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这不可能!

几人进入的场景之后所在的地方,原本应该是用来建设这所杀人学校的操场。

但因为进度未完成,目前这里堆彻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装修材料。

几人的脚边,就是一袋袋散落的水泥和石灰。

当然,还有一些砖头、工具锤、铁锹等等随意的丢在一边。

学校的院墙没有建好,操场上的跑道直通到外面荒芜的一片,看起来和宽似的。

就连头顶上方,那“残月”都真实无比。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真的来到了一所学校里。

杀人学校的背景故事设定,本就是根据叶小天所做的五中的任务来改的,并不一样。

场景的真实度太高,让徐凯安都不禁有些纳闷。

他看着这片空地,嘴里嘀咕着:“我的店面有这么大吗?之前我怎么没有发现?”

这个发现,让徐凯安更加心疼自己只用收五千块的租金了。

其实在打算启用杀人学校之前,叶小天也询问过系统,在这里没有竣工之前,是否会出现灵异现象。

系统给出的回复是,会出现。

不过因为没有一套完整的运作体系,所以这里的很多灵异现象会很混乱,没有逻辑可言。

系统的这个回答,也是叶小天决定了用杀人学校的原因之一。

他要的就是没有逻辑。

这样对付起周大师来,会让对方完全摸不着头脑。

来到操场之后,周大师的那把拂尘还在空中飘荡,不断的向前方指着。

他微微眯了眯眼,沉声说道:“这地方,阴气为什么这么重?”

话为落音,似乎是杀人学校场景为了应景似的,猛的就掀起了一阵风来。

这风说来也很奇怪,半温半凉。

像是坏掉的空调,一会扫暖风,一会又扫冷风,无法正常的提供合适温度的感觉。

这原本一点都不诡异。

可就在这股忽冷忽热,半温半凉的风掀起之后,他们头顶的那轮“残月”忽的消失了。

一切都毫无征兆似的。

整个学校场景,变的漆黑一片。

此前在鬼屋里吃过亏的徐凯安当时就被这种变化吓了一跳,浑身神经迅速绷紧。

他连忙冲身边模糊的身影喊道:“叶小天,周大师是来替你除鬼的!你能不能把你这机关先暂停了?乌漆嘛黑的,怎么除鬼?”

徐凯安的意思,自然是认为头顶那轮“残月”是盏特效灯。

他认为叶小天这个老板,知道开关在哪,想让叶小天将其点亮。

叶小天笑了笑,说道:“我都说了,这边还没完工,很多东西都没做好,我也不知道现在是出了什么故障。”

徐凯安闻言,失望无比。

可瞬间他又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当场就懵了!

徐凯安的双腿不住的颤抖,喉结上下滚动的特别频繁,他指着前方学校的方向,结结巴巴的,半天没有说出一句整话来。“纸,纸,笑,哭……”

他可是听周大师说了,这里面真有鬼。

所以看到眼前的场景时,并没有认为那是鬼屋里的道具机关。

一旁的周大师闻言,都不知道徐凯安在语无伦次的说着什么,是好顺势看去。

入眼处,是一个又一个的纸人在迎风飘起。

每一个纸人,大小都在成年男性的巴掌左右。

漆黑的校园里,将近十几米外的地方出现纸人,本是看不见的。

可偏偏那些纸人,一个个都在燃烧,发出了微弱的蓝光。

那纸人看起来很单薄,却似乎永远都烧不完。

呼~~~

又一阵风起。

几个燃烧着的纸人顺着风向,飘向了那只盖了一半如烂尾楼般的教学大楼里。

它们迎风招展,进了一楼那间一眼就能看通透的教室。

唰!

刚刚进去,所有纸人身上的蓝色火光瞬间消失。

咯吱~~~

那间教室的方向,传出来一阵关门声。

徐凯安和周大师清楚的记得,那里是一个都没建设完成的大楼,压根就没有装门!

那这关门声,又是哪来的呢?

可事情似乎并没有到此结束!

在那关门声响起后不到三十秒,教室的方向,传来了孩童们的朗朗读书声。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竟然是孩子们在三字经,古人的启蒙教育书刊!

徐凯安听到这读书声,感觉身上有些冷。

他一边向身旁的周大师靠过去,一边偷偷的瞄着那教室的方向。

可就在这时!

徐凯安的视线里,竟然看清楚了那间教室的模样。

好似是一间破败的茅草屋,里面有几十个做古人打扮的孩童,正在摇头晃脑的读书。

其中一个晃着晃着,竟不小心把脑袋晃掉了。

咕咚咚的在地上赚了一圈。

无头的孩童着急的蹲下去,双手在地上不断的摸索着自己的脑袋。

嘴里不停的说道:“我头呢?我头呢?我的头呢?”

好不容易摸到了脑袋,无头的孩童便兴奋的蹦蹦跳跳,将脑袋套在脖子上。

似乎是套反了,他的眼睛刚好看向了教室外的方向。

在与徐凯安对视!

咕噜~~~

他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不断向旁边靠动的脚步并未停歇,一下撞在了周大师的身上。

“啊啊啊!!!”

“大师,大师救我,这里面不止一个鬼!”

徐凯安慌乱的叫着,双手在周大师的身上肆意摸索。

终于,他找出了一把画有符文的尖刀。

“大师,这个给我防身号码?”

“我怕!”

徐凯安哆哆嗦嗦的抱住尖刀,脸色苍白。

周大师被对方抢了自己的一把法器,脸上微微呈现出一丝怒意。

但看着此刻徐凯安那魔怔的样子,他认为如果自己现在把尖刀抢回来,对方势必要与自己拼命。

对付鬼,他还有点把握。

但要对付一个被吓疯了的人,他可不敢轻举妄动。

万一被徐凯安慌乱中刺死,那岂非倒霉?

有了这种顾虑,周大师只好放弃。

但同时他也察觉到了不对,快速从腰间掏出一张符篆,口中念念有词。

叶小天听到了对方说的最后一个字,是:“燃!”

周大师话音一落,那符篆猛的烧了起来。

但,偌大的火光,却只能照耀在他身边不到半米的地方。

原来,风卷起了一报水泥粉,笼罩在他周身。

这现象出现的太过突兀,像是有鬼魂在刻意干扰周大师。

可他心里很清楚,身边没有任何鬼魂!

周大师当即皱眉喊道:“不可能!这不可能!鬼屋里有古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