。

果不其然。

在他喝完了拂柳叶和甘草叶泡的茶水之后,再去找苏雨珺,就看到了苏雨珺的身后有两道影子。

从那时,他便知道苏雨珺是被厉鬼上身了。

之后的一切,不过都是叶小天在配合厉鬼演戏,想让对方暴露出本来的面目。

从而想办法套出知晓对方的怨念。

毕竟,他的任务就是知道那厉鬼的怨念。

这也是他为何迟迟没用驱邪手电的原因,他怕厉鬼抵挡不住,什么都问不出来。

现在,叶小天已经肯定了躺在地上的厉鬼的怨念,是被人偷拍。

“想必你的死因,也是与此有关吧。”

“看来你很早就上了苏雨珺的身,也正因你的怨念与偷拍有关,所以那一次我的无心之失,就被有这种怨念的你发现了!”

叶小天看着地上的厉鬼,自言自语的说着。

一边小心翼翼的为自己包扎好。

待他处理完自己那些伤口是,厉鬼、苏雨珺都没有醒来的意思。

叶小天看了眼苏雨珺,叹了口气。

随手从床头柜上拿了个一次性水杯,往卫生间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