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你不是范慧芳?

叶小天闻言,一脸“委屈”的说道:“当然有古怪了啊!周大师!没有古怪的话,我怎么舍得答应给您五万,让您帮我除鬼呢!”

“……”

周大师一脸茫然的看着正害怕到双腿发抖的叶小天。

对方害怕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

这让周大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也不怪周大师有些懵,实在是叶小天的演技太好了。

那害怕的模样,比徐凯安这个真害怕的吓到腿软站不起来的人也不差。

徐凯安还是那副双手死死攥住符文尖刀的模样。

嘴里哽咽着说道:“周大师,我求求你了,你快点作法吧,不然我感觉今天我走不出这个鬼屋了。”

周大师瞟了一眼叶小天,紧皱着眉头看着学校里的某个方向,说道:“跟我来,女鬼在那边!找到她,就找到了问题的根源。”

他一马当先,快速的往前走去。

叶小天嘴角一扯,露出了个不太容易被发现的笑意,也跟了上去。

那双腿瘫软在地徐凯安见状,忙强撑着自己站起。

哆哆嗦嗦的往前追赶,嘴里嚷嚷着:“周大师,叶老板,你们等等我吧。”

几人的眼前,就有一条还未修好的路。

也不知是为何,路上有不少的积水,不深不浅,但足够淹没脚板。

周大师步伐极快,奔跑的同时,鞋子早已湿透了。

可没走几步,空旷荒芜的操场上,那股忽冷忽热的风突然停止了。

原本被这些风卷起来的纸人,没有飞进教室里的那部分,因此从空中落下。

不偏不倚,纸人落下的方向,恰好就是在几人前进的道路两旁。

一个个纸人落下后,竟然不是平摊在地上。

而是,站起来的!

每一个纸人,就那么“站立”在道路两旁。

它们似乎是有生命一样,歪着脑袋看着眼前的几人。

周大师忙于去找范慧芳,并没有注意到这异象的发生,仍在快步向前跑着。

砰咚!

疲于奔跑的他忽然感到脚下被什么东西伴着了,上身前倾,摔了个狗吃屎。

周大师揉了揉磕出血的鼻子,龇牙咧嘴的看起来很难受。

他回头去看,想知道自己是如何摔倒的。

这一看,可不得了。

原来是那些纸人,竟然把徐凯安给包裹了个严实,像是个木乃伊似的。

而正是被纸人包裹住的徐凯安,在刚刚猛的抓住了自己的腿!

周大师见状,猛的一惊。

反应极其灵敏的用脚一蹬,踹在了徐凯安的面门上。

徐凯安吃痛,连连后退。

对方这一脚,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鞋印。

他的鼻骨因此骨折,涓涓的向下滴血。

徐凯安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形,当即怒骂道:“艹!你有病啊,踹老子干什么?”

“你特么被纸人控制了,我不踹你,你的魂都要被勾走!”

周大师忍不住骂了一句。

徐凯安闻言,皱起了眉头,左右四下打量着。

哪里有什么纸人?

他骂道:“放你娘的屁!老子怎么没看到纸人?”

“懒得和你说!”

周大师不想再理会徐凯安,爬起来站稳,转身就走。

这个态度,让徐凯安更加恼怒了。

踢了我一脚,现在就这样想把我打发了?

我特么给你钱,让你来除鬼,是让你揍我的?

他快步跟了上去,要找周大师理论。

两人丝毫都没有管被晾在一旁,一脸无辜的看着这一幕的叶小天。

周大师的步伐很快,徐凯安压根就跟不上。

当二人走到杀人学校那没完工的公共厕所前时,周大师这才停下了步子。

定下身形之后。

他猛的一甩拂尘,冲着厕所大声喝道:“孽障,还不速速出来!”

刚刚跟上来的徐凯安本想继续理论刚才那一脚的事情。

却突然听到这么一嗓子,吓得他连连后退。

忽然。

那厕所上风卷云起,无数的碎纸屑和落叶纷纷。

这卷起的风中,渐渐的出现了半张女人的脸。

真的,只有半张!

其他什么部位都没有,而不是看不见。

她低沉着脑袋,长发飘飘。

这半张脸随着那龙卷不停的转动。

可不论如何转,她似乎都在死死的盯着正前方,看着周大师和徐凯安二人。

“你,不是范慧芳?!”

周大师见状,猛的一声叫了出来。

他千算万算,却是不知道这鬼屋里还有其他的鬼!

此刻突然出现的这张脸,让他内心无法淡定。

右手本能的在怀中摸索,摸出了一把短小的桃木剑来。

正要念叨着什么咒语,却听到身后一声砰咚。

原来是站在他身后的徐凯安,在徐凯安的身后,看到了范慧芳的脸。

当场就吓得腿软倒地,摔得脑瓜子嗡嗡的。

瘫倒在地后,徐凯安抽搐了几下,吐了口白沫之后,晕了过去。

周大师愤愤的骂了一句:“废物!”

就在他转身的这个片刻,那龙卷里的半张脸突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猛的冲出那阵风,朝着周大师扑去。

情况紧急,周大师快速念动咒语。

可话咒语这才念了一半,他就发现一摞摞的纸人朝着自己飞了过来。

“咦嘻嘻嘻~~~”

纸人像是赴死的战士般,发出一阵阵的诡异笑声,冲进了周大师的嘴里,塞了他满满一嘴。

“唔唔唔……”

周大师后半句咒语,却是变成了模糊不清的唔唔声。

待他反应过来时,他猛的一口吐出纸人。

继续念动咒语后半句。

到这时,周大师也意识到了危险。

脑门上,青筋暴露,汗水不断向下滑落,混杂着他那布满血迹的鼻梁,形成鲜红的液体,低在地上。

周大师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他丰富的经验。

竟然仍然坚持把咒语念完了!

他那手中短小的桃木剑赫然变化,发出阵阵金光,像是一把燃烧着的利刃。

周大师大喝一声:“受死!”

可话音刚落,突然发现身后一阵脚步声。

“不好!”

周大师猛的回过头去。

却看到,面目狰狞的徐凯安,握着那把符文尖刀刺向了自己。

“不好,这是被上身了!”

他挥起桃木剑,就要格挡,同时念动咒语,要唤醒徐凯安。

呛~~~

发出金光的桃木剑,与符文尖刀碰撞,发出一阵铿锵的声响。

还未等他念完咒语,他又感到了背后那一阵寒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