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他,进来了!

“有人来了?”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来老五中?”

“难道……”

叶小天意识到了,情况更加复杂了,他猛地转过头去。

只见,视线偏下的那个地方。

被反锁的锁头,在不断的被来回拧动。

门外,有人要进来。

而且,叶小天已经猜到了来人是谁!

不出意外的话,就是自己看到的那个抱着遗像走进老五中的出租车司机,也就是小武他们口中的疯子!

听小武他们的话,对方腰里可是别着把刀子的。

再想到自己在进入五中之前,对方开着出租车一直跟着自己。

叶小天的内心不禁感到一丝恶寒!

不管教室里的几个鬼怎么打,不管他们打完会不会再顺手把自己灭了。

至少,门外这个要进来的人,应该是要杀了自己的!

而去,叶小天看到他的时候,他还是开着十几年前的老款捷达,很可能也是个鬼啊!

不是鬼的话,又怎么敢在这个时候,往一个满是鬼的教室来呢?

这是叶小天的猜测。

现在,他的处境是,教室里不能待了。

想要出去,但门外又出现了个要自己命的疯子。

出又出不去。

叶小天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即将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不行,不能让他进来!”

“否则这里就完全乱套了!”

想到这里,叶小天猛地用肩膀顶住了教室门。

考虑到疯子手上有刀,他没有整个人都靠在门上,防止对方发疯的用刀子把门刺穿了。

咔咔~~~

门外的疯子仍在用力的来回拧动着门锁,可是教室门并没有被拧开。

好在是方才在玩笔仙游戏之前,莉莉将房门率先反锁了。

不然这个时候,对方怕是已经进来了吧。

咔咔咔咔~~~

疯子仍在疯狂的拧动着门锁。

这把锁,已经有二十来年的历史了。

在疯子不断拧动的状况下,门锁周围,斑驳的绿色门漆不断向下掉落,伴随着阵阵灰尘。

渐渐的,门锁开始有些晃动了。

好像是再拧动一会,整个锁都能直接被抽出去。

看着不断晃动的门锁,叶小天的额头开始不断向外渗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

门锁被拧动的咔咔声,教室内桌椅板凳被碰到的嘭咚声,几名死鬼撕打的惨叫声,寒风不断将窗户拍打的砰砰的抖动声,白色的塑料袋在空中被风吹得呼呼声……

无数杂乱的声音,在叶小天的耳边不断回响。

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快爆炸了。

目前唯一值得让叶小天感到庆幸的,也只能是那几个鬼暂时没工夫管他了。

咔咔~~

门锁松动的更加明显了。

叶小天甚至已经透过那松动时偶尔出现的裂缝,看到外面的那只手。

“妈的!”

他在心里暗骂一声,一手攥紧绣娘的剪刀。

另一只手,死死攥住门锁,不让门外的疯子继续晃动门锁。

疯子的手劲很大。

在他的快速拧动下,叶小天握住门锁的手,虎口处隐隐作痛,但他对此不管不顾,咬牙坚持着。

咔咔~~

又一阵隔门较量。

叶小天突然感到手下气力一松,对方好像是放弃了和他较量似的。

他仍没有放松警惕。

怕这是疯子给自己下的迷魂汤,等自己放松之后,突然扯掉门锁。

嗒嗒~~~

突然间,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是往右门的方向而去。

听到这个声音,叶小天不禁皱了皱眉。

“他想干嘛?”

“从后面过来吗?”

叶小天扫了一眼教室后门的方向。

小武等几人,正与范慧芳撕打到了那边。

范慧芳已经呈现出的那足足两米长的头发,卷着刘沫的身子,顶在后门上。

其余如婷婷、雪琴等人,也多被她用头发制住。

显然,那些人不是他的对手,要死了!

这让他松了口气。

果不其然。

没过几秒,后门的门锁传来一阵拧动声。

但那声音仅仅持续了几秒,便消失了。

紧接着,叶小天又听到嗒嗒嗒的脚步声,重新向自己这边走来。

“又要回来了吗?”

可脚步声竟然也响了一会,就停止了。

“他停了?”

“他到底想干嘛?”

“窗户上还有铁栏,他不可能从窗户钻进来吧?”

无法判断疯子有着什么打算,叶小天的心里有些不安。

他死死攥紧前门门锁的同时,探出去半个脑洞,试图借助窗外走廊上的微弱光芒,看看那疯子现在在干嘛。

如果对方真的是想从窗户进来,那一定要去阻止。

叶小天可不敢保证十几二十年的铁栏一定能拦住疯子进来的步伐。

就当他猛的探出头去的同时。

隔着那仅有的一面没有破碎的玻璃,半张蜡黄的脸紧紧的贴在玻璃上面。顶在玻璃上的那只眼睛,不满血丝,在眨巴着打探教室里的情况。

这图然出现在眼前的一幕,吓的叶小天一个踉跄,连连后退了几步,绊着一张倒在地上的椅子,险些摔倒。

他努力控制身体平衡的同时,嘴中本能的蹦出一个字符:“我扌……”

“操”字还未说出口,叶小天便意识到了自己在受到惊吓的时候,声音过大了。

他在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但叶小天发现这已经迟了。

门外的疯子,听到了这个声音的同时,发出了一阵“嘿嘿嘿”的坏笑。

紧接着,就是一阵快速的脚步声响起。

嗒嗒嗒。

疯子朝着前门飞奔而来。

他发现了叶小天已经脱离了大门的方向。

叶小天听到这脚步声,当即意识到了疯子的意图,内心大叫一声不好。

刚刚反应过来要冲向教室前门,重新把门顶住。

可下一刻,他脸色苍白。

早已锈了的门锁,没了他的掣肘,只被疯子轻轻一拧,就掉落了。

漏出了一个空洞。

那空洞出现不到一秒,一直眼睛出现在洞后。

是疯子,蹲下来看了眼里面的情况。

与叶小天对视了一眼,又迅速消失。

嘭!

整个教室大门,在疯子的这一脚下,猛地弹开,倒在地上,溅起一阵浓厚的灰尘。

咳咳咳~~~

叶小天被呛得快速咳嗽了几声。

灰尘散尽,他看到了满脸坏笑,手中拿着一把带血尖刀的出租车司机。

也就是那个疯子。

他,正在用一种玩味的笑意,看着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