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浴缸里的女人

叶小天不知道现在自己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会不会太晚了。

他承认自己在那个时候,是有点大意了。

但是,哪一个正常人的思路,会在当时那种紧张的情况下,第一时间就想到有什么不正常的东XZ在牛奶浴里?

叶小天重新来的这间浴室门口。

站在门口略微迟疑了片刻,他右手摊开成掌,一把将浴室的大门推开。

“操!”

入眼处的一幕,直接让叶小天吓的一个趔趄,身形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

说实话,刚刚他险些一掌就拍了出去。

好在他反应迅速,才及时收掌。

之前看到那个一直像是供水不足,不断出水又不断停下的莲蓬头,此时已经完全停止了工作。

偌大的浴缸里。

牛奶早已溢出,一点一滴的顺着浴缸往下漫延。原本乳白色的牛奶,此时业已变成了血红色,流淌出来之后,在整个浴室的地面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红白相间的液体。

看起来,就像是——满地的脑浆。

当然,能让叶小天吓到的,可不是这一幕。

此刻,那浴缸呈现给他的画面,很像前世看过的某国名画——马拉之死。

眼前的浴缸里,躺着一个女人!

她的皮肤,肉眼可见的嫩滑。只是肤色如同冰冷的石头,一点点古怪的斑点呈现出暗紫色。

浴缸边缘处,女人耷拉出来一只嫩滑纤长的手臂,半悬在浴缸外。上半身果露在牛奶面上,脑袋耷拉在肩膀上,一头飘逸的长发,一半披在胸前,一半遮住了半张脸。

她的伸手,有无数的伤口。

每一条伤口,看起来都像是被皮鞭或者什么鞭打所致,伤口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鲜血凝固在伤口上,皮肉外翻。

或许是过了太久,皮肉已经不是人类应有的白里透红,而是紫中带黑。

这画面弥漫着悲凉的气息。

“咕噜~~~”

叶小天看着这幅惨不忍睹的画面,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用来平复自己内心的恶心。

他缓步向前。

只三步,便走到了浴缸前。

叶小天缓缓蹲了下去,看着眼前死相凄惨的女人。

走的近了,一些细节才看的更加清楚。

只见,这个女人的脖子上,有着一圈很明显的紫黑色勒痕。

原本从远处看嫩滑的手臂上,有着一个一个的小圆点。

这圆点,并不是尸斑,而是疤痕。

看起来,很像是烫伤。

“这……”

叶小天深深的缓了口气,多看了两眼,实在是不忍继续观察下去了。

这个女人,死前明显受到了某种虐待。

他判断,女人的死因很可能就是源自那种虐待。

叶小天平复了心中那莫名的压抑感之后,缓缓伸出手去,撩开对方的头发,想看看眼前这个女人的长相。

他想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就是自己的任务委托人。

那个任务中的女鬼。

即便不是,这二者直接,可能也有某种联系。

想要完成任务,有些危险必须要冒。

当他的指尖触碰到这个女人额前那一摞头发时,一股冰凉的触感顺着手指,迅速席卷全身。

这种感觉,有一点点像是触电。

叶小天因此猛的一抖,浑身泛起一阵阵难以抵挡的刺骨寒意。

因为这刺骨的寒意,手指本能的缩回。

就在这时。

那女人脸上,遮挡住她半边脸的头发,赫然飘动了起来。

在叶小天的手正在收回的途中,那头发猛的将他的手臂卷了起来。

与此同时,那个原本停止工作的莲蓬头又一次发出了“噗嗤,噗嗤”的声音。

只是,虽然它散发出来的水冒着阵阵的白气。

但是被那水淋在身上时叶小天才发现,那是寒气!

因为这水太过于冰冷了,才会冒出的寒气,而不是所谓的热气。

冰凉刺骨的水“噗嗤,噗嗤”的打在叶小天的身上。

因为这种寒冷,他的毛孔急剧收缩。

然而,那卷着他手臂的头发,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更加用力了。

这头乌黑秀丽的头发,像是一条曲折蔓延的巨蟒,死死的将叶小天的手臂卷着,并且越发的用力。

叶小天能看见,自己的右手手臂上,因为被这头发过于用力的缠住,皮肤缓缓呈现鲜红色。

而且,又一点点向紫色发展的趋势。

动脉也在这个时候,因为血液流通的阻塞,快速肿胀起来。

血液的不循环,带来的可不止是这么一点坏处。

叶小天还发现,自己的右手也因此没有了任何的力气!

脱力了!

这一幕发生的速度太快,那头发完全没有给叶小天任何反应的时间,一把将他拉了过去。

刹那间。

叶小天就被那头发拉了过去。

他的脸,与那斜躺在浴缸里的女人脸,紧紧贴在了一起。

很冰,很冰……

与紧紧贴着一块寒铁,几乎没有任何的区别。

叶小天甚至都觉得,如果自己想要将脸从对方的脸上拿开,可能都会拉下一块皮肉来。

可能拉下对方的皮肉,也可能拉下自己的。

因为,这种低温,好像将两个人的脸,紧紧的粘在了一起。

右手已经脱力,叶小天却没有放弃任何逃生的念头,左手快速扭转,摊开成掌。

但,眼前这个女人,除了头发,浑身每一个部位,都如自己刚刚发现时那一般,没有动弹。

这让他不禁有些好奇,眼前的女人要干什么。

他仍想先看清女人的面貌,再看看是不是要打出这一掌。

但同时,叶小天的内心也保持着高度的敏感状态,以防再出现任何何意外。

他当然不会给对方第二次机会,被那头发把手缠住。

可是,因为靠的过近,自己的脸与女人的脸粘在了一起,眼睛与对方的脸蛋距离,不足三厘米,反而看不清楚了。

只是,他模糊的感觉到,对方的眼睛里,正在向外流露出腥味浓重的液体。

不出意外的话,是血。

发现自己无法看清对方的面容,叶小天不再犹豫。

左手猛的向前,一掌正要打出。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

那死死缠住他右手的头发,忽的松开,并将他推出了半米之外。

重新拉开距离。

叶小天猛的定睛看去。

而后,下意识的再次收手。

那个果露的女人,从浴缸里“站”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