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挖了你的双眼

看到这几个字,叶小天感觉身上有些发凉。

也顾不上头发还没有擦干,扯着浴巾就擦玻璃上的雾气。

随着那雾气一点点被擦去,他重新看到了那张脸。

是一个女人!

还是一个容颜娇媚,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

她的模样很妩媚。

同时,又会让人心里泛起一丝怜惜。

镜中的女人似乎是发现自己被叶小天的目光注视着,竟然开始向后躲去,缩在角落里。

镜中的世界,与叶小天所处的环境一模一样。

也是在卫生间,也是破旧的门。

不同的是,那边是个女人,而这边是叶小天。

女人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像是在惧怕什么一般。

“你……你是我要找的厉鬼吗?”

叶小天有些紧张,对着镜子里面的女人说话,这种听起来就很不可思议的事,他还是第一次做。

没有回应。

女人依旧双手环抱着自己,蹲在角落瑟瑟发抖。

看着对方的样子,叶小天就知道,对方不是他要找的厉鬼。

哪有厉鬼是这种模样。

“你在怕什么?”

叶小天又问了一句。

可依旧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不会说话?

刚刚洗完澡的热气仍在蔓延,重新在镜子上布上一层雾气。

随着镜子被雾气掩盖,竟然又开始出现方才那些字了。

我看见你了!

“又是这几个字!”

“这句话到底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叶小天没有去擦雾气。

他发现那个女人似乎只有在不被自己看到的时候,才会敢重新站在镜子前写字。

“鬼是有执念的。”

“这个女人的执念,难道是和这几个字有关?”

叶小天的思维很清晰,试图从中找到什么线索。

卫生间没有门,即便叶小天没有去擦,时间长了,雾气也渐渐的散去了。

雾气散去的同时,他看到了那个女人惊慌失措的躲到了角落。

她真的怕被人看见!

或许,这和她的死亡原因有关?

叶小天干脆不去看镜子。

滴答,滴答~~~

镜子下方,水龙头又开始漏水了。

叶小天正在思考问题,这声音无疑是打扰到他了。

他伸手去关掉。

感觉手上黏糊糊的。

将手抬到眼前,看了一眼。

是血!

手上竟然有血!

叶小天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手指,上面全是血。

下一刻,他的目光快速聚焦在水龙头上。

“水龙头竟然在滴血!”

咕噜~~~

叶小天猛地拿起洗澡去随手放在身边的绣娘的剪刀,死死地盯着那水龙头。

还在滴血!

吱呀~~~

吱~

叶小天死死的按住水龙头,使出蛮力将其扭紧。

下一刻,镜中的女人似乎是发现了叶小天手中拿着剪刀,感受到了威胁,面目开始变的狰狞起来。

砰!

砰砰砰!

她竟然开始撞击玻璃!

还发出了真是撞击的声音!

“不好!她似乎发狂了!有要变成厉鬼的趋势!”

叶小天察觉胸口的替身纸人开始发热。

这代表着有危险!

致命危险!

嘭!

叶小天猛地一拳砸在了镜子上。

咔~~~

玻璃镜片碎了一地。

就当叶小天认为自己成功阻止了那女人要从镜子里钻出来时。

无数的嘭嘭声同时响起。

他低头去看,竟然发现每一片镜子碎片都在不断的跳动。

镜中。

那个女人还在那边试图冲破这些碎片!

咚咚咚!

是敲门声。

“叶老板,你怎么了?”

苏雨珺的声音。

她的声音响起后,地上的镜子碎片竟然安静了。

叶小天低下头看了一眼,发现镜中的女人也消失不见了。

跑了?

敲门声还在响起。

叶小天快速把衣服套上,打开了房门。

苏雨珺打量了一眼叶小天,疑惑的问道:“叶老板,你这出什么事了吗?我刚刚听到什么东西被打碎了。”

“没事,洗澡时不小心滑倒,撞破了卫生间的镜子。”

叶小天随口编了个借口。

“呀!你手都割伤了,还在流血。你跟我来,我的行李箱里带了应急药箱,我帮你包扎一下。”

苏雨珺盯着叶小天受伤的右手,着急的说着。

“不用了,一点小伤没事的。”

“流了这么多血,不止血怎么行!”

苏雨珺也不管,直接拽着叶小天就往自己的房间走。

“你坐着,我拿药箱。”

出门在外还带应急药箱,这个女人倒是活的很精细。

叶小天脑子还回忆着刚才的镜子上的那些字。

为什么镜中的女人会有那样的执念,要写那几个字?

她想表达什么?

为什么雾气散去的时候,她会很害怕?

叶小天怔怔的出神。

“把手给我。”

苏雨珺拿着酒精棉球,不由分说的拉过了叶小天的手。

叶小天的手被她攥在手上。

她的手凉凉的。

现在的女人,真的是为了美什么都可以不管。

外面又是下雨又是刮风的,这么冷,也不知道加件衣服。

想着想着,叶小天觉得有些不对。

手怎么能凉成这个样子?

像是一块冰!

叶小天感觉不对,猛地抬头去看苏雨珺。

却发现,对方同时在看着她。

眼神说不出的诡异!

像是,要把自己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操!大意了!”

“苏雨珺就是那厉鬼?”

叶小天一把拿起绣娘的剪刀,顺手就要往对方白皙的脖颈处刺去。

扑了个空!

苏雨珺低着头认真的给自己包纱布,并没有抬头!

又是错觉?

苏雨珺似乎是察觉到了叶小天的剧烈动作,抬头看了一下。

目光定在剪刀上,疑惑的愣了一下。

而后她莞尔一笑,道:“谢谢!”

说完,从叶小天手上拿过绣娘的剪刀,剪断了纱布。

看来是误会了叶小天拿剪刀的意图。

这一幕,让叶小天觉得苏雨珺又不像是那厉鬼。

他开始搞不明白方才那到底是不是幻觉。

但不论如何,照相馆里绝对有厉鬼。

所以绣娘的剪刀,一定不能离手。

“用完了就把剪刀还给我吧!”

叶小天低声说了一句。

苏雨珺没有理睬他,而是缓缓退了一步,把玩着手中的剪刀,舔了舔嘴角。

叶小天神经迅速绷紧,脑海里无数念头飞过。

刚才那一切都是真的!

苏雨珺就是厉鬼!

是她察觉到了绣娘的剪刀可怕,所以用障眼法欺骗了自己!

苏雨珺面带令人全身发寒的笑容,笑道:“你喜欢用监控拍女人换衣服?喜欢拍女人洗澡?拍夫妻做那种事?”

“我挖了你的双眼,看你以后怎么偷看偷.拍!”

言罢。

她着剪刀,朝着叶小天双眼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