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别打,我说!

随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又响起了新的声音。

咔咔~~~

这是广告牌被汽车拖动的声音。

叶小天冲身边的几位使了个颜色,示意他们一会别动,让自己来!

他正憋着一肚子火呢,可得好好出出气。

唏嗦嗦嘭~~~

卷帘门被拉开了!

紧接着,一道人影钻了进来。

他按亮了手中的手电筒,扫了眼前方。

然而,入眼处看到的是整整齐齐坐一排的狰狞面孔。

还有那个来替班的,在对着自己笑!

“卧槽!”

大刘猛的一把将手中的手电筒朝着眼前那整整齐齐坐一排的面孔砸去,下意识的拔腿就跑。

“想跑?”

叶小天连忙起身,一个健步冲了上去。

扑!

他猛的一跃,将大刘扑倒在地。

嘴里大声的叫骂着:“草泥马的,想坑老子?”

“放开我,放开我!”

被叶小天死死压在身下的大刘剧烈的挣扎着。

按道理来说,他的体格要比叶小天健壮一些,可是无论他如何挣扎,都难以挣脱控制,就那么被死死的按在地上。

大刘怎么会知道,叶小天可是服用了纯阳金丹的人,身体各方面素质都是正常人的数倍,岂是他能反抗的!

“给我老实点!”

叶小天用膝盖死死顶着大刘的背脊骨,怒喝一声。

“啊!!!”

“我!草!你!妈!”

大刘被这么按着,感觉背上火辣辣的疼,下意识的就骂出了口。

砰!

叶小天哪里能惯着他,照着后脑勺就是一拳,骂道:“妈的,让你老实点,你不听话是不是?”

砰砰砰!

咯嘣~~~

说话间,又是接连三拳下去。

因为担心自己的手劲过大,这三拳,叶小天都是照着大刘的肩膀上砸的。

谁曾想,这三拳下去,竟然直接将大刘的肩胛骨给砸断了。

“啊~~~”

大刘凄惨的叫了一声,而后晕死了过去。

“操,嘴挺硬的,人是真不经打!”

趁着大刘晕过去的空隙,他快速的将其绑在了超市内的货架上。

找了个铁锅,在冷藏柜里撞了满满一锅的水。

噗~~~

叶小天狠狠的一锅兜过去,将满满一锅的温水倒在了大刘的脑袋上。

“噗~”

大刘瞬间就背惊醒,狠狠的甩着脑袋。

睁开眼时,叶小天坐在自己面前。而那个本应该在今日彻底灰飞烟灭的怨灵,则面目狰狞的站在叶小天的身后,用吃人一样的眼神,正看着自己。

这画面,让大刘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叶小天举起手中的铁锅,指着大刘说道:“老子问什么,你答什么,废话一句,我就砸断你一条腿!”

“不可能,你怎么没死?!”

大刘刚刚清醒过来,看着眼前的叶小天,脱口而出。

乓~~~

叶小天拎着铁锅,照着大刘的大腿就是一下。

“啊~~~”

大刘发出了一阵凄厉的惨叫。

正想破口打骂,可看着那个无情的铁锅,下意识的就闭嘴了。

叶小天看着乖巧的大刘,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不过,想到刚刚对方脱口而出的那句话,他下意识问道:“我应该死吗?”

“你应该死!”大刘刚刚回答完,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马上把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继续说道:“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在阴火之下,你应该会被烧的连渣都不剩。”

“哦?”

叶小天笑了笑,又是一锅过去,砸在了大刘的大腿上。

“啊~~~”大刘鼻涕眼泪横流的说道:“我说的是实话啊!”

叶小天恶狠狠的说道:“我乐意打你!怎么,有意见?”

“没,没有,您问!”

大刘彻底学乖了,语气十分谦卑的说着。

“呵,算你识相!”叶小天把玩着手中的铁锅,问道:“你说,阴火是怎么回事?还有借命和被你藏在收银台底下用青砖压着的那张符篆,分别是怎么回事?”

这话刚刚问出,叶小天身后那几位,面相更加可怕的看着大刘。

画面实在“太美”,让大刘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咕噜~~~”

他有些犹豫,但看在“铁锅”的面子上,还是缓缓开口说道:“我爸当时得了一种怪病,怎么样都治不好,大概只有一个多月可活了。后来无意中经一个叫做周大师的介绍,给了他一本书。”

叶小天闻言,“就是上面写着借命的那本?”

“嗯,就是那本。”大刘连连点头,继续说道:“按照上面的说法,我爸就在不经意间查清了一些客人的生辰八字,恰好你后面这六位中,有五位都和他符合。所以就策划了那次火灾,让他们在生日那天被烧死。”

因为想要继续活命,就轻信一些不知所谓的借命之说,放火把六个人活活烧死了。这是多么的恶毒?

这样的人,活该千刀万剐!

给老刘送书的人,也该凌迟处死,都不能解气。

不过听到是周大师,叶小天还是很意外。内心想着,难道是那个“出车祸”死的周大师?

看来他死的还真是一点都不冤!

其实这个答案,叶小天方才已经推测出来了。但是此时听到,他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气愤。

他身后那几位,更是爆发出剧烈的寒意,显然也是压制不住内心的怒火。

乓~~~

叶小天又是一铁锅下去,让大刘痛苦的惨叫着。

“继续说!你爹这样真的借命成功了吗?”

大刘叫喊了一阵,脸色都痛的发白。

但现在也只能强忍着痛,继续说道:“没有,他没有借命成功。最后还是变卖了房子,把钱留给我,将我寄样在孤儿。”

叶小天又骂道:“就活该倾家荡产,你继续说!”

“非但没有借命成功,他还……他死后还无数次给我托梦,说因为犯下了太深的罪孽,无法投胎转世。”大刘回忆着这些,眼角流下了泪水。

“哭尼玛呢,你爸就是活该!没让你停下,继续说。后面两次大火和收银台下的符篆,又是怎么回事?”

叶小天又一次骂道。

“那……”

大刘偷瞟着叶小天一眼,似乎是不敢说出真相。

可看到叶小天那恶狠狠的眼神,和手中已经快要挥下的铁锅,他连忙说道:“别,别打,我说,我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