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叶小天对犯罪天才,下!

话说到这,其实很多事情已经清楚了。

但是,疯子就是不死心!

他一边继续“嘿嘿嘿”的笑着,一边扯着抽搐的嘴角,咆哮道:“没死?案件中的所有人,明明都死了的!你这都是胡扯,胡扯!”

疯子说话的样子,有些即将崩溃的趋势。

他的这个模样,也就让叶小天更加确信,自己的推断没有问题。

叶小天知道疯子这是在打乱自己的思路。

往往这种缜密推理的时候,如果被打断,那么可能就会把一切都遗忘的一干二净。

就像你用心在记一串有些复杂的数字串的时候,突然有人在你旁边念叨一些乱七八糟的数字一样。

那可能会直接导致,你完全把自己要记的数字忘得一干二净。

疯子这一招很高明。

然而,叶小天却没有理会疯子的咆哮和无力的干涉。

在决定重新进入老五中之前,这些推断,他就在心里默默的推演了许多便。

现在那些就像是一幅幅画面,深深的印在他的脑子里。

如何能被打乱?

这么干涉,就被打乱了的话,叶小天还会选择进来吗?

疯子,终究是太自负了。

他低估了叶小天的自信和推理能力。

几个学生鬼也没有理会疯子,他们在怔怔的看着叶小天。

叶小天笑了笑,继续接着往下推理。

“老师的尸体是被警方直接找到的,所以他一定是死了的。”

“还有两具尸体被发现,一具是被烧成了骨灰的出租车司机的尸体;另外一具,是跟着捷达出租车,一起掉到江底数月之后,被打捞起来的骸骨。”

“而那摞骨灰,不是出租车司机的,正是小武的!”

“只有烧成了骨灰,才无法断定他的年纪。”

“至于那些被打捞起来的骸骨,法医自然是能看出来是成年人的骨骼。”

“那么,骸骨应该就是真正的出租车司机的尸骨!”

叶小天说的很快,有些喘气,略微调整了一下呼吸,他又继续说道:“这样一算,就多了一个人出来。而那个人也就是你用来迷惑警方视线的,因为你不想让人知道杀人凶手没死!”

叶小天说完这些时,疯子更加吃惊了。

疯子甚至有一种错觉——自己在犯案的时候,叶小天就在旁边全程关注。

不!

他认为叶小天不仅是在全程看着,还在自己的脑子里装了个监控。

否则,怎么会连自己当时的心理都能推算出来?

现在他感觉,叶小天比自己还要可怕!

一旁的小武表情有些痛苦,似乎是在努力的回忆着什么。

此时,叶小天已经将所有绑着他们的古怪麻绳全部剪开。

原本到现在是不用继续和疯子啰嗦的。

但,他想让在场几个学生鬼,都知道真相。

让他们,自己选择如何处置疯子!

所以,他拉了张椅子坐下,继续开口说道:“你的思维缜密,整件事布置的几乎是天衣无缝。”

“在行凶前,先在案发地不远的小店里买几瓶酒,为自己之后制造凶手酒后驾车不慎掉入江中做好铺垫。”

“案发日期与今天是同月同日,这个季节的江水湍急,以十八年前的技术条件根本不足以做到在那种条件下打捞。”

“只能等到过季之后,江水趋于平缓,才能开始打捞工作。”

“而那个时候,已经是数个月过去了。”

“并且你给车子选择的掉落地方也很有讲究,那里环境复杂,多有鱼虾混杂。”

“泡烂了的尸体,无疑是鱼虾的美食。”

“而你已经算好了,等警方有条件开始打捞尸体的时候,作为充当自己尸体的出租车司机,早已被鱼虾吃的面目全非。”

“而且,你还将最为有利与证明自己身份的证据,酒瓶丢在车上。”

“那个年代,DNA等各种技术不成熟,警方无法仅凭骸骨就知道那是谁。自然就会根据现场的证据认定,死的是凶手!”

“整场案件中,你就这样把几乎所有社会条件都考虑了进去,并且因此做好了一整套的移花接木与金蝉脱壳的计划。”

“不得不说,你是个极其可怕的疯子!”

叶小天说完了,他停了下来。

吴疯子怔怔的看着他,痛苦的说道:“不,不,不!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叶小天苦笑着,内心感叹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厉鬼,而是如眼前这样的疯子!

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可以称之为犯罪天才的疯子!

叶小天下意识的深吸了几口气,感叹人的可怕。

当然,仅限于眼前这种人。

说实话。

把这整件事捋清楚,需要很强的推理运算能力。

即便是做了一二十年,并且拥有了丰富断案经验的老刑警都不一定能做到。

但,叶小天做到了!

从接触这件案子,到现在,不过两三个小时而已。

而完全推理出这些来,只用了前后不到,十分钟!

十分钟!

多么可怕的一个数字?

对于任何人来说,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吴疯子秘密筹划布局到几乎天衣无缝的一件案子破掉,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叶小天真的做到了!

并且得到了吴疯子亲口的承认,事实就是这样!

这并不是在说,叶小天的刑事侦查能力要比那些有经验的老刑警强。

一部分原因是他的确有刑侦方面的天赋。

但有天赋,也不一定能断案。

最重要的一点,是源于叶小天有自己的金手指。

系统的任务总会存在一些提示。

比如,这一次的任务中有说道:帮范慧芳伸冤,抓住真正的凶手!

这个任务要求,无疑是个提示。

刚才他在扫共享电瓶车时,也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个提示中的问题,才生了疑惑。

抓住真正的凶手,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凶手根本没死!

还活着!

叶小天因此结合了自己在老五中与那几个鬼之间做的游戏,想到了唯一与这件案子有关的,就是此前被他认定是疯子的鬼!

一个莫名其妙出现在老五中的人。

这样的人,是一定有嫌疑的。

断定了疯子还是人,更可能是个变.态杀人魔。

所以,他选择冒险过来。

显然他的选择是对的,疯子变相的认罪了。

叶小天笑了笑,看着身边几个表情痛苦,在努力回忆着那晚所经历的一切的几个学生鬼。

淡淡的说道:“好吧,你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了。”

他站起身来,绕过瘫坐在地,面如死灰的吴疯子。

往教室外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