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遗照

“怎么办?要不要去追钥匙。”

“刚才那东西,到底是不是老刘?”

作为小团体里唯一的女人,倩儿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发生。

恐惧让她忍不住哭了出来:“呜呜呜~~~你们别说了,我害怕,我想出去!”

也不知是精神压力太大承受不住,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哭着哭着,竟然晕了过去。

徐凯安已经认清了赵总那丑陋的奸商面目,没有再去替对方叫醒这个情人。

至于赵总本人,也没有去叫醒倩儿的意思。

三个男人相互对视,完全拿不定注意。

就在此时,空气中突然亮起几团飘浮的火焰,冒着幽暗的蓝光。

时而明亮、时而暗淡。

一阵阵似是婴儿啼哭声在整个大厅内响起。

小马闻声,猛地转头去看。

只见玻璃窗外,出现了一张披头散发带着浓重妆容的猫脸。

看似模糊,却又像近在眼前。

更加匪夷所思的是,那猫脸竟然有着一副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女人身体。

“啊!!!”

这番景象,吓得小马惊声尖叫。

极端的恐惧让他口吐白沫,晕倒在地。

前后没有几分钟,五个进入别墅大厅的人就只剩徐凯安和赵总两人还健全的站在正中间。

“赵,赵总,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徐凯安的牙关打颤,说话都不利索了。

此时赵总浑身都哆嗦的不行了,哪里有主意。他恍惚的摇了摇脑袋,脸色苍白如纸。

“一直待在这也不是事,不管了,我去找钥匙!”

徐凯安咬咬牙,就往“老刘”消失的那间房冲去。

赵总一个人愣在原地,内心极度渴望叶小天能出现,好将自己带出去。

抬头扫视着房子顶的各个角落,希望能找到监控,显然已经忘了徐凯安说过屋子里没有监控的事情。

找来找去,没有找到监控。

赵总失落了。

大厅里婴儿的哭泣声仍在时有时无的响起,听了就能让人毛骨悚然。

旁边的餐桌,也像是被人挪动一般,发出咯吱咯吱的与地板摩擦声。

酒杯和盘子不知为何开始晃动。

赵总浑身都开始颤抖。

忽然间,他听到了一个声音,似乎就在耳边“温柔”的在对自己说话。

“你进来的目的是什么?”

声音很轻,又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赵总猛地转身,身后空空如也。

莫名的恐惧让他激动的大叫着:“是谁,你是谁!为什么要装神弄鬼!”

然而,那声音的主人似乎完全没有理会赵总。

温柔的问话,依旧响荡在他的耳边。

一遍又一遍。

不厌其烦的问着。

“你为什么要到鬼屋里来?”

“回答我,回答我,回答我!”

“哈哈哈哈~~~~”

笑声刺耳无比,像是金属摩擦石块所发出来的。

“我说,我说!我进来是为了搞破坏的,我想以此恐吓老板,让他知难而退,同意与徐凯安解约。”

赵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

他蜷缩着蹲在地上,像是个委屈的小媳妇一样。

那温柔又刺耳的问话,在赵总回答完毕之后,突然间消失不见。

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监控屏幕前。

叶小天的嘴角勾勒起一个笑容。

心头暗道:“呵呵,就凭你这个奸商,也想恐吓我?现在自己被吓到了吗?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赵总蜷缩了许久,隐隐感觉那声音消失了。

偷偷的瞄了一眼周围,感觉这奢华的别墅大厅格外阴森恐怖。

现在他,哪怕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

他犹豫不决,想着立马找个伴陪着自己。

想到这里,赵总再也忍受不住,冲向了那间徐凯安进入的房件。

猛地一头扎进房间。

赵总愣住了。

这间房,竟然是亮着的。

没有床、没有沙发、衣柜等等一切常理中应该存在的东西。

只是在房间正中间,放了一口像是腐烂了很多年的棺材。

棺材四周,摆放了一圈正在燃烧的白蜡烛。

棺材盖上,似乎放着一张用相框裱起来的黑白照片。

是遗照!

一瞬间,赵总感觉自己的头皮发紧,像是无数只蚂蚁在啃食他的毛孔一般奇痒难忍。

“小徐呢?小徐!你特么死哪去了!”

房间里没有任何多余的门。

赵总一时搞不明白,明明自己亲眼看着冲进来的“老刘”,还有徐凯安,为何会突然不见了。

物极必反。

极端的恐惧让赵总开始暴躁,双目如杀人一般死死的盯着那口棺材。

“草!出口就在这棺材里是吗!别以为我不知道!”

“吼!”

“草!!!”

狠狠的咆哮了两声。

壮起了胆子的赵总一步步走向那口快要腐烂的棺材。

看着摆放在棺材上的那张遗照,伸手拿了起来。

仔细看去。

赫然发现,遗照上的人,竟然是他自己!

抓住遗照的手猛地一抛,将这张遗照丢在地上。

噼啪~~~

一阵玻璃杯摔碎的声音,让他忍不住去看了一眼。

只见那遗照,只剩一个相框。

周边碎落了一地镜片。

“是镜子!”

赵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骂道:“装神弄鬼!我就知道这鬼屋里所有的东西都是道具,都是装神弄鬼!”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底气十足。

双手猛地抓住那腐烂的棺材盖,大喝一声。

猛地将其掀起。

棺材盖被掀起的同时,忽的不知从哪里吹来了一阵风,吹灭了摆放在棺材周围那一圈的蜡烛。

整个房间瞬间堕入黑暗之中。

但,棺材里还亮着光。

赵总睁开掀棺材盖时紧闭的双眼,看到了棺材里,躺着一个衣着华丽,容貌美艳的女子。

女子的周围,是一颗颗发着光芒的珠子。

像是古装剧里常说的夜明珠。

而再看那女子的样貌,竟然像是个活人。

赵总身躯为之一颤,连连向后退去。

就在此时。

不知哪里响起一声猫叫。

棺材里猛地伸出两只干涸的双手,修长红艳的指甲一把环住了赵总的脖子,将他拥入怀中,拉进了棺材。

“啊~~~救……”

一个“命”字还没发出声音,被掀翻在地的棺材盖竟然自己合上了。

而后。

腐烂的棺材缝里,传出一声又一声凄厉的尖叫。

一股伴有浓重腥臊味的红色液体,顺着缝隙流到了地板上。

叶小天从监控画面中,透过那棺材缝,看到了棺材里赵总已经昏迷过去。

而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一个纸人。

他淡淡一笑道:“王伟,走吧!陪我一起去把那些人搬出来。”

“不了不了,我,我还是在这比较好!”

王伟连连摆手拒绝。

叶小天摇摇头,自己走向黑幕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